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综漫同人)[综]相亲事件簿 by:龙头铡(二)

发布时间:2019-12-02 18:53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综漫 少年漫 网王 黑篮
 
第47章 谈恋爱的方式不对
铃木园子以为自己只是看了一场盛大的“庙会”, 其纪念意义, 主要集中在【君主登基】这个稀有的封建社会特色仪式上。
结果等她激动的回了之前的住的地方, 发现小松尚隆同样也呆在这里时, 她才意识到:她俩的关系, 似乎产生了某种飞x_ing的变化。
那种无可形容的懵逼,分分钟刺激的她丧失了语言能力。
“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典礼本就分了三部分,”撑着额角坐在桌前的延王陛下敲了敲桌子,心累的在那解释:“新王登基、诏封王后、准新王家眷入仙籍……”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沉默了许久, 才十分费解的看向窗边已经石化的少女, 问:“不然你以为我把你的名字写上地仙之书是为什么?”
铃木园子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我以为你假公济私……帮我这个外来人员在天帝面前上个了户口啊!”
小松尚隆想了想, 觉得这说法其实也没错。
“怎么可能没错!”
铃木小姐本想掀个桌子表达一下自己的惊讶,无奈这桌椅板凳都是最结实的木料, 她十根手指头卡住面前的高脚桌子猛地一使劲,桌子没见晃动,自己指甲先被挤的发白了。
十指真的是连心啊……
刚刚就任王后的铃木小姐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迅速瘀红的手指甲, 叽的一声就哭了。
汹涌的眼泪哗啦啦的往出冒, 就算她一个劲的眨眼睛还是眨不干净,园子抱着自己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食指, 冷静的抽了抽鼻子。
尚隆哭笑不得的看了这半天, 心说你昨天问你的时候你也没反驳啊,看看现在这委屈劲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
虽然心累, 但该哄还是要哄的:“不哭了啊,手到底怎么了?”
“手没怎么!”
虽然哭腔浓重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但园子的重点在于:“我昨天才发现了点真爱将要出现的痕迹,光顾着激动,还没好好想想呢!”
“想什么?”
“当然是想怎么接受命运馈赠的感情经历了啊!”
园子看着尚隆的眼神,好像连这个都不懂的他是个非常不可理喻的人:“真爱变现的这个过程里,你就不准备慢慢相处、不准备吵架误会、不准备在曲折的人生经历下相互体谅——然后直接就结婚了?!”
作为一个生活在十六世纪的日本藩国领主,小松尚隆苦思冥想了半天,碰上了喜欢的人,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不应该直接快马加鞭娶回来吗?
于是他用同样疑惑的的眼神回望铃木园子:“不成婚……还要做什么?”
很有些罗曼蒂克情怀的铃木小姐气势昂扬的一拍大腿:“当然是谈恋爱了啊!”
“可是我完全不擅长这个啊……”
他作为小松城的少主时,逛花街找游女的事虽然也干,但那其实是种放松身心的娱乐活动,他主要负责花钱和出体力来着。
谈请说爱……
尚隆眯起眼睛想了想:会调情的行吗?
园子本来想说“你不会我会啊”,结果话出口前猛地想起:她一直都是被人追被人哄的那个,唯一一次追人,全程都只负责花钱买人家开心!
也就是说,她的恋爱技能其实只有【撒钱】这一招。
可是在现在这个世界——她居然身无分文!
铃木小姐顿时失语,痛心疾首的捏紧了胸前的衣服,只觉得自己的感情路上真是诸事不顺,慢慢都可以开始谈恋爱了,结果兜里没钱发动技能!
小松尚隆看她那副天塌了一样的神情,也不知道他们家思维跳脱的小仙女这会儿又想到啥了,只见她那表情越来越不能见人,最后把五官皱的跟一颗脱了水的酸梅似的,整个人都要埋在床上了,赶紧走过去把人拉起来。
结果园子生无可恋的一叹气,咣当一声把脑袋磕在了他的肩膀上。
小松尚隆揽着因为兜里没钱所以开始怀疑人生的铃木园子,心想要谈就谈吧,你想怎么谈就怎么谈,赶紧快别折腾自己了就行……
然而谈恋爱这种事情,是内因外因相互结合才能顺利进行下去的事情。
现在内因因为园子没钱毁了外因,外因也因为雁国不容乐观的大环境,给两个人努力定下的【恋爱日常】,加上了一点微妙的味道。
比如某年某月某日,延王陛下和王后在玄英宫的观景台上看日落。
小松尚隆扶栏远眺,在如血的残阳下微微侧头,对着没睡醒的铃木园子温柔的笑着。
他抬手顺了顺园子的头发,然后问她:“园子知道政|治|斗|争的本质是什么吗?”
园子捏着自己的脸皮使劲抖,终于清醒了,犹豫着回答说:“利益?”
“这个答案不算错。”
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被朝臣似有似无的排斥着、所以不得不游手好闲起来的延王陛下敲了敲面前的栏杆:“雁国多年没有君王,冢宰把持着朝政,对以他为首的朝臣们来说,我就是个侵入者,逼的他们不得不把拿到手的权利还出去,为此努力干扰我,确实算是为了利益。”
“而对我来说,”尚隆轻轻笑了笑,抬手摸了摸园子的脸:“我为的是名副其实,既然已经戴上了君王的称号,自然要掌控属于君王这个称号的权利。”
远看之下,高大英俊的男人和纤细美丽的少女站的极近,男人宽大的手掌几乎能完全盖住女孩白皙的脸孔,这人说话时眉眼含笑,当微风拂过,两人的头发轻轻绕在一起,那股缠绵悱恻的味道,只让旁观者觉得,这会儿那男人在女孩耳边念诵多么r_ou_麻的诗歌,其实都是应景的。
然而观景台上,被人捧着脸的铃木小姐苦恼的皱起了眉头,反问:“都是争权夺利,有必要说的这么壮烈吗?”
“而且,”园子抬手捏了捏他的唇角:“虽然一直被人下绊子,但我总觉得你挺兴奋的是怎么回事?”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