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一骑绝尘/一起纠结 by:那只狐狸(三)

发布时间:2019-07-29 16:00 类别:玄幻奇幻 标签: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前世今生 竞技
 
☆、白泽 [二]
 
褚闰生进了房,就见桌上摆着琉璃熏盏。盏中盈着清水,盛着数朵合欢花。床上铺着篾席,挂着纱帐。他慢慢走到床前,仰面倒下。心头万千思绪,待他理清。他自然不会忘记,日间在荷塘中所见到的情形历历在目。妖气凶煞,杀意炽烈,那便是妖兽天犬的真形。
 
如今,酉符将绛云的妖x_ing全开,她体内的仙家之力,已日渐淡漠。他虽能依靠cao纵她体内留存的仙家之力,加以控制,但也非长久之计。而且,那一口血r_ou_,必须取出来才行……
 
一时之间,申符所言,轻响耳畔:
 
“你心中一直都有杀欲,不过苦苦压抑罢了。你终究是那杀妖得道的‘普煞仙君’转世……”
 
时至今日,他依旧在“普煞”的局中么?他丢开这般思绪,深深呼吸。瑞香之气,清馨馥郁,盈入胸腔。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琉璃盏,浅浅一笑。他掐指轻弹,熄了盏下烛火。继而抬手,细细闻着那遍布肌肤的香气。“花贼”,盗百花之香者,名不虚传。
 
眼前,瞬间浮现出一片蒹葭苍苍,晨光温润,那身着绿裙的仙子笑容明丽。
 
他虽知道绛云之事皆是她一手造成,但却连半分恨意都提不起来,甚至毫无憎恶和责备之心。她的肆无忌惮和任x_ing妄为,现在想来却有些可爱。何需如此辛苦,掩藏真挚与温善?那满口拙劣的谎话,除了自欺,还能骗到谁呢?
 
他想到这里,竟不由自主地微笑,待察觉自己的笑意,他微微惊愣,坐起身来。
 
“好端端地想她做什么?”他摸摸额头,自语着抱怨。
 
然而,凭他如何制止,回忆却如涌泉一般,侵占他的思绪。她的声音,温暖的手指,柔软的发丝,含笑的眸子……每一段场景,都似在眼前。心底竟生了莫名的温柔甘甜,萦绕纠缠。
 
正在这时,凉风忽起,房中烛火霎时熄灭,惟余轻烟袅袅,盘桓不去。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只见一名少女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夜色之下,轻烟之中,朱唇明眸,薄纱翩舞,如梦似幻。
 
恍惚之间,那少女身子一软,靠近了褚闰生的怀里。
 
少女甜美嗓音在他耳畔响起,柔腻婉转地唤着:“公子……”
 
少女如兰之气,引得他颈上微温。纤指温软,探进他的衣襟,拂过肌肤,带出旖旎暧昧。
 
他低头微笑,开口道:“又是这样……就没别的手段了么?”
 
少女柳眉微蹙,娇嗔道:“公子何意?”
 
褚闰生抬眸,含笑望着她。然而,电光火石之间,他聚力起掌,击向了那少女。
 
少女防范未及,被击出了门外,倒在地上。她挣扎一番,却无力起身。
 
褚闰生悠然走出了门外。只见庭院之中,弥漫着淡淡雾气,混着异样甘甜,销魂蚀骨。
 
果然有诈。他笑容中略有不屑,踱步走到那少女身前,带着戏谑,道:“凭你这样的姿色也敢碰我?再修个一百年吧,妖精!”
 
他说完,再次起掌,正要击下。忽然,脚下窜出数根枝条来,要缚他双手。他闪身避开,剑诀一挥,那些枝条瞬间断裂,消失无踪。他站稳身形,却发现方才那少女已然不见。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迷雾中响起,道:“真想不到,你我再见,竟会是这般场景。”
 
褚闰生看着那渐渐清晰的身影,警惕万分。
 
只见一个白眉白发的老者拄着桃木杖,自雾中而来,正是这宅院的主人。他慈眉善目,笑意温和。
 
褚闰生却觉他眼神之中,隐含锐利,似是洞悉万事。一时间,也不敢贸然攻击。
 
老者双手拄杖,上下打量了褚闰生一番,点头笑道:“久违了……普煞仙君。”
 
褚闰生望着他,隐有疑惑,并不知在何处见过此人。但听他语气口吻,却是相熟。
 
老者见他疑惑,笑道:“老朽幻化人形,你未曾见过,也难怪认不出。”他拄杖颔首,“老朽并非姓白,而是昆仑之上白泽是也。”
 
褚闰生听到他自报家门,眉宇之间立现惊愕,脑海之中,诸多回忆一一浮现,骇他心神。
 
……
 
但说此时,绛云在房中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先前一进宅中,褚闰生就嘱咐她,千万不可“守门”,免得惹主人家不快。可她又无需睡眠,如今一人待在房内,不免寂寞无聊起来。又想起白日里的种种,愈发心绪烦躁起来。她索x_ing起身,推门出去,却听梁宜的声音响起:
 
“丫头,都这个时辰了,别去打扰病人。”
 
绛云闻言,站定了步子,沉默片刻,道:“昨夜,是不是我伤了池玄?”
 
梁宜笑答:“不是告诉你不是了么?”
 
“肯定是……”绛云皱眉,“我是笨,但是有些事情还想得明白。如果不是我,为什么你们都阻着我见他。”
 
“丫头你多心了。”梁宜道,“既然这样,你就去看上一眼吧。”
 
绛云依旧沉着脸色,沉默着点了点头,往池玄的房间去。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