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长生狱 作者:云狐不喜

发布时间:2018-01-30 15:58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契约情人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词和词之间不自然的空格是由口口造成的,请谅解吧,飚泪  裸形的世界
  
  任宣是个M。
  他俊美优雅,风度翩翩,谈吐风雅,事业有成,少年新贵,身边从来不缺女Xi-ng 爱慕,但是,他依然是个M。
  察觉的时候,他高三,结果就是这么不负责任的念叨了几句,就笑眯眯的重新申请了一张报名表,大笔一挥,志愿重填一遍,大学倒都是重点,无一例外全部山高水远,地北天南。
  离开家远远的,就算被发现了,也会好一些吧。
  这么想着,他来到了这个国家的南端。
  那里曾是日不落帝国的殖民地,我们姑且称他为X市,那里有黄大仙庙,有早晚茶,唔,还有金庸。
  当然,还有俱乐部。
  青春流洒,当任宣挥挥衣袖带走一大片美女倾慕眼光毕业的时候,他毫不费力的加入了一间颇负盛名的金融投资公司,扶摇直上,稳稳当当当起了金融新贵。
  他不是蓝血精英,也没红盾的家徽,他只是个有钱的M。
  他是垮掉的一代催生出的放荡新贵,自私自利,从来只想着自己,从不考虑他人。
  礼貌只是为了方便偷懒,微笑仅仅是因为这样最方便。
  任宣染银色的头发,只打一只耳洞,上面挂一只小小的月球仪,开机车上下班,除了谈判从不穿西服,助理只要美女,而且严格要求助理上班只能穿各色织锦旗袍——人人都说他像个过气摇滚歌手胜过象一个投资者。
  他嗤笑:我能给老板赚到钱就好,相信我,只要能确定我在拘留所也能办公,董事会一点都不介意我是不是裸奔被抓进去的
  谈判的时候,他喜欢靠在椅背上,懒懒散散的笑,对手对他又爱又恨,私底下人人都叫他狐狸。
  当任宣这个名字在业界传开的时候,白狐这个名字在S&M这个地下圈子也慢慢传播开来。
  他在圈子里用的代号是狐,因为他那头银发,大家都叫他白狐,对于代号被改这件事,他无所谓,只是耸耸肩:代号而已嘛~~
  调 教师就像他的对手一样,对他又爱又恨。
  他俊美,优雅,风度翩翩,修长匀称,哪个调 教师都愿意调 教这样一个极品,任宣对于被谁调 教完全无所谓,他来者不拒,然后,就在调 教的过程中,雪白的狐狸微笑着,以自己的方式反抗,当调 教师猛然警觉的刹那,不知不觉,本该支配奴隶的调 教师反而成了被支配的一方。
  他经常在调 教途中抽身而走,理由是他觉得无趣了。
  呀呀,你总不能要求我在一个技穷的调 教师身边一直待着吧,这太不人道又浪费时间了对不对?
  抽身而去的时候,他依在晦暗墙角笑着这么说,修长指头上扣着钢制戒指,手里一支凉烟,烟气明灭,如同鬼的眼睛。
  曾经有调 教他失败的调 教师酸溜溜的说,白狐大爷那就是M的身啊S的心。
  不,他只是不相信调 教师罢了。
  也曾有人淡淡的这么陈述他逃之夭夭的行为。
  安若素就是在一个聚会上认识任宣,并且做出以上评价的。
  
  那是一个小型的调 教师沙龙聚会,每个俱乐部顶尖的调 教师定期聚在一起交换情报和心得,以及八卦,有意跳槽的和有意挖角的,都会来转转,顺道传传时谁谁谁家的谁谁谁被套牢了,谁谁谁家的谁谁谁被甩了之类的花边新闻娱乐一下。
  这个圈子里,讳莫如深的是客人们的身份,调 教师之间的交流倒并不鲜见。
  那时候安若素刚刚完成了一个一个月期的长期契约,多少有些觉得累了,便过来散散心。
  她所属的俱乐部是这城里最好的三个俱乐部之一,她本人则是店里的头牌,俱乐部叫S&M,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老板不耐烦半遮半掩,说开门做生意莫非还怕别人知道你是干嘛的不成?干脆就给店起了S&M这个名字,没歧义,圈内人只要识字就认不错。
  刚到会场,若素就被人招呼到一边,三四个人聊得很开心,忽然,其中一个抬了抬下巴,示意大家往门口看。若素就看到一个相熟俱乐部的老板带着一个从没见过的银发男子走了进来。
  那个男子有一张介于轻浮和倜傥之间的脸,银发,一身街头风的宽大T恤在四周S&M系风格的着装里异常显眼。他单边耳洞,手指上扣着手术钢的戒指,背微微弓着,指尖一支细长的凉烟,侧过头和旁边人说话的时候,总是似笑非笑,本来就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隐隐有一种天真的邪气。
  ——真是一张适合被包养的情夫脸。
  若素不动声色下定义之,“……新晋的调 教师?”
  “错啦,是那个啦,很有名的白狐哟~~”旁边的人嬉皮笑脸的捅捅她,嗤笑一声。
  她听说过。
  圈子里的白狐大爷可是相当有名,听说上个月他刚蹬掉洞开俱乐部和她齐名的瞬花,和洞开,S&M并列的冷火家的头牌调 教师则是一开始就摆明车马老娘伺候M,不伺候变态M。
  “白狐啊,是从内心里不信任调 教师的,因为在他看来,我们调 教师都是婊 子吧,随便用钱就可以买,用钱可以打发的婊 子而已。所有的行为他都可以控制,他可以随时叫停。所以白狐会在他觉得无趣或者必要的时候,掀翻毫无准备的调 教师。”
  归根到底,还是调 教师没有彻底压制住他。把这句话咽下去,收回视线,若素不再说话,旁边的人又嗤笑。
  “你别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你还真以为和你没关系哪?冷火拒绝他入内另算,这城里可只有□他大爷没光顾过了,这回他把瞬花也蹬了。你算算他下次光临谁家。”说完这句,有人起哄,叫她俱乐部的代号,“Ann,怎么样,赶明让你们老板在门口挂上白狐与狗不得入内,咋样?”
  若素只是笑笑,“开门做生意挑拣不来客人的。”
  就在她打算把话题从那个男人身上转开的时候,服务生过来,端着一杯色泽艳丽的Blood marry,向她弯身,若素抬眼,看到对面白狐大爷向她举了举杯子。
  周围哄笑,“完了完了,狐狸大爷看上你了!”
  若素微笑一下,婉拒那杯酒,从容回答,“麻烦您告诉那位先生,如果实在没有人愿意领他回去了,我不介意……”女子在银色细框镜片后的眼睛微微眯起,“尝试一下饲养流浪狐狸。”
  然后她清清楚楚看到听到服务生回话的男子唇角一勾,三分薄情七分妖孽的对她一笑,转身离开。
  
  于是,三天后,衣冠楚楚的流浪狐狸上门拜访,施施然朝台上砸了大笔银子,前台小姐眼睛一亮,毕恭毕敬把他朝里领。
  接下来,整个俱乐部的人都算是惨痛的亲身体会了何谓开门揖盗。
  他十天换了十七位调 教师。
  男也好,女也好,每一个都是笑着进去甩着泪花出来的,成绩最好的一位,挺了十个小时,最后崩溃的抓住老板说,您这是让我S他呢还是让他S我呢T T,能接受的方式一只手可以数,不能接受的方式论打我也就认了,纯当磨练技术好了,但是这S着S着他就跟你纯聊天,他以为这茶馆啊,太伤自尊了!您看着办吧,有我没他有他没我!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