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如果没有遇见你/画地为牢(出书版) by:晴空蓝兮

发布时间:2019-09-07 12:38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第一章
 
护士小刘推开十五层1509号病房的门。
这是她今天的最后一项工作,因为再过十分钟,她就可以下班回家,美美的轮休十二个小时。她计划先和男友吃一顿晚餐,然后回家睡一觉,补充连续工作损失的体力和耐心。
病房是单人的,配备浴室和阳台,电器设备一应俱全,用钱买来的舒适豪华。此刻正值盛夏,傍晚的风里还残留着明显的热度,透过室内的窗户,可以看见远处即将沉没在高楼大厦之间的血色夕阳。
“秦小姐。”小刘叫了一声。
背对着门口的女病人应声回过头。原本是一张极其标致漂亮的脸孔,但却因为缺少表情而显出一丝孤傲冷漠。
这位姓秦的女人仿佛郁郁寡欢,一双漆黑的眼眸黯淡无光,只是望了小刘一眼,声音平淡得好似白水:“我要出院,请问怎样办手续?”
“出院?可是你现在的情况应该留院观察,至少还需要一至两天。”小刘从床尾拿出病历本翻看,皱着眉头表示不赞同。
女病人却态度坚决:“我要立刻出院。”
“恐怕医生不会同意的。而且,林医生这会儿吃饭去了,估计要一个小时后才会回来,就算要出院,也要得到他的允可才行。”
漂亮的女病人沉默片刻,目光坦荡地看着小刘,轻描淡写地表示:“我身上没钱了,无法再支付住院费。我想,这个理由能让你们同意我现在离开了吧。”说完便又转过身,继续弯腰收拾轻便的行装。
小刘年纪虽轻,却在这行工作了近十年,见过形形□不肯合作的病人,他们有人为了提早出院,会发脾气、耍赖、甚至出言威胁或绝食,简直无所不用其极。然而今天却是第一次,她听见这样的理由。
不过,其实她一点也不相信这位病人说的话。
在她眼前的这个女人,最多不过二十六七岁,又或者会更年轻一些。她是自己来医院的,要求住进这间豪华单人病房接受检查和休养,支付的费用是普通病房的三倍。她来时只拎了一个大大的手袋,脸上没施什么脂粉,几乎是素面朝天,然而纵使这样,她的皮肤仍旧光滑细腻,仿佛剥了壳的j-i蛋,当真是晶莹剔透。这样的肌肤,要么是天生丽质,要么就是平素保养得宜。况且,她衣着低调却精致,就像此刻穿着的这件黑色丝质连身裙,虽然没有过多繁杂的修饰,但是剪裁贴合曲线,细节精巧动人。小刘酷爱时尚,曾在今年《VOGUE》春季刊物上见过这条裙子,正是某国际顶尖大牌的新款,而且是走秀限量版。更别说她用来装衣服和杂物的那只手袋了,白色小羊皮编织,价格至少五位数,可是她看起来丝毫不爱惜的样子,连牙刷牙膏都直接丢进去。
只有早已习惯了奢侈的人,才会不需要小心翼翼地对待一件普通人眼中的奢侈品。
所以,所谓没钱的说法,恐怕是不成立的。
可是倘若她真的拒不支付住院费,院方也确实不会再强留她待在这里,如今正是病房紧张的时候,许多人想住院还住不上呢。于是小刘想了想,又看看手表,最后还是说:“那我替你联系一下林医生。”
“谢谢。”女人声音依旧低低的。
“不客气。”
临出门时,小刘又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
只觉得这年轻女人实在太瘦了。又或许是太过憔悴落寞的缘故,所以才显得格外脆弱。这两天她几乎从未见她笑过。如今乌黑微卷的长发被她随意地盘在脑后,露出一段优美纤细的颈脖,两片单薄的肩胛骨像是蝴蝶的羽翼。她整个人迎着落日余晖,竟仿佛随时都会消失掉。
“秦欢小姐,”小刘叮嘱道:“出院之后你要继续注意多休养。”
“我知道,谢谢你。”这是秦欢第二次向她道谢,腔调很淡,但态度终于变成诚恳。她转过身与她对视,沉静的表情里居然散发着某种异样的美丽,就连同样身为女x_ing的小刘都不禁暗自惊艳。
秦欢乘电梯下楼,毫无意外地,在大门口被三个人影迎住。那三个高大威猛的年轻男人垂手而立,y-in影悄无声息地压过来。在秦欢有所反应之前,其中一个男人率先开口道:“小姐,我们找你很久了。”
秦欢的脸色本就不太好看,这时候更是不禁白了几分。她动了动嘴角,扯出一抹讥诮的笑意,声音却仍是不冷不热的:“辛苦你们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男人似乎听不出她的嘲讽,只是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并与另外两名同伴一起,将这位他们花了整整半个多月才终于找到的目标人物小心翼翼地“护送”出医院,直至上车。
秦欢就这样被带了回去,其间她的情绪冷淡,态度恹然,在车里一言不发,甚至闭目睡了一小会儿,下车之后便目无旁人地径直走进屋子。
或许是她太过于合作了,反倒教身后的三位保镖一时之间摸不清头脑。可她不管,只是径直上了楼,回到房间里便将门锁上。她的精神不大好,最近这段时间的各种折腾严重影响了她本就脆弱的神经,以至于总是感觉疲惫异常,有时候睡下了就不想醒来,有时却又整夜整夜的失眠。
她在柔软的大床上躺了不知有多久,才终于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
那声音她太熟悉了,所以即使那么轻微,也仍旧将她从迷糊的睡意中惊醒过来。她坐起身,门锁处已有了响动,必定是有人拿了钥匙来开门。
在这套房子里,敢这样做的也只有顾非宸一个人而已。
果然,很快门板便被大力地推开,反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响动不大,却因来者的气势而显得令人心惊。
秦欢的心真的狠狠跳动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起身,那个高大的男人便已经大步来到跟前。他一袭黑衣,面前沉冷如冰水,仿佛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席卷而来。秦欢刚刚仰起头,胳膊便被拽住,整个人随即不受控制地向前倾斜,像一只任人摆弄的木偶,被毫不怜惜地提到床边。
“把孩子的事说清楚!”男人居高临下,声音却冰冷得仿佛是从万丈深渊里升出来。
她虚弱得有些想吐,眼睛却在昏暗中显得闪闪发亮,直勾勾地瞪着他。
其实顾非宸也是刚下飞机,这一路风尘仆仆,就因为听保镖说终于找到了她,于是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本是两个小时的车程他只用了五十分钟。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