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网游之悠闲生活+番外 by:疏桐潜歌(一)

发布时间:2019-10-05 21:45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HE 萝莉 萌系可爱流
 
作品相关 序
 
在星际12世纪,人们的日常家务和普通工作都由智能机器人代替了,在为人们提供方便的同时,人们也面临了新的问题。就业压力和精神生活的空虚使犯罪率日益增长。人们也在逐渐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网游《安眠》就由此诞生了。
它采用的是全新的脑波扫描技术,使人们进入游戏的时候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并且他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拟真度,取自人们先古时期时代的背景,打破以往网游的局限x_ing,不采用等级制度,而是人们通过在游戏中的日常活动来判断属x_ing点的增长方向,由高到低分为ABCDEF,每个等级还细分出ABCDEF六等,在等级上升到临界点的时候还可以挑战S,SS,SSS,三个特定级别,当然就不是原来的等级提升方法了。最值得称道的是游戏无论应当是无论怪还是NPC全都采用人工智能,由主脑虚妄来掌控,人类只负责系统修复,这对于贫富差距较大的银河系联邦来说无疑在某种意义上是公平的。在《安眠》开服的那天就是新的起点。当然这个公平也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在《安眠》运行前三个月,不等联邦政府推行强制政策游戏舱和游戏头盔便销售一空。所以当纪桐疏看见那个笨重的大家伙出现在她房间的时候心头滋味百般。不用问也知道这是纪执给自己的,看着自己闷闷不乐,每天过的恍恍惚惚,纪执很担心,以为自己方接触他这个哥哥不习惯,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这个皮囊下,早已经换了一个灵魂。
其实她们除了名字相同,连经历都极为相似,都是自小同喜好古文化的爷爷n_ain_ai生活在一起,只不同的是21世纪的桐疏24岁,星际12世纪的桐疏17岁,21世纪的桐疏父母早逝,没有其他的亲人,而星际12世纪的桐疏是父母离异,只是这父母有还不如没有,想来是因为他们两人将桐疏当皮球踢来踢去,才会让这个敏感的孩子想要放弃生命,让她这个灵魂乘虚而入的吧。只是…纪桐疏看了看在门口小心的往里看的纪执,那个桐疏又知不知道,他有一个如此疼爱她的异母哥哥呢?
“桐桐喜欢吗?”纪执看着正望向他的的纪桐疏,忙堆出最和善的笑容问道。
纪桐疏看着那硬朗的脸庞上为自己强挤出来的笑容,心头梗了一块酸酸涨涨的。忽然感觉虽然失去了爷爷n_ain_ai,虽然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未来时代。但是重新获得了一个将自己疼若至宝的亲人,这也不是太难接受了,毕竟即使在21世纪自己也是孤身一人不是么?
不由扑进纪执的怀里呜呜的哭起来,将失去爷爷n_ain_ai时的痛苦,将来到这里的彷徨一次全哭出来,以前自己不哭是再也没有人听她哭了,她必须自己面对生活,到了这里她不哭是陌生的环境让她不敢哭。
现在,在这个她已经可以确信安全的怀抱中,请让她好好的哭一场,在一些时候哭…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哭过之后…纪桐疏就只有一个了。她今年17岁,她有一个疼爱她的哥哥,她会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第一章 南歌
 
星际1201年1月29日晚七点。
“哥哥,吃饭啦。”
“好,你等等。马上就来。”纪执看着在餐厅忙碌的纪桐疏,心中不由得一暖,自从前些天纪桐疏大哭了一场后,整个人就振作起来,不在一天到晚闷在房间里不和人说话,开始自己做些饭菜,刺绣,画画,什么的,还养了一堆花花CaoCao。虽然纪执觉得那些事情完全没有意义,可以由家政机器人代替,但只要妹妹高兴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就算她这样:“无所世事。”一辈子,他也养的起。
“哥哥今晚《安眠》开始运营了,你可别就记得工作啊。”桐疏对那个依以先古传说故事为背景的全拟真游戏很感兴趣,说不定还能看到自小生长的那个水乡呢,为怕自己的哥哥忘记了,不忘又叮嘱一遍。
正在和筷子奋斗的纪执爽快的应道:“好,既然答应了同你一起玩,自然不会忘记。”桐疏见纪执应的爽快,知道没有耽误到她。只见筷子又拿的歪七八钮的,不由出声道:“哥,你的筷子…”
“……”若说起自己妹妹恢复后唯一不好的地方,那就是这该死的筷子!!这都淘汰几百年的东西啦,为什么自己妹妹还是那么执着呢,这是为什么……
晚上八点整,和哥哥道了晚安,桐疏就和所有期待《安眠》的玩家一样迫不及待的守在了游戏仓前,安装后游戏介入端,八点桐疏舒舒服服的躺在游戏舱内。只觉得周身轻轻一晃,等它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便是个全新的世界了。
鸢飞Cao长,流波漾舟。顷刻间,便进入了另一个全新的世界。当那些熟悉又陌生的景色进入眼帘,桐疏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颤抖,午夜梦回每每思而不得景象便出现在眼前,个中滋味又有谁能明白呢?轻吸口气,强自冷静了下来,这才看见有一个老者在一边作画,清风徐徐,拂动着老者长长的袖摆道真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看来他就是他的指引NPC了。但看见人家在作画也不好打扰,便细细打量起四周的景色来。
四周花Cao繁茂,景色宜人,道让人心神明净,但真奇怪……桐疏凑到一处细细的打量,这里的花Cao和别的地方不一样,都无精打采的,和四周生机盎然对比相当强烈。轻轻拨开达拉下来的叶子方才知道原来这里较别处干燥许多,即使有Cao叶的遮拦下面的泥土也干裂开来,想渴水的鱼一般张着嘴。看了看老者依旧没有收笔的意思,索x_ing给那些花Cao浇些水吧,闲着也是闲着不是。打量下四周就一个汤碗大小的葫芦瓢可用,从河边舀一瓢晃晃悠悠到了那,也洒掉了一小半了,来来回回好几趟才见土上露些s-hi气,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那些花Cao看着竟然精神了不少。
“丫头弄完了。”边上突然出来个声音倒是把桐疏惊了下,原来在一边画画的老者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人家似在一边等了些时候,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看着你是侍弄完了,过来看看我的画如何?”
桐疏赶忙拍了拍手上的泥,赶紧跟上前去。
老者画的是山水风景,最醒眼的应当是输那艘在江中悠荡的轻舟,上边卧了一个渔人,裤腿半卷,交叠着双腿尽自躺在舟上任鱼竿随波晃荡,别是一番洒脱自在。
“如何?”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