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霸道BOSS太危险:天价弃妻(一)作者:暖笙烟

发布时间:2018-01-03 21:00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甜文 契约情人 总裁首席
 
 
文案
 
“女人,你竟敢逃走,还敢在这里陪酒。”谁谁谁谁是陪酒的?她是正经的服务生。他动动手指头就令S城最大的娱乐场所,无一客源,她被逼失业。
 
风水轮流,她蓄谋算计重获自由。自从她消失,那个纵横帝都的权少变成真正的黑暗恶魔。他用势力把S城强拆了一遍总算揪出这个该死的女人。
 
这次,她顶着身怀六甲的身子指着恶魔的鼻子:“我们分了、断了、完了。”
 
他气血翻涌怒火攻心,耳朵贴着她滚圆的肚皮:“宝宝说什么?坚决不同意我俩分?站在爸爸这一边?”
 
女人果断拍开那张狂妄不可一世的脸,说:“滚……”
 
作品标签: 契约情人、甜文、总裁首席
==================
 
  ☆、1.第1章 灯红酒绿里的相逢
 
  S城。
  璀璨的夜,群星跟闪耀的霓虹交辉相应,不到七点,霓裳会所便已经人影交叠。
  这是S城最为豪华的娱乐场所,一杯酒水的价格就可以抵着了平民一个月的工资。只是,这样昂贵的消费,还是吸引了众多贵族子弟前来消费娱乐,享受一掷千金的感觉。
  这是夏清絮到这里工作的第三天。她的工作是服务生,并不是公主。灯红酒绿的生活并不适合她,可是能怎么样呢?现在的她,比任何人都需要钱,白天打着几份工,晚上也是,她不知道有一天生活的逼迫,是不是会把她逼到“公主”的位置。
  可是不论如何,至少目前,她还是想要洁身自好,凭着自己的坚强和韧劲活着。虽然,她的生活不再可能会有什么精彩,可是,她会强韧地活着。
  “薰衣,快,把这红酒给帝王包厢的客人送去。”
  “好的,琳姐。”夏清絮正要拿过红酒,又被沈琳一把拉过,“再补补妆!看看,这么年轻的脸蛋,要笑得好看一点,恩?嘴巴甜一点,到时候小费就多,今天来的那些公子哥啊,都是有钱的主。有什么的,就忍忍,知道吗?”
  “恩,谢谢琳姐。”
  夏清絮笑了笑,能相信吗?这个琳姐,是爸爸曾经风月场中的女人,到头来,帮助她的也是她。谁能说欢场女子就无情呢?爸爸出事,她走投无路,还是沈琳对着她伸出了手。而自己的亲生母亲,竟然卷着剩余的钱财就这样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太大,父亲入狱已经三个月了,很多时候,她想起来还觉得那是一场梦,毕竟,太突然,也太颠覆了。
  夏清絮眼睛有些酸涩,对着镜面马赛克的墙,她冲着自己挤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练习了几次,才走到包厢前。
  夏清絮伸手敲了敲门,里面一阵喧闹,无人回应,夏清絮拧了拧眉,抬起手,把门声敲得更响了些。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打开了门,转头对着里面笑道:“段少,红酒到了。”
  “进来吧!”
  里面,是夏清絮再也熟悉不过的场面,几个男人,几个女人,左拥右抱,放肆调情。
  夏清絮在这种场合呆了许久,可是不知为什么,还是有些无法适应,她垂着头,把红酒放到了桌子上,语气恭敬地问:“先生,需要把红酒打开吗?”
  “再等等。”那个被叫段少的男人慵懒的声音响起:“还有个人没到。”
  夏清絮飞快地扫了他一眼,慵懒而俊逸的脸,嘴角似勾着淡淡的笑,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半眯着,手放肆地在女人身上使坏。
  夏清絮在心里给他下了个定义,花花公子,而且是英俊多金的花花公子。遇上这样的男人,霓裳的公主们自然会使出浑身解数的。
  这不,一个女人已经翻上了男人的身子,唇大胆地覆上了他的,还发出了让人脸红的声音。
  夏清絮有些不适应的低下头,面色变得有些红。
 
  ☆、2.第2章 尚少,你真坏
 
  确实,就像琳姐说的,她太不会说话讨好,看到这样的场面都会觉得不适应,所以拿到的小费总是少之又少。
  尽管夏清絮很缺钱,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出声说:“先生,我在外面等好吗?等您开酒的时候,喊我……”
  夏清絮的话音未落,身后的门便被推开,夏清絮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她的全身顿时紧绷起来..。
  真是冤家路窄..他们要等的人,竟然是他..尚擎泽!
  “迟到了十分钟三十八秒。”那个叫段少的男人对着推门而入的尚擎泽,准确的说了一个时间,懒懒坐直了身体,然后转过头,对着夏清絮指挥说:“喂!女人,给尚少倒满三杯酒。”
  夏清絮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目光依旧停留在尚擎泽的脸上。
  包厢内的灯光很昏暗,门前的那个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得当的高档西服,衬着挺拔的身形,一张冷硬有型的俊脸,永远都是冷漠的气息,只是那刀凿一样的五官深邃立体,吸引了整个S城的女人。
  当初她不也是被这么一张脸给吸引住的吗?
  夏清絮垂眸想要笑,却发现内心苦涩得想哭。
  但,已经没有眼泪了。
  “女人,麻烦你动作快一点。”段少不耐的声音再次传来。
  夏清絮回神,低头迅速打开了红酒,注满三杯。
  “把酒递给尚少?”段少再次开口。
  夏清絮心底一颤,抬起眸子,看到尚擎泽已经脱下外套,衬衣的纽扣也解开了几个,坐到了沙发上,很快,有几个穿着清凉的女人环绕在了他身边。
  夏清絮很快的垂下眼眸,手心紧了紧,端着酒杯朝着尚擎泽走近,把手里的酒递给尚擎泽。
  一双深邃冷冽的眸子从她莹白的手逐渐移到了她脸上,感觉到他的视线,夏清絮身子僵硬了一下,很快也抬起眸子,清澈的眼睛毫无感情地跟他对视。
  需要害怕吗?需要躲避吗?不,夏清絮,你并不欠他什么。
  尚擎泽的眸子眯了眯,并没有接过她手中的酒,薄唇轻轻地掀动:“就这么喝,没意思。”
  说完,他朝着身旁一个恨不得把全身全部粘在自己手臂上的女人看了一眼。
  那女人立刻会意地娇笑了起来:“尚少,你真坏!”
  嘴上虽这么说着,手却已经快速地夺过夏清絮手里的杯子,饮了一大口,然后勾住了尚擎泽的脖子,将口里的红酒渡给了他。
  口哨声和掌声同时起来,这样的场合,这该是个很热闹的气氛,夏清絮撇开眼去,忽略心头那种麻木的疼。真的,早就麻木了,经历了这样的天翻地覆,还会有什么想不开吗?从此只是陌路人,或者,从一开始就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喂酒给尚擎泽女人才依依不舍的从他的身上挪开。
  尽管刚刚经历了那样的场面,夏清絮眼角的余光,却清楚的看到从尚擎泽视线里折Shè 出来的冷漠。
  “第二杯酒尚少准备怎么喝法?”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