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甜性色爱/甜性涩爱/据为己有+番外 作者:唯其

发布时间:2018-02-01 13:10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都市情缘 契约情人 高干
 
备注:
     今夏心口,有朵叫陈之城的白莲花,陆川觉着,这花该要拦腰折断。
 
——由愉悦的包养关系引发的JQ。
 
PS:文案实在无能,请直接戳第一章吧。
 
PS:原名《甜Xi-ng涩爱》因为涩爱会很神奇地被口,所以换成色爱了。。。
==================
 
☆、1命运的齿轮
 
  七月的北京,刚下过雨,潮Shi黏腻的空气里有股扑面而来的土腥味。今夏一路狂奔,终于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上只有稀疏的几个乘客,她捡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止不住喘息。
  稍微平静之后,她拉开已经泛白的蓝色帆布包,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点半,跟客户约定的时间是十一点,现在交通顺畅,应该来得及。
  刚才奔跑时,她不小心踏进一个水洼,踩了一脚泥水。抽出张纸巾,她埋下*身子,仔细地擦着脚面,平底凉鞋进了不少水,脚底也Shi了,不过现在不方便脱鞋,就只能凑合擦干表面。
  本来她用不着这么匆忙,只是临下班前王明朗又交代了一个任务要她赶在明早之前做完,她不敢拒绝,只好硬着头皮接了,一干就干到现在。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她很珍惜,不想惹任何一个人不高兴。
  擦好以后,她站起来,慢慢走到公交车后门的垃圾篓,把那团脏了的纸巾扔了进去,跟着坐回刚才那个座位,趴在窗沿上长长地出了口气。车窗敞开着,灌进来的风里闻得到雨后的Shi意,街上已经看不见什么路人,地面Shi乎乎的,水洼里映着街灯的微光,今夏仰起头,视线顺着街灯往上看去,是夏夜明朗清晰的星空。
  曾经她的家乡,能看见比这还干净的夜空,那时风是甜的,夜晚的溪水旁,听得到洪亮的蛙声。小时候调皮,总是和玩伴漫山遍野地跑,爬到树上偷人桔子,或者钻到Cao丛里抓蛐蛐,天黑透了也不想回家。
  隔天上学,天刚透着青,父亲就叫她起床,她觉得困倦,想再多睡,但是要走很远的山路去学校,再睡又怕迟到,所以总是哭着起来。到学校后,拿着破旧的语文课本,摇头晃脑地念上几个字,就一头扎倒在课桌上睡着。日日如此。
  公交车忽然熄了火,停在大马路中间,今夏回过神,朝前望去,司机开门下车,猫着腰检查什么,一会儿后回来对乘客说:“车子坏了,不能继续开,你们下车吧。”
  Xi-ng急的乘客忍不住咒骂了几句真他妈倒霉,跟着飞快地去拦出租了。今夏安静地走下公交车,到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掏出手机,十点五十五分,此处离她租住的地方还有三个公交站,打车回去也不见得赶得上,更何况她舍不得浪费那个钱。
  找出一串号码,她拨过去:“刘姐,我现在还在外面,待会儿客户来电帮我转接到手机上吧。”
  那头嗯了声,很快把电话挂了。今夏四处张望,看见前面不远处有条巷子,她几步跑到巷子口,里面半撒着月光,乱七八糟地堆了些杂物,似乎没有人在。她一脚深一脚浅地踏进去,鼻尖隐约闻到一股青苔味,小时候,她家砖房的墙上就有青苔,也是一样的味道。
  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她靠近墙面站好,盯着掌中的手机,那是很老的款,直板,没有彩屏,更不是触摸C—ao控,她用了几年了,没出过问题,也不舍得换。
  十一点电话准时响起,她深吸口气,按下接听键,那头传来一个上了点年纪的男人声音:“我的小甜心,想我了没有?”
  今夏嗓音一下子变得甜腻:“你讨厌,好几天不打电话给人家,人家都想死你了。”
  那头呵呵地笑起来,似乎对她的回答很是满意:“小甜心,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人家寂寞又无聊,所以就打算去洗澡睡觉咯。”
  那头呼吸急切了些:“你现在穿的什么?”
  今夏娇俏:“你猜呢?”
  “你只穿了白色蕾丝胸罩,白色低腰内裤,粉色毛绒拖鞋。”
  今夏咯咯地笑了两声:“你怎么那么聪明,不过啊,我还穿了一件衣服。”
  “是什么?”
  “我身上还披了件透明的薄纱,现在正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一个人好空虚。”
  “不要怕,有我陪你。” 那头吞了下口水:“我现在就躺在你旁边。”
  今夏轻声:“嗯。”
  “我压到了你身上,扯掉那件薄纱,你皮肤雪白,像Ji蛋一样嫩。”
  今夏故作羞赧:“你不要那样盯着人家看,人家会不好意思,而且,你下面顶得我好疼。”
  那头呼吸明显重了:“小甜心,不要害羞,放开你护住胸部的手。”
  “不要啦,人家是第一次,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要不你先亲亲我,我刚吃了薄荷糖哦。”
  “唔,你嘴里好甜,有股清凉的味道,舌头也粉嫩嫩的,真软。”
  “嗯,你讨厌,吻得人家好舒服,人家都忍不住抱着你的脖子了。”
  “我现在一边吻你,一边隔着胸罩揉你34D的胸部,手感很好,紧实有弹Xi-ng。”
  今夏故意加快了呼吸:“你把手伸进去,人家想要感受你的抚摸。”
  “我伸进去了,把胸罩扒到一边,你的胸部真美,顶端竟然是漂亮的粉红色。”
  “那是因为人家从来没被别的男人碰过。”
  “你看,我才含了两下,你就硬了,这么想要我?”
  今夏不好意思地:“嗯,你讨厌,明知道人家害羞,就不要逼人家承认嘛。”
  那头笑了两声:“我把你另一边也扒开了,你胸部有股Nai香,吃起来真舒服。”
  今夏故意嗯哼两声:“你吃久一点,人家喜欢。”
  那头发出舔舐吸吮的声音:“你这个小妖精,伸手摸摸我下面。”
  “哇!” 今夏故作惊奇:“你好大啊,全都硬了耶。”
  “小妖精,你要不停地抚摸它,待会儿它才会给你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嗯,人家手很软啦,就轻轻地摩挲好了,怎么样,舒服吗?”
  “舒服。我已经脱掉了内裤,你继续摸。”
  “你那里好热,手都摸得到肿胀感。”
  “我想要你,已经脱掉了你的内裤,我要伸手指进去了。”
  “唔,好疼,你轻一点。”
  “我的天,你下面真紧,果然是没被开发过,我要换枪进去了。”
  “唔,好痛,你太大了,慢一点,求求你慢一点。”
  “小妖精,我已经到极限了,管不了那么多。” 那头呼吸加快,发出嗯嗯的声音,今夏知道他已经在自己Lū 管,故意配合:“嗯,啊,你好厉害,弄得人家好舒服,人家腿都夹上你腰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