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猎人同人)库洛洛,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番外 by:漫空(一)

发布时间:2019-09-14 15:33 类别:玄幻奇幻 标签: 灵魂转换 猎人
 
 一 这个世界很和平
 
人生的烦恼无数,也许某个圣贤曾说过把心静下来,什么也不去想,就没有烦恼了。
 
可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那真是连圣贤都办不到的事呢。
 
我穿着灰色的竖领宽长形条纹毛衣,牛仔短裤,脚底是没有袜子束缚的白色运动鞋,很轻松的打扮,如果有意外我可以让自己跑得快一些,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无论是上一辈子还是现在的生活,都是平平常常无波无澜地度过。重新醒来时发现自己倒在血泊中,屋顶的天窗碎成尖利的棱花,反s_h_è 着金色的阳光,闪亮在瞳仁里晕染出天空优雅压抑的蓝色。
 
真是一个拥有纯粹颜色的天空,没有污染也没有破坏。发呆了很久,不知是怎么反应回来的,只知道自己清醒地认识到这不是自己的身体时已经在医院里。
 
失忆,堵住了全部的人同情的言语,一群善良而懂事的人。镜子里的自己苍白而纤细,像是一朵随时会夭折的小花,冷灰色的头发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颜色,没有美容师能染得这么自然,所以是天生的吧,最满意的是眼睛,蓝色,水一样的蓝,仿佛看久了就能拥有整个世界的蓝天。
 
我很喜欢的颜色,宽广得像无界限。
 
然后我笑了,肌r_ou_滞涩的脸笑的有些勉强。原来自己借尸还魂,不是投胎,因为就医院里的资料这身体十二岁,可能是全家遭殃的飞来横祸给了我机会,希望他们在天国可以安息。是穿越吧,蛮时髦的词,总觉得莫名其妙变成小女孩有点作弊的心虚,毕竟上辈子活的得蛮久的,年轻人的生活啊,也不知能不能跟上节奏。
 
第一次听到猎人这个词是在医院里,似睡不睡间有人摇醒了我,我在睁眼后有一段时间会陷入一种空白的状态,低血糖的毛病一直存在,这具被重创后的身体尤其明显。
 
那个有一双温柔的灰棕色的眼眸的三十多岁男子对我说:“我是猎人,所以不用怕,你已经安全了。”
 
我轻轻地“哦”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的脑子有点疑惑,猎人?现在这社会还会有这种对动物做出残杀的职业吗?
 
然后那位自称猎人的男人帮我将远在万里外的叔叔找来当我的监护人,又帮我在这个大城市里找房子,帮我重回学校帮我找全日制保姆,我总觉得猎人职业原来是打杂的,什么都是万能的。
 
后来猎人大叔走了,我本来叫不出这声大叔,当他拿着糖果哄我时我差点告诉他,我已经成年很久了。可是在他像牧羊犬看护羊儿般看护我后,在他傻得可爱的笑脸下还是叫了。
 
那便宜叔叔是名义上的监护人,互相签了个名就拍拍屁股走人。我很感激他,感谢他没有看我孤苦伶仃,一身无依又柔弱可欺时谋夺我生活费,也就是我那对死去父母,叫父母有些拗口,不过算是为这身体的孝道吧,留下的遗产还有人身保险金,加起来是一笔平常人吃穿用度可以过一辈子的钱财。
 
我辞掉保姆,因为能省就省,这观念已经烙进骨子去都刮不去。自己做饭自己洗碗,自己种花自己擦地板,自己上学自己发呆,看着天空时总有种暖洋洋的感动,一种因和平及清净的生活而无时无刻不在感恩的心情。
 
这真是一个悠闲而平静的世界呢。
 
直到我上了好久的学,吃了数不清自己煮的饭后的某一天,我坐在自家沙发上看电视,文学频道上的文词斐然。诗歌的美丽缓缓流淌进我的世界,我边削苹果皮边微笑地看着,人的气质都是书海里陶冶出来的,所以我很喜欢文学与书籍。
 
削到一半时,我微笑不变,就是有点僵。低头看了手中的苹果很久,超市里一斤三千戒尼的咕贝山林出产的红苹果,味道很好,我经常买来当晚饭。
 
戒尼,猎人,苹果。
 
放下水果刀,捧着苹果慢慢啃,慢慢地回想,慢慢地听着优美的散文诗歌。
 
等到电视节目结束,等到苹果吃完,我才坐到窗边,一盆美丽的紫红色小花正灿烂地开着,将一本地理杂志摊在膝盖上细细地看着,等到睡觉的钟点到了我才合上。
 
虽然知道这个世界跟原来的不一样,但是却从未往那方面想过,真的是很奇妙又神秘的宇宙,什么事情发生都是正常的。
 
猎人,Hunter X Hunter,富坚义博,动漫。
 
我想我是来到一个很不得了的世界吧。
 
当晚我熬夜发呆,将那部漫画从头到尾都梳理了一边,记忆有时会对一些东西固执地烙刻,就如这部本不该记得那么清楚的漫画我却是记得所有。
 
黎明时倚着窗台,看着朝阳像一个橘红色的蛋心缓缓爬上青灰色的天空,才轻轻笑开,“反正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那些剧情都跟我无关吧。”毕竟猎人那部漫画并没有提到一个叫艾斯米的城市,也没有提到一个叫米露。西耶娃的孩子。而我可是认定了一个地方就能宅一辈子的只认房子就不出门的人呢,上一辈子的孩子叫这什么?好像是御宅族,虽然我不嗜好动漫手办,可是宅却宅得很彻底。
 
所以,就继续以感恩的心去珍惜悠哉的生活。以感动的眼去呵护美丽的风景吧。
 
 你死了吗
 
我提着一袋子关于星辰轨迹及哲理文学的书从艾斯米图书馆出来,雨一直在下,清凉而干净,城市广场的喷泉池边坐着拉小提琴的街头艺人,穿着黑色的雨衣,却把雨帽拉下,任由雨水凌乱头发,水流漫过颈间,4/4型号的鱼鳞松木小提琴的弦与雨声交融,华丽迷离了半个广场的音乐让人驻足,我习惯地听了一会才蹲身放下几个硬币。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