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野心家+番外 by:石头与水(三)

发布时间:2020-03-02 23:20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时代奇缘
 
第129章 接受
闻知秋对褚韶华的判断极为准确,凭褚韶华的x_ing情,若对洋行没兴趣,不可能浪费太多的时间与褚亭交际。不过,褚韶华有意接触的也不只是褚亭,上海几大洋行的买办,只要是知道的,哪怕不能直接接触,可这几家人总有家眷,只要这些人家的家眷逛百货公司,褚韶华都会格外留意,有意奉承。
褚韶华并不是看不上褚家的洋行,也不是想多掂量一二,看到底哪个洋行更好干,说来还是社会不够开明,虽则如今也有女x_ing在外供职,可也不过是极小一部分。而且,多是打字员、电报员、接线员、教师、作家一类的工作,这些工作,无不是需要极高的专业素养,褚韶华如今虽在补习功课,可这些工作,不是她一时可做的。还有一类女x_ing工作,便是电影演员、戏子、舞女,以及妓女之流,这些更是褚韶华不会考虑。如褚韶华最初来上海做的售货员的工作,虽也有女人愿意做,但是社会上风评并不是非常好,认为是女子靠姿色拉拢顾客的也不在少数。
风评之类,褚韶华还不大介意,但是,要知道,哪怕在百货公司,男女的薪金也是不一样的。这件事,褚韶华最先并不知,因为她到公司第一个月非但转正,而且拿到的工钱是光学柜台最高的,之后每个月也都是在柜台拔头筹,被沈经理提拔为助理后,她的工资也不比别的助理低。还是后来,褚韶华才知道,大部分女售货员的工资是不及男售货员的。
可见,非但女人想谋职司不易,便是同样的职司,想拿到和男人一样的待遇更是不容易。
褚亭虽说过想请褚韶华到褚氏洋行就职的话,可是薪水待遇一样没提,褚韶华便知他那话,戏言的成分更大些。只是,褚韶华却已是对洋行有了极大的兴趣。
无他,洋行里做买办可是比在百货公司做助理、做经理挣的更多,因为,洋行的买办是直接拿分成的。
褚韶华相信,洋行这碗饭,自己还是吃得起的。
只是这个年代,女人想找一个入职的机会太难!
褚韶华这边瞄上新职业,手里现在的职司也不肯耽误,于是,更加的忙碌。褚亭想约褚韶华也只有晚上,而且多是看电影。褚韶华十分大方,都会主动买票,褚亭却是拉不下脸总是让女士请客。而且,褚韶华看电影也完全是在工作好不好,褚亭也喜欢看电影,时不时要被感动一鼻子的,褚韶华完全没此细胞。她出了电影院就会把该记录的记录到本子上,电影里明星的妆容打扮,褚韶华都会十分注意,还干过晚上趁天黑,让褚亭掩护她偷画报的事。
褚亭拉着褚韶华跑出老远,问她,“你偷这个做什么?”
“明天放公司柜台上,裱起来做招牌,这个电影明星身上穿的衣裳肯定能流行,我们二楼正好有这款料子。”褚韶华小心的把画报卷起来拿在手里,突然与褚亭道,“说来这款呢料就是你们瑞和洋行进口的,怎么你都不知道?”
褚亭拍下脑门儿,“有时间一定同马老板说,应该给你加薪。”
褚韶华现所当然的说,“我既拿着公司的薪水,自当尽力。”
褚亭十分欣赏褚韶华洒脱的x_ing情,真的,纵褚韶华生得十分美丽,可是与褚韶华在一起,褚亭当真没想过那些男女之间的事,实在是褚韶华的x_ing情让人完全不会往那方面想。上海滩主动付账买单的女士,褚韶华肯定是第一位。她也完全不矫情、不娇柔,更不会撒娇发嗲之类,她是那种完全与你平等的对视的人,不需要你的保护,也不需要你的付出,自己完全可以处理好有关自己的一切事务。
所以,男人很少能对这个女人生出怜惜爱意。
与褚韶华认识久了,褚亭都要相信男女之间是有纯洁的友谊这回事了。
俩人说话间,褚韶华很是遇到几个熟人,连忙上前打招呼。褚亭都说,“褚小姐你这才来上海一年的,倒比我这正经上海人的人面儿都广。”
褚韶华笑,“都是我们公司的客人,时常过去,我招呼过几回,见面总不能不说话吧。”
褚亭心下一动,念头再起,正色同褚韶华道,“先前我说想请褚小姐到我们公司任职的事,褚小姐怕是没放在心上。褚小姐,再容我介绍一下,我们公司虽不是大公司,待遇上并不差,我们都是采取薪水和佣金的方式付薪,每个买办独立完成一单生意,佣金抽成公司拿七,买办拿三,所有车马费、劳务费,公司都会报销。”
褚亭终于谈到薪酬,褚韶华相信他是有一点诚意的,褚韶华也很中意买办的工作,不过,她并没有急着答应。褚韶华看向褚亭,褚亭继续道,“我当然知道褚韶华现在的工作一样十分有前途,其实,凭褚小姐的人才,以后在贵公司谋得高位并非难事。只是,恕我直言,纵是坐上部长的宝座,也是无法与一流买办的前景相比的。褚小姐千里迢迢自北而南,我相信褚小姐是有远大抱负的人。毕竟,如褚小姐这样的美人,若是想依靠男人来取得地位,等不到现在。我十分明白褚小姐的洁身自好,我想邀请你共事,只是想借助褚小姐的智慧与能力,得到商业的共赢。”
两人走进一处茶馆,褚亭要了处包厢,一壶大红袍,给些小费便将伙计打发了。褚韶华细长的手指在白瓷茶杯上抚摸了几下,方开口,“据我所知,你们公司平时以进口西洋的衣料为主,还有一些西洋家俱类。这些事,已经有专门的买办负责,你请我过去,是要我负责哪方面呢?”
“有一桩关系我们公司乃至家族十年内前景的大事。”褚亭眼睫眨动,彼此都是聪明人,褚韶然这样问,显然是对褚氏洋行做过了解。如果没有兴趣,谁会浪费时间去了解不相干的事呢。褚亭叹口气,“褚小姐是消息灵通之人,或许听说过,三十年前,褚家是上海一等一的大买办,我家祖上曾为李鸿章大人效力。说来惭愧,后来家族败落,不复当初。如今的田家就是当年的褚家,田老爷子在世时,与陆督军极有交情,陆督军的军火向来是田家洋行督办,田老爷子过逝,田家无人能再支撑门面,陆督军这里的生意,全上海滩的洋行都在盯着。”
“可这样的事,我能帮上什么忙呢?”褚韶华颇有不解,“田家能做陆督军的军火买办,自然就是陆督军与军火商的中间代理人,你们想抢田家的生意,陆督军和军火商愿意换代理人吗?”
“这正是我们要做的事。据我所知,褚小姐与陆家内闱交情都不错。”褚亭道。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