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原罪+番外 by:阿笙(上)

发布时间:2019-10-08 20:58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原罪
上卷  第01章 天使与魔鬼
S市机场。
宁浅浅压低帽子,拖着小型的箱包,迅速朝入闸口走去。二十米,十米,眼看越来越接近,她心里敲起了小鼓。而就在这时,胳膊一紧,低落冷硬的嗓声像地狱来的恶魔,“宁浅浅,你要去哪里?”
宁浅浅周身冰冷,僵硬的扭头,嗓子仿佛被什么堵住,憋不出一个字来。
她的行李被人接走,蔺沈打开车门,率先坐了进去,淡淡瞥了宁浅浅一眼,“上车。”
宁浅浅缩着身子坐在后座,高级皮革的味道让她作呕。
开车的男人沉凝若石,仿佛漫不经心,却让她窒息。她与他相识八年,各自知根知底。
路虎急驰上了高架桥,宁浅浅苍白着脸望着高架桥下灰青色的江,还有天边挂着那轮咸蛋似的残阳,倏然悲哀。
车子驶进庄园,两侧的法国梧桐遮天蔽日,蔺沈的脸在忽明忽暗的光影中,有丝冷冽的狰狞。宁浅浅害怕起来,双手合扰捂在腿间,却怎么也捂不热。
她想逃,但却是徒劳。因为不论他逃到哪里都逃不出蔺沈的手心。
自动闸门“哐铛”一声闷响,宁浅浅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车方停,就有人迎出来为他们开车门。
蔺沈未看宁浅浅一眼,进了屋子。宁浅浅在车里呆坐了半晌才慢慢的推开车门。
“小姐,蔺先生在楼上等你。”林管家带着金丝眼镜,眼角的皱子纠结在一起,姿态恭敬,却有些蔺沈式的傲慢。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近墨者黑吧。
厅里铺着藏青色的大理石,奢华且古雅的稼私,嵌合式壁炉,上面是一副色彩混乱昏暗的油画,即使是主修过西方美学,仍旧看不透这画里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这或许是她道行太浅。
丝绒宫廷式窗帘半拢下来,薄薄的光线投在精美的白瓷上,晕开一层柔光。
漱园就像是上世纪的样版房,拾缀的精致华丽,却是死物。
楼梯上铺着厚厚的毛毯,踩在上面就像要陷进某个异世地界,未知的恐惧从脚指头往上蔓延,像藤蔓一般,缠上来。
蔺沈在等着她。
屋子里没有开灯,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漆黑中只有一点腥红微微亮着,空气中充塞着淡淡的清凉的薄荷香烟味儿。
“过来。”他在黑暗里淡声道,却有种无容置疑的压迫力。
宁浅浅如木偶一般走上前,下唇几乎要咬出血。她在他面前就是毫无尊严的活死人,没有价值,没有喜怒哀乐。因为她知道反抗的代价,而如今,她的报应来了。
“你要去法国?”他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去找林嘉南。”他几乎肯定的说,但随后他轻笑出声,毫无起伏的声音却像针鞭一样抽在她身上,“宁小姐,看来你忘了自己的身份。蔺沈用过的女人,林嘉南还会要吗?”
这句话戳中了宁浅浅的软肋,她仿佛看到自己鲜血淋漓的心脏,被蔺沈揉碎,还掺了冰渣。
林嘉南……林嘉南……
黑暗中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
蔺沈将她摁在墙上,干涩的进入,撕裂的疼痛,却远远抵不过心痛。
林嘉南,我的确,再没有资格拥有你。
不知何时到床上的。他开了壁灯,动作蛮横,目光仿佛透过她盯着某处,眼中恨意深沉。
她尤如沙滩上的鱼,大口大口的喘息,没有激情,没有声音,任由他摆布。
结束后他没有一刻停留,下床,进了浴室。
她缩成一团,缓缓的闭上眼,很累,但她仍熬到他出浴室,她知道他下一步动作就是开门离开,于是忍痛坐起来,拥紧薄被:“蔺沈,你放过我好不好?”
蔺沈冷漠的望着她,“理由。”
宁浅浅哑然,让她说离开他过正常的生活?这显然是行不通的。
蔺沈半晌后离开时说:“别想着玩什么花样。对了,明天关枚会接宁晓到漱园来。”
宁浅浅最后一丝希翼化为泡影,房门开了又关,漏进来凉风,捣进入心肺。
宁晓,是宁浅浅的软肋。
一整夜不得好眠。
迷迷糊糊出了一身虚汗,恍惚中似梦非梦,不停浮现一个画面:她站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着林嘉南面无表情的离开,无论她如何哭喊也不能让他回头看一眼。她心灰意冷转身,却看到父亲倒在血泊中触目惊心的身体……
 
 
上卷  第02章 偏爱
白皙细腻的肌肤上将青痕衬得越加触目惊心。宁浅浅屏气沉入池底,外界的声音瞬间耽止,窒息随行而来。
衣帽间很大,三合型的嵌合衣柜,正中是一面巨大的落地镜。
蔺沈仿佛极偏爱Gucci。宁浅浅的衣柜里小到配饰腰带,大到春夏秋冬款周身行头都是清一色的Gucci。
还有就是蔺沈有轻微洁僻,他无法忍受杂乱与不修边副,所以不论是对她还是这衣帽间,都是十分苛刻的。
她拾掇好一身才下楼去。蔺沈一身休闲,漫不经心翻着晨报。林管家将煮好的咖啡端到他面前,见到宁浅浅,微微躬身然后为她拉开椅子,“宁小姐,今天为您准备的红枣杞子粥,请慢用。”
宁浅浅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便听到蔺沈不紧不慢的声音,“林管家,再去盛一碗给小姐。”
宁浅浅抽了一口气,“我不……”蔺沈的目光扫过来,她僵硬的转口,“那麻烦林管家。”
两碗杞子粥下肚,有些反胃。
花园里的雏菊开得正好,白色幼薄的瓣儿,中间一点淡黄,在绿丛中蔟蔟鲜丽,很精神。但与这宅这院,却有些格格不入的。只是蔺沈喜欢。
她忽然想起当年宁家老宅的野蔷薇。十八岁以前,她只喜欢野蔷薇。所以在阳台空置出一半的空间种植,不过三五年,它们便可以从阳台攀蔓往下,铺陈了一整面南墙。
又走神了。
蔺沈脸色有些难看。
宁晓由关枚陪同进来。十五六岁的年纪,年青朝气的毫无负担。
宁晓上身是泡泡袖的雪纺衫,下身是苏格兰风的格子短裙,修长的双腿色泽漂亮,如同精心打磨得圆润晶莹的美玉。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