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原罪+番外 by:阿笙(下)

发布时间:2019-10-08 20:58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原罪 第97章
经过上次赤脚上工地顶层的事件,宁浅浅终于知道她的上司是个多么不近人情的人。那天她真当是吓得狠了,直到回到设计院手脚还在打颤,脸色雪白。小郝暗地里看了她好几次,看她老半天也没缓过劲来才说:“这算是最轻的了,如果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住,我劝你还是趁早离开吧。”
这话说的毫不客气,完全没有人情世故的顾忌。她想,不知道是不是跟着吴总的人都是这么油盐不进五毒不侵的。在工地时被吴总当着许多人的面冷嘲热讽了一通,回来还被同事泼冷水,心里又赌又难受,鼻头发酸。
她坐在马桶上悄悄抹眼泪,十分委屈,在学校那点小小的优越感荡然无存,在这里她的存在感几乎为零,甚至还被轻视。此刻她才发现蔺沈这些年的纵容让她开始虚浮娇纵,甚至理所当然的享受别人给予的优待,以为那些都是自己理应得到的。可是离开了蔺沈的范围之外,她终于深切体会到了其中反差,所以才会委屈的不得了。
她瓮声瓮气给容榷打电话,他说:“真是被宠坏的小公主,不知道人间疾苦。现在70%的人工作都是为了挣钱生存,现在经济不景气,好工作难找,有好工作的当然要拼了老命做出业绩,以博得上司赏识,从而加薪升职提高社会地位。所以每来一个新人,他们就会有紧张感,怕被人超越、或是抢走属于他的项目、职位,反正就是害怕会对自己产生威胁,从而潜意识里面已经将你当成假想敌,自然不会对你友善。当然,也可能你这些同事天然呆,完全不懂得人情世故。改善人际关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只要拿捏好那个度,不必太过锋芒,如鱼得水也不是不可能。至于上司严厉,这是说明他对自己的工作负责并且热爱,且追求完美。你只要摸准了他的处理风格和套路,不要和他对着干,关系自然而然就会得到缓解。当然,这只是学术上的意见,所谓纸上谈兵带不出好兵,关键还是靠自己拿捏,慢慢去磨合。”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不是必然的,他为什么会对你好,那是因为他想对你好。只有对在意的人,才会付出的毫无怨由,明白吗?”
有时容榷犀利的让人很可怕,他能一针见血,直直的戳中症处。在这世上对她好的人屈指可数。除了爷爷,就是宋昭然和蔺沈。
爷爷对她好是因为他们之间那层密不可分离的血缘;宋宋对她好是因为芳姨的嘱托;而蔺沈对她好是为了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
疲惫的拖着身子去医院,蔺沈正跟陈梓在谈事情,她听着听着不知不觉趴在床前睡着了。眼底下一团青色,想来是累极了。
蔺沈压低说话语气,吩咐了几句,就让陈梓出去了。
她连睡着了都无法放松,眉头紧皱,搭在褥子上的手一会松开一会攒紧。宁浅浅又一次置身在摇摇晃晃的升降机,而下面的不是乱石堆积的地面,而是迷雾缭绕的万丈深渊。她很害怕,但却又喊不出声来。然后原本在上升的升降机骤然下坠,她拼命挣扎喊救命也无济于事。随后就是地动山摇,她猛然睁开眼,眼神一刹那找不到焦距,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在做梦。而蔺沈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正皱着眉看她。
她虚弱的笑了笑,抹了把脸才发觉脸上s-his-hi的,身上也被冷汗浸s-hi了。
“做恶梦?”
“嗯。”她将脸蹭到他手心里,唏嘘了口气。
他抽回手,下巴绷得紧紧的,就连喘气都比之前的重。他深吸了口气,“你非要这么折磨我才开心吗?”
宁浅浅一僵,“……什么意思?”
他忽然一拳砸在桌台上,冷冷的盯着她:“我养不活你吗?你到底把我当作什么了?非要将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狗屁自强独立,我看那只是你的幌子吧!等你可以独立了,就可以离我远远的了是不是?也可以不用依赖我也可以活得很好对不对?”他几日下来隐忍的怒气终于爆发。他压根不想她成为一个自强独立的人,他甘愿将她护在羽翼下,可她偏偏要脱离他,让他如何不恼怒?
宁浅浅被他一番话凶懵了,她以为一天劳心劳力回到这里能得到短暂的安慰,可是得到的却是他蛮横的对待。
她心底阵阵心凉,委屈、难过……所有负面情绪拍头打来。一刹那,她恨透了他的专横霸道,蛮不讲理。
“难道我就不能有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生存能力吗?你凭什么就要以为我一定得靠着你,当你众多附属品中的一样?说到底,你根本没有资格管我,因为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她狠狠的刺伤他,毫不留情的。
蔺沈攒紧拳头冷沉沉的看着她,病服很快被红色浸染了一大片。她愣愣的看着那片红扩大,不知所措。所有的气焰熄灭得干干净净。
蔺沈却仿佛没有痛觉,一把推开她,咬牙切齿:“滚!给我滚!”
宁浅浅一个趔趄,撞在桌角上,生痛生痛的。
陈梓正好进来,脸色顿时变了,“大哥!”
蔺沈脸上血色退得一干二净,然后慢慢的闭上眼,不愿再看她一眼。失望,失望透顶。
医生和护士匆匆赶来,她被挤到门外,里面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处。陈梓冷冽的扫了她一眼,走到阳台去打电话。
她在走廊上坐了许久,脑子里嗡嗡作响,什么都想不起来。她想,她不该待在这里,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应该是她吧。但她的腿不听话,停在这里不肯走。
护士医生来来去去,蔺沈再一次推进了手术室。郁气攻心,伤口撕裂,还有大出血。
终于陈梓将她拽到楼下的Cao坪,一向温尔的面容冷僵的不得了。他说:“或许在你心里大哥什么都算不上,但对于我们来说是最亲的亲人。所以,如果你不在乎他,只会伤害他的话,就请你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
“……好。”
她几乎是没有考虑就答应了。陈梓非但没有因为她的回答而释然,反而更是怒火中烧。他替大哥不值,这样冷淡寡意的女人哪里值得大哥为她付出那么多?
在出租车上出了一身汗,浑身有一种虚脱感。
他让她滚,她滚了。陈梓让她不要出现在他面前,她答应了。反正她之于他就是一个灾难,或许她不出现,情况会乐观很多。只是太累了,一整天身心都是煎熬,身心俱疲。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