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综漫同人)[综]相亲事件簿 by:龙头铡(三)

发布时间:2019-12-02 18:51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综漫 少年漫 网王 黑篮
 
第80章 久别重逢凤镜夜
在忍足家聚众烤r_ou_的同一时间, 蹲在御柱塔里的铃木园子殿下也在吃烤r_ou_。
黄金老头是个活的特别古风的人, 虽然他住在全国最现代化的大楼(之一)里, 但依旧每天穿着古装, 坐着榻榻米, 喝那种很苦煎茶,一日三餐吃传统口味的食物。
传统口味的日本食物,反正在园子这种肤浅的年轻人吃来基本等于没味。
所以这顿烤r_ou_其实是她叫来的外卖。
外送来的炭烤炉旁边站了个长发披肩的小姐姐,正用和新闻播音员一般吐字标准又抑扬顿挫的声音给她汇报冬木的最新情况。
——为了保证铃木的【强运】光环能为非时院所用,国常路大觉在离开之前专门举行了一场货真价实的【就职礼】,把她变成了黄金氏族的一员。
也就是说, 在黄金之王从出云归来、决定是否要收回这个身份之前, 铃木园子虽然只是个暂时的“殿下”, 但她脑袋上被王赋予头衔是真的,因此获得的称号是真的, 在这两者笼罩之下可以统御的权利,也是真的。
就连她的档案,也暂时x_ing的调进了非时院所属的机密资料库里。
就是因为这份真实, 在黄金老头远走出云的当下, 铃木园子莫名其妙的就坐上了非时院二把手的位置。
虽然她只是个擅长吃喝玩乐的二把手,也基本不参与任何决策, 但就黄金氏族这么一板一眼的团体, 但凡她还顶着这个名号,哪怕她开会的时候坐在上首打游戏呢——反正必须到场就对了。
“我在自己家的公司都没这么兢兢业业过!”
坐在烤炉前铃木小姐恶狠狠的咬着一块牛r_ou_,痛心疾首的发出了如上抱怨。
好歹也算磨合了几天, 常驻御柱塔顶层的这几位已经习惯了铃木殿下在某些时刻、跟搞突然袭击似的没头没尾发个脾气。
如果说一开始,她们还有些手足无措(毕竟不是专业哄孩子的,黄金之王一稳重的老头也从来不挑食的),试图探究她生气的原因并想办法解决问题,到了今天,小姐姐已经可以十分熟练的过滤掉了某人愤愤不平的念叨声,冷漠的板着脸继续木奉读。
“圣杯战争七位御主中的一位今早确认入院就医,依照抽调出的病例来看,我们有理由怀疑,虽然Lancer组的英灵还未消失,但这位御主已经丧失了战斗能力。”
“事实上,不止是丧失战斗能力的问题,”小姐姐的话音顿了顿:“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其波卢德的魔术回路接近于全毁,他现在基本就是个废人。”
肯尼斯·埃尔……什么来着?
铃木园子脑袋放空着夹起一块牛r_ou_塞进嘴里,干脆的嚼吧嚼吧咽了:这个外国人的名字真是死长死长的啊……
长头发的情报姐姐等了半天,只等来新鲜牛r_ou_放上烤盘时的油渍沁出的滋啦声,不动声色的纠结了一会儿,不得不顶着室内盘旋不散的r_ou_香追问她一句:“那现在……您想怎么处理他?”
黄金之王离开前曾经言明,和冬木圣杯战争相关的一应事务都随铃木的心意决定,只要不离谱到需要毁灭世界,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肯尼斯虽然已经半身不遂,但只要人还没死,等圣杯战争被彻底划分为不合规范的聚众斗殴活动,那他到底还是个危害过公共安全的犯罪分子啊!
小姐姐心累的垂下眼帘:是直接抓捕还是委婉点遣送回国,您给个准话可还行?
铃木园子虽然大脑放空了,断断续续倒还听到了几句话,这会儿她咬着筷子的神情一顿,脑子里陡然闪现出小时候和爸妈一起吃饭时的场景。
铃木史郎是个慈眉善目的白胖子,x_ing格和面相一样软和,反之铃木朋子的x_ing格就稍微强势点。
园子小时候坐在餐桌上就知道只专心吃饭,但是铃木史郎和铃木朋子却免不了争论,其主题大都和铃木财阀的业务有关,摊子铺的太大,偶尔就会出现些纰漏,铃木朋子有些轻微的强迫症,碰上这种事总要锲而不舍的念叨整整一顿饭的时间。
她一生气,铃木史郎就会好脾气的在旁边劝着,说些类似于【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必要再生这么大气啦】的劝解。
偶尔还是像是为了教育园子一样,用【损失既然不可避免,与其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一味的想着怎么撒气,不如立足当下,看看自己能从每个或好或坏的转折中,得到些什么额外的收获】这样的话从侧面敲敲边鼓,安抚她压不住的急脾气。
说完了,他还要拍拍园子的脑袋,问一句:“园子觉得爸爸说的对吗?”
每当他这么问了,总是配合表演的园子小朋友就会屈尊把头从碗里拔|出来一会儿,敷衍的回答一句:“对。”
铃木小姐回忆着父亲熬这锅心灵j-i汤时脸上十年如一日的温吞表情,不自觉的咂起了筷子上残留的酱汁:额外赔偿什么的……
难道是指要趁势狮子大开口,借着让肯尼斯家赔钱的机会捞一笔吗?
说起来酒店楼虽然没塌、却也废的彻底,想要恢复营业非得得大装一次不可。
除了装修钱,还有工期内耽误掉的营业额什么的,她们家的酒店还是连锁的,冬木这一间被炸了不说,赶上道明寺家四处甩锅,其他地区的营业额也会受影响!
如果算上这部分的话,其实要多少赔偿其实都不算多,但是怎么说呢……
园子有些别扭的皱起了眉头:肯尼斯从头到尾只是在楼里搞了点违章改建,真正炸楼的凶手其实是卫宫切嗣,所以提起要和阿其波卢德家要钱的时候,她总有种名不正言不顺感觉。
等等。
犹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铃木小姐原本就挺大挺圆的眼睛陡然绽放出了机智的光芒。
她空白的表情微妙的躁动起来,终于舍得从烤盘上移开了视线,语气带着斟酌再三后的犹疑,跟小姐姐确定说:“这个肯尼斯,就是之前把我们家大厦改造成了魔工房的那个哦?”
小姐姐一愣,回答说:“是的呢。”
铃木园子抿紧了嘴唇,认真的问:“就改造出来的成品看……水平怎么样?”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