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甜+番外 by:车厘酒(下)

发布时间:2020-03-02 23:31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甜文 青梅竹马 励志人生
 
第51章 五一颗糖
虽然几乎是老人专属的小公园, 但是一般老人家的散步时间也不是八九点, 所以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这么安静的时候,一点点的声音都能听的很清楚, 比如风吹过的时候,树叶的沙沙声,比如呼吸声。
比如心跳声。
舒甜咽了口口水。
咕咚一声。
江译刚才也并没有用多大音量, 轻飘飘的,语速也慢慢悠悠的, 声音像是自带回声一样,一圈一圈一圈地,围着她地脑袋在转。
舒甜本来以为江译的离线状态应该会持续一段时间——虽然不知道多久, 但看他的反应,至少今晚这一晚——都应该都是她主动才对啊。
而且他明明之前,在她心里盖的章就是一个大写的“怂”字。
就连今晚意想不到的告白, 其实也有一部分她的功劳——无意间激发了醋坛子的潜能才得以完成。
刚刚, 也就是几分钟前,她看着身边跟机器人一样只知道走路不知道说话的男朋友, 还想着今晚要怎么骗他把手给牵了,很犯愁很苦恼。
没想到。
现在不光牵手手了。
还亲脸脸了!
呜呜呜他这就反应过来了吗!
他要反客为主了吗!!
她好期待是为什么呢!!!
舒甜又激动又害羞还莫名其妙有一点儿老母亲的欣慰感, 种种感情交织在一起, 她像是个快要爆炸的、会喘气的雷, 又像是某种正在被蒸的食物——舒甜现在整个人都要熟了——从头到脚冒烟的那种。
她很僵硬地转动脖子,眼睛都忘了眨,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 俊朗深邃的轮廓,月光下的泛着柔光的桃花眼,脸上止不住地越来越烫。
心脏里的小鹿们在拼了命的交配繁殖生出新的小鹿然后一起狂奔。
她想去跟江言要点速效救心丸。
——我只是,突然很想亲你。
这是什么!神仙!撩妹神句啊!
简直是直接自带腿软神效啊,什么皇甫元简直弱爆了好吗!小学j-i快来拜师啊!
啊啊啊啊她都想回家做笔记了好吗!
舒甜深呼吸,吸气呼吸吸气呼吸,然后左手微微一动,也反扣住他的手。
江译挑了一下眉,无声询问。
其实她想这么做,也很久很久了。
江译大概是七班最能睡的人,没有之一。
他们同桌了一个月,舒甜每天都能近距离观摩到他的睡颜,就在手边。
江译睡姿没什么特别,趴着睡,但他很奇怪的一点是,不管最开始的时候脸是朝向墙那边或者是埋在胳膊里,不管怎么折腾——
最后一定,脸是朝向她的。
这个规律也一度让舒甜很不解。
他又不可能是装的——谁能每天装那么多个小时雷打不动啊?
想不通就不想了,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在舒甜对竹马哥哥没有那样的心思的时候,她是单纯的欣赏。
在对竹马哥哥有了那样的心思之后……
那——
面对喜欢的人一张毫无死角、干干净净、随便拍拍都能让女x_ing尖叫、万分令人垂涎欲滴的这么半张脸。
就在手边。
睁开眼气场十足的人,就在手边趴着,很安静,很乖……甚至还很香。
这谁顶得住啊?
舒甜觉得班里除了她,谁怕是都顶不住,也就是她能仗着跟他从小一起长大,对美颜盛世的抵抗力强于常人,才能抑制住自己的冲动。
顶是顶得住,但舒甜的心里,不可避免地、又是理所当然地生出了歹念。
歹念、邪念、欲念。
舒甜迎着江译疑惑的眼神,拉着他的手又攥紧了一点儿,她说:“你闭眼。”
“……”
江译没说话,盯着她看了三秒,非常听话地合上眼帘。
舒甜看着他很平常睡着时候分毫不差的模样,贼心大起,飞快地侧过脸,用嘴唇蹭了一下他的脸颊。
大概比刚刚江译那个速度还要快。
江译一下子睁开眼。
江译刚找回来点儿感觉。
现在又傻了回去。
他看着少女脸上连晕开的粉色,有大又明亮的眼,喉结上下滑动,失声一样地停了一会儿,才吐出一个字:“你……”
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舒甜抢过来话头:“我也是。”
江译又是一懵:“什么你也是?”
“……”
小姑娘突然抿了抿唇,松开了紧握住的他的手,双臂在他后腰一拉,整个人都嵌进他怀里。
平时的时候,舒甜大概是到他肩膀左右的高度,现在故意低着头往他怀里钻,就刚好抵在他胸前。
隔着两层衣服,江译感受着她皮肤传递过来的热度,似乎被灼出了痛感。
她好像很不好意思,胳膊搂得很紧,声音闷闷地传出来:“就,跟你一样啊。”
这是今晚,第二个拥抱。
江译双手自发抬起,搭在她肩上,另一只手摸着她柔顺的长发,他听到自己问:“什么跟我一样?”
“喂,你不要这么健忘吧!”她的语气有些抱怨,带了点儿揶揄,“你刚刚不是说了想亲我么。”
江译喉咙很干:“嗯,是。”
“对啊,我说我也是。”
“……”
埋在他胸口不肯抬起头的少女,声音像是在蜜罐里浸泡过一样。
——“我也想亲你呀。”她说。
有如天籁。
-
十月十一号的这一天。
在一个不知名且极受中老年人喜爱的小公园里。
两个从六岁就认识的单身男女,牵起了彼此的小手,亲了彼此的小脸,成功进行了脱单仪式。
舒甜亲完他,完全没有大佬的那种淡定——虽然极有可能大佬也是不淡定的,但舒甜还是一直埋在他怀里。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