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平行空间+番外 by:吴沉水

发布时间:2019-08-26 15:44 类别:玄幻奇幻 标签: 都市情缘 幻想空间 阴差阳错
 
文案
她永远笑得那么傻,仿佛“我喜欢你”这句话是她能想到的唯一重要的内容,为了表达这个内容,她不惜用尽力气,跋山涉水,受尽侮辱也绝不退缩。
她喊出我喜欢你的时候,明明浅薄媚俗的脸庞却莫名其妙显得郑重其事,以至于多年以后,仍然清晰明了,穿透记忆。
十六岁的少年,从未想过别人冲你喊我喜欢你有多了不起,也从未觉得它有多难得。
但是年过三十的穆昱宇掂量着这句话的分量,它包含着年少时代因为无知所以无畏的激情,包含着那些无法追寻和怅然若失的梦想,还有最初,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我喜欢你时,它所具有的无法言喻的希冀。
穆昱宇先生白手起家,创下所谓的成功神话,但他内心却倍感疲惫,对周围的一切缺乏兴趣。
有天他偶遇少年时代向自己告白,却遭自己唾弃厌恶的女孩倪春燕,从那之后他莫名开始频繁做梦,梦里他到了另一个空间,有着与现实中截然不同的身份,过着他想象不到的幸福生活。
这是一个坏男人在梦中寻找自我、寻找幸福的故事,温馨治愈文,某水出品,绝对HE!
内容标签: y-in差阳错 幻想空间 都市情缘搜索关键字:主角:穆昱宇、倪春燕 ┃ 配角:穆珏、叶芷澜 ┃ 其它:时空交错、身份转换
 
第 1 章
 
穆昱宇闭着眼,微微仰着头靠在车后座的靠背上。
车里放着大声的歌剧选段,曲目是《贾尼·斯基基》中著名的颂咏调《我亲爱的爸爸》。车内音响在订购的时候就尽可能做到顶级配置,此刻女高音声线通过四周潜埋的低音喇叭相互交织,仿佛环绕耳边,绵延不绝,却又清晰得宛若溪流潺潺,伸手可掬可捧一般。穆昱宇闭着眼,修长干净的手安静地搭在膝盖上,浑身上下毫无动静,安稳得宛若一潭死水不起微澜。
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在这座大城市仅余城中村的某个偏僻角落,天气有些微凉,路面坑坑洼洼,积着脏水,墙面剥落,贴满治x_ing病的广告,墙角则是随处可见的垃圾。这段小路唯一的路灯还被人打烂,昏暗s-hi漉漉的空气中弥漫着腐烂y-in干的味道。就在这个地方,穆昱宇坐在奔驰车内,听着普契尼,穿着熨烫得笔挺如刀裁的手工西服,没带领带,衬衫纽扣一直扣到接近喉咙处,脚上套着纤尘不染的鹿皮皮鞋。他偶尔抬手,袖口处还能见到装饰着色泽沉重,价格不菲的金属袖扣。就在这个跟他格格不入的地方,穆昱宇闭着眼,默默在心里打着节拍,等女高音唱完完整的旋律后缓缓睁开眼,按下车窗。
车子外面的喧闹立即扑进车内,夹杂着拳脚砸在人类r_ou_体上的沉闷声,打手们的喝骂声以及被打对象的惨叫声呻吟声,似乎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丝血腥味。穆昱宇厌恶地皱眉,对车外弯腰等候他吩咐的助理冷冷说了句:“太吵了。”
助理立即说:“是,先生,我让他们堵了嘴继续?”
穆昱宇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正要坐回去继续听普契尼,不经意间抬头,却瞥见站在车旁另一个高大男人脸上不赞同的表情。
那是负责他出行安全的孙福军,特种兵出身,退役后被他重金请来训练保全人员,后来因其工作出色,为人颇具义胆忠肝的风骨,穆昱宇便调到自己身边当贴身护卫。穆昱宇看人眼光很毒,什么人能用在什么位置上,怎样做到人尽其才,知人善用,他有这种天赋,这也是他事业发展迅速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他看来,这个孙福军做事认真,却观念陈腐,好讲究老掉牙的义气规矩,最看不惯恃强凌弱,也好打抱不平,这种揍人的场面叫他见到,也难怪他心里会起疙瘩。
穆昱宇勾起嘴角,轻声问助理:“我听说这人是弹钢琴的?”
助理点头回话:“是的先生,他是音乐学院钢琴系的研究生。”
“很好,”穆昱宇淡淡地说,“那挑了手筋吧,要接不回来那种。”
助理一愣,随即说:“我明白了,先生。”
他直起背就要去吩咐那些人,穆昱宇一直面带微笑,这时孙福军在一旁忍不住了,低喝了声:“等一下,这,这也忒过了吧?”
“孙队长,你什么意思?”助理挑起眉,淡淡笑了说,“怎么,你对我的工作,或是穆先生的决定有意见?”
“我没那个意思……”孙福军有些窘迫,看了看一旁笑而不语的穆昱宇,声音不由得低下八度,“我是觉着,穆先生是做大生意的,害人残疾这种伤y-in禄的事,他,他也得忌讳不是?”
穆昱宇绷不住险些笑出了声,这都多少年没人对他这么说过话了,可惜啊,这话听着正义十足,奈何底气不足,令里头的大义凛然变成虚张声势。穆昱宇想,他干的y-in损事多了,断人手筋算什么,早两年为了弄开发权,逼人跳楼的事都干过,要真有报应这玩意,他早该碎尸万段了,何来今日手眼通天的风光?
穆昱宇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世道如此,你不踩着别人的脑袋,别人就该来踩你的,没什么公平,谈不上对错,弱r_ou_强食,如此而已。
可难得还有人将是非对错拎得这么清,穆昱宇对孙傻大个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新鲜感,他见到的聪明人太多,好容易遇见个耿直的,倒起了惜才之心。于是穆昱宇难得有兴致,耐心地问:“大军,你觉得我很残忍?”
“没。”
“你是觉得我残忍了。”穆昱宇指破他,“直接说,甭婆婆妈妈。”
孙福军憋红了脸,忍了忍,没说话。
“不说?”穆昱宇抬头看了看天,挪下视线停在孙福军脸上,不冷不热地说,“不说也成,那顺道再废了那小子一条腿。”
“穆先生!”孙福军抬起头,直截了当地道,“穆先生,那,那我说了啊,有不对的地方您别往心里去。我就觉着吧,那个挨揍的,毕竟年纪也不大,也是爹妈一手疼着捧着养大的,家里老人没准还指着他养老送终,他就算有错,揍一顿也就是了,您要不满意,再让林助理想辙收拾他,可就这么断了人的手,说实话,有,有点过了。”
穆昱宇看着他不说话。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