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浮生未歇(出书版) by:衣露申

发布时间:2019-08-11 14:18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浮生未歇 第一部分
楔子
每座城市,都有一个“天上人间”。有人视之为天堂,却有人因之如坠地狱。
在S城,醉生梦死夜总会,就是他们的“天上人间”。
醉生梦死,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玫瑰花瓣铺了一地,雕梁画栋,轻纱笼帐,深褐的檀香木地板,光裸的脚背印在上面,一步一步,像是要走进某种宿命。
玲珑炉里的熏香还在飘着缕缕轻烟,一个浑身精壮的男子赤裸着全身,半靠在床上,表情慵懒,眼神却闪着精芒。
“东哥。”原来光裸的不只是脚背,柔和的光线打在她身上,墙壁上倒映出一抹婀娜的剪影。
脚步最后停滞,靠在床边,跪下,抬起头的时候,她努力想扯出一个微笑,结果却逼出了眼泪,一滴泪顺着精致的妆容滑下,滑过纤细白皙的脖子、蝴蝶骨、光裸的胸口,“滴答”一声,砸在了地板上。
他没有看她,懒洋洋地顺手端起旁边的酒杯,喝了一口,喉结耸动,低沉的嗓音在暗夜响起:“开始吧。”
浮生未歇 第一章(1)
“不,他们不是病人,也不是疯了,只是他们的灵魂不在此处。”电视里的,一个女人优雅雍容,带着浅浅的笑容,瞬间征服观众。
醉生梦死的幕后老大陆东皓看着屏幕里的那个身影,轻酌了一口酒。茶几上还放着一份当天的报纸,“著名先锋作家川子回埠,热心投身公益事业捐资100万用于精神病治疗事业”,标题很长,也占了相当大的版面,介绍了旅居法国的华裔著名先锋作家川子的生平和她最近获得的文学奖项,以及她将所得奖金全数捐助给北京一家精神病专业治疗机构用于医学研究的事情。
她终于还是回来了。陆东皓神色不变地注视着屏幕,眉一挑,这么高调,是一种示威么?他一仰头饮尽了杯中的残酒。
京郊的墓园。
十月,北京最美的季节。秋天转瞬即逝,但是落叶很美,起风的时候带着点肃穆和萧瑟,显得漫山遍野的红叶红得越发壮烈。那种红,是最绝色的伤口,那种凉,有彻肺的忧伤。
甘尚川不知道在墓碑前面站了多久,后来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墓碑上新刻的字,像是要把那些字一个一个都刻进心里:“没有来看你,你恨我吗?”她对着安静的墓碑说话,又像是一场自问自答,“可是,我还在恨你,怎么办?”
YOYO办完手续从管理处走过来,看见甘尚川还蹲在那里,忍不住走过去:“川子,起风了,我们明天再来吧。”
甘尚川没说话,站起身,静静地鞠了三次躬。
离开的时候,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还在窃窃私语:“怎么今天落葬还那么冷清啊?”
“那女的是死者的女儿吧?”
“嗯,文件是这么写的。死亡证明是一家精神病医院开的,估计死的那个……”说话的那个人指了指脑袋,众人了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怪不得连下葬都那么冷清。
十月的天气,风大,这些话,一吹就散了。
YOYO在回去的路上,终于忍不住开口:“川子,为什么不把伯母送回家乡呢?”
甘尚川靠在椅背上,长时间的飞行,然后马不停蹄地从医院到火葬场再到墓地,她有些乏累了,闭着眼睛,良久,久到YOYO怀疑她根本没听到自己的这句疑问。她才缓缓地开口:“她不会喜欢那里的。”
YOYO是香港人,在法国读的大学,毕业之后,导师推荐她给川子做助理。她喜欢这个来自大陆的女子,她的年纪只比自己大了三四岁,可是浑身上下都藏着谜,就像她的那些文字,晦涩,充满了隐喻,可是导师说她是真正在用灵魂写作。
YOYO喜欢川子,她帮川子打理日常事务,两个年轻的华裔女子很容易在异国他乡建立友谊。YOYO接触过很多从事专业写作的人,他们身上总有着各式各样的怪癖,可是川子没有,她的生活甚至很规律,不放纵,不沉溺,节制而又自律,像普通的白领一样。她有时候会对她撒娇,“YOYO,来抱抱我”,还会拉着她一起去旅行。每当她为她完成一件事情时,她总是会不吝赞美,“YOYO,你太能干了”“YOYO,没有你我怎么办”。她们更像是朋友,而不只是普通的工作关系。所以,这一次,川子说她的母亲过世了,她义不容辞地跟着她回来了。川子没说会待多久,她也没问。
她只是觉得奇怪,自从回来之后,川子像是变了一个人,沉默,常常会说些奇怪的话,有时候会长时间发呆,即使是回来料理母亲的后事,她都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她想,川子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她会想起川子写的那些故事,充满了黑暗、悲悯、自戕,书里的那个她悲观而又绝望,跟现实里的那个她,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浮生未歇 第一章(2)
不是每个人都对他人内心世界充满好奇,至少YOYO不是。所以,她点了点头,一路沉默地把车开回市区。
“我的母亲是个很美丽的女人。”
甘尚川躺在酒店的床上,YOYO睡在她的旁边,两个人喝着酒,她觉得她此刻很想倾诉,有些痛埋得太深,深到挖出来的时候都已经不觉得痛。在法国,她的心理医生告诉她,如果想要忘记,就要试着把这种痛苦原原本本倾泻出来。
YOYO在床上选择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她们两个人都喜欢喝点红酒,在微醺的状态下聊天有种奇异的体验。很多次,她就是这样跟川子谈论她在香港的家人,她那位牙医男朋友,她的初恋,她的分手。她喜欢在这样的环境下听川子讲话,虽然她的话不多,但是她的话里有着安稳人心的力量。只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川子会讲自己的事情,比如说现在。
“我母亲这一生都很幸福,没有吃过苦。我的父亲对她很好,她就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女人,她的世界安稳得只剩下她的丈夫,她的孩子。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都可以视而不见。”
“这样多好。”
“是啊,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智慧可以让自己沉溺在美梦里永远都不醒来,即使是死亡。”
“那她爱你吗?”
“爱?她爱她梦里的那个女儿,还有梦里的丈夫。当然,她爱,很爱很爱。”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