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三世离忧 by:糟糕的女人(二)

发布时间:2019-09-18 17:39 类别:玄幻奇幻 标签:
 
卷三 第五章 不是吻你
礼貌中透着几分疏离的语气,仿佛从未见过我一般,在我发怔间那挺拔修长的身影早来到店外,身形一跃,轻松跳到白马之上,俊脸上一片慵懒之意,回头朝我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便策马而去,只见街外响起一阵女子的尖叫声,来不及仔细听景深便拉着我急声道:
“哎哟!姑娘你刚跑到哪儿去了?!急死我了!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快回去吧!”
“你刚看上的那支玉簪呢?”
“等我存够了银子再来买吧……”
一提到那个玉簪,景深眼神便黯淡下,脸上满是失落,我安慰的冲她笑笑便要往店外走去,却被店主拉住媚笑道:
“姑娘别走啊!刚刚萧公子可是将所有珠宝都买下送给你了!”
“什么?!所有珠宝?!”
景深惊讶道,望着我的神情满是不可置信,就这样,我们俩抱着几个大小不一的箱子回遗欢阁,一路上景深不断追问我那个萧公子是谁,脸上满是羡慕之意,我只是微笑不语,心中亦十分好奇他的身份,能出手将这铺中所有的珠宝买下,难道他也是这祈城中的富家子弟?不对,他穿的又并十分讲究,还未等我继续想下去便已到了遗欢阁,我让景深将她喜欢的那支玉簪拿去后,其他的便送到桑颜的房中,她只是轻皱了下眉便吩咐身旁丫鬟将这些珠宝拿去分给阁里的姑娘,就说是我送的,见我满脸的诧异之情,他轻轻一笑:
“你既不要,何不拿去做个人情?拿喏你家的手软,日后她们定对你十分关照。”
“……谢谢七娘,你,不选一个吗?”
听了她的话心中一阵感动,这人事世故还是她要懂些,她听了我的话只是摇头轻笑,拿起一个葡萄放入口中慢嚼,狭长的凤眸渐渐漫上薄雾般的思绪,幽幽道:
“女卫悦己者容,知己不在,化给谁看?”
心中一疼,他亦是个有故事的人吧,正欲开口安慰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七娘,他们来了!段公子正问你呢!”
桑颜听到“段公子”三字时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立刻起身朝外疾步走去,看的出来她还是很在意那个男子的。刚到门口就听到一阵阵谈天声,调笑声不断传来,今日跟昨日相比实在热闹不少!立在大厅中心的十个圆台上也已站着姑娘,或跳舞,或弹琴,媚波流转,风情无限,惹人无尽遐想。来到楼梯处时只见原本可以摆下十个桌子的大厅看台处,仅剩一桌,而那桌边则坐了三位男子,分别着蓝衣,白衣……还有红衣?!正当我仔细望去时他亦回头,狭长凤眸正含着几分慵懒笑意看着我,手中的玉杯还朝我做了一个“敬酒”的手势,尔后一饮而尽,我朝他深望一眼,心中已有主意。
“姑娘,七娘吩咐你上台呢!”
景深不知何时来到我身旁笑道,头上戴着那支玛瑙玉簪,璀光闪烁,更添几分娇媚。我冲她微笑点头,心情带着几分凝重朝下走去,待我上台时大部分男子全部挤到我这边,无数手臂朝我衣裙伸来,只听“嘶”的几声,裙子被撕下大块,我猛的往后退了一步,这才发现这个台子比昨日的小多了,悬着的心稍稍放下,还好听了昨日那个公子的话多穿了几件,否则……我已不敢在想下去,只听一阵阵放浪声不断响起:
“小妞,来选爷呀!爷会让你很爽的!哈哈哈!”
“别听他的!选我!我一定让你欲罢不能呀!”
几个长相猥琐的男子在台下不断起哄,我心里一阵慌乱,定了定神朝远处扫去,瞥见一个黄衣公子,长相颇为清俊,眼神清亮,或许,可以试一试,想到这手指颤抖的朝他指去,那位公子在一片咒骂声中朝我微笑走来,只觉得有几个炙热视线至看台处朝那儿望去,黄衣公子上台后朝我微笑点头道:
“离忧姑娘,小生可以一亲芳泽了吗?”
说完从袖中拿出一张银票朝我递来,脸上笑意仍旧和煦如阳,我的心却裂开一道细缝,我只是想找无是,并不是为了银子……想到如果不接桑颜只怕就要将我赶出这里了。咬了咬唇还是接过了。黄衣公子又礼貌一笑,然后轻搂我入怀便吻上,和上二个不同,他的吻带着几分温柔辗转,台下男子立刻起哄出声,气氛更加热闹。我皱眉尝试x_ing的回吻了下,却仍没心痛的感觉,只听啧啧声响,他竟异常投入的深允着我的津液,顿时一阵反胃恶心,立刻推开他慌道:
“好了。”
“小生愿再出一百两换取一吻,不知离忧姑娘愿否?”
黄衣公子不但不走,反倒又从袖中拿出一张银票笑望着我询问道,那薄唇上还沾着我的津液,一片水润。藏在袖中的手狠狠掐着大腿,我强忍住心中想吐的感觉,将眼中的泪逼回去,无是,对不起,阿离吻了别的男子……深吸一口气冲他摇头道:
“谢谢,不用了。”
他见我拒绝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转而变为怒意,低骂道:
“做婊子还想立牌坊!”
然后甩袖离去,我脸色瞬间苍白下,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双手不断颤抖着,呵,离忧,你又有何委屈?你现在在别人眼中,本来就只是个婊子罢了!心中一片凄凉,而台下的男子早已不耐烦的朝我大吼出声,猛地一惊,我往后退了几步,谁知衣衫又被撕下大块,肩膀和锁骨处就这么暴露在外,露出碧色肚兜,我忙伸手去捂却听到一阵更加放荡的笑声,所有人都色眯眯的朝我肩膀望来,心中又急又羞,只听桑颜大声道:
“离忧!愣着做什?!还不快接着继续!”
一链深吸几口气,眼睛渐渐有些模糊了,我无力的放下手又朝台下望去,任那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目光紧盯着我的肩和胸,以前连无是的鞭子都受得了,如今,只是一个眼神,我都承受不住了么?离忧啊离忧,你果然是越来越懦弱了!目光无意扫过大厅看台处,对上红衣男子俊美的脸庞,那细长的凤目正含着几分深意看着我,邪气的笑依然挂在唇边。
就是他了!
想到这我毫不犹豫的伸手朝他指去道:
“你!”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