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无心法师 by:尼罗(四)

发布时间:2019-08-10 12:35 类别:玄幻奇幻 标签: 幻想空间 都市情缘 民国旧影
 
第206章 他们的岁月
 
对于无心来讲,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天气热了又冷,冷了又热。山外的知青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机器与刀斧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无心在山里活得安静而又安全。起伏的密林与恐怖的传说,为他隔离出了一个孤独的小世界。
 
山中有一条小河,不知源头在哪里,总之春天汹涌,夏天平缓,入秋之后河水渐渐干涸,到了冬天,便冻成了一条薄薄的冰带子。小河两岸盛开着鲜花,花朵颜色新鲜浓烈,美得怪异,惊心动魄。无心的赤脚趟过牵扯勾连的花Cao丛,初秋的阳光晒热了他的屁股脊梁。
 
他活成野人了,甚至省略掉了衣裤鞋袜。在足够暖和的天气里,他直接赤身露体的东跑西颠。停在一片野葡萄藤前,他咽了口唾沫。野葡萄四处攀爬,结成了一面郁郁葱葱的绿墙。紫色的果实垂垂累累,其中大部分都酸,不过只要熟透了,酸也酸得有限。
 
无心摘了一串葡萄,想要坐到旁边的大石头上慢慢吃,可是未等坐稳,他猛然向上一窜,开始捂着屁股骂骂咧咧。原来大石头被太阳暴晒了一天,如今的热度已经可以媲美火炭了。
 
无心拎着葡萄向林子里走,一侧屁股蛋被烫红了,红了一路总不见好。他素来怕疼,此刻自然满心牢s_ao。然而自怜自艾不耽误他觅食。大猫头鹰在林子里找到他时,他已经收获颇丰,虽然依旧红着屁股。
 
大猫头鹰还是没有学会说人话,对着无心高一声低一声的嗥叫了一阵,无心大概听明白了:“白琉璃又下山去了?”
 
然后他举起手中的一根树枝,张嘴去吃结在树枝上的野果子:“他要去就让他去嘛!”
 
大猫头鹰的羽毛中溢出了隐隐的一团黑雾。黑雾渐渐笼罩了他,他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站起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围着无心团团乱转,一手抓住无心的腕子,一手往山下的方向指,是非让他把白琉璃找回来的架势。无心不去,不但不去,而且不耐烦,弯腰一口咬上了小男孩的咽喉。小男孩吓得一闭眼睛,一动不动的老实了。
 
小男孩逃离了无心的牙齿,自己跑向山下去找白琉璃,跑着跑着他变成了猫头鹰,飞着飞着他落了地,又变成了小男孩。连跑带飞的没走多远,他和白琉璃来了个顶头碰。他还没有修炼出一双y-in阳眼,看不见白琉璃的影踪,可是出于妖精的直觉,他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对方。“扑通”一声跪在Cao地上,他张开双臂抱住了眼前的大白鹅,又很快乐的叫了一声:“呼!”
 
附在大白鹅身上的白琉璃愣了一下,随即一嘴把他啄开了。
 
白琉璃当蛇当得百无聊赖,于是转而做鹅。心安理得的把大白鹅交给小男孩,他溜出鹅身,一路高高兴兴的先飘向前了。在林子边缘,他啼笑皆非的遇到了无心。
 
无心一手倒拎着一只死鸟,一手举着一枝结满野果的绿树枝。不知道是刚刚想起了什么美事,他下面通红的支起了一根木奉槌,木奉槌上面缠着葡萄藤,坠着沉甸甸的两大串野葡萄。嘴里一左一右含着两枚大鸟蛋,他对着白琉璃眨巴眼睛,意思是“你回来了?”。
 
白琉璃被他的形象逗笑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恨不能就地打滚。满山的生灵死灵加在一起,谁也没有白琉璃活得欢乐。生前藏而不发的活泼劲儿全施展在死后了,他时常笑得像个疯子。等到由着x_ing子笑够了,他才飘到无心身边,像个活人似的陪着他并肩走:“你知道吗?山下的知青都撤走了。”
 
无心想要找到一块平整地方吃东西,于是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
 
白琉璃又道:“知青在闹事,说是要回城。”
 
无心把手里的果树枝和死鸟放在了一棵老树下。自己坐在凸起的老树根上,他先吐出嘴里的鸟蛋,然后低头解开了命根子上的野葡萄藤。白琉璃为了表示自己也是通人情的,特地问道:“你想女人了?”
 
无心“嗯”了一声,摘了葡萄往自己嘴里送。
 
他已经沉默寡言了许久。白琉璃记得他死了上一个老婆之后,虽然在地堡里也哭丧了几天,但是几天之后就又嬉皮笑脸了。疑团终于有了答案,白琉璃想,原来他是特别的喜欢苏桃。
 
无心吃了葡萄野果,又撕开死鸟生吃了它的r_ou_。最后带着两枚鸟蛋爬上了树,他舒舒服服的躺稳当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落地。白琉璃在枝叶之间飘来飘去,想让无心带自己再下山逛上一圈。无心用一片大树叶挡住了眼睛,低声答道:“我不去。”
 
白琉璃告诉他:“山下有很多女知青,你可以捉一个陪你睡觉。”
 
无心叹了口气,不想理睬白琉璃。他和白琉璃的感情全迸发在久别重逢的一刹那,千万可别相处久了。一旦过上了朝夕相对的生活,他们迟早是要相看两相厌,比如现在,他真想把胡言乱语的白琉璃一指头弹飞。
 
无心躺在树上不言不动,缓慢的消化着肚中的食物。一周之后他落了地,半死不活的再次觅食。
 
花Cao渐渐凋谢了,小河渐渐消瘦了。季节周而复始的变换着,山外的知青也彻底走光了。山中才一日,世上已千年。无心长久的坐在树上,看月亮升太阳落,看星星排着阵法,一夜一夜的划过漆黑天幕。桃桃现在长大了吧?桃桃现在毕业了吧?桃桃现在结婚了吧?一滴很大的眼泪凝结在了他的腮上,是透明的胶质,最后风干,如同一颗琥珀。
 
在一个寂静的夜里,他又想:“桃桃现在生小孩子了吧?”
 
桃桃和他最初相遇的时候,也是个小孩子,孤苦伶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无心从来不做梦,可是此刻第一次体会到了做梦的感觉——他和苏桃相处的两年,就是一梦。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