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走过相思路过痛(出书版)+番外 by:夏卿缡

发布时间:2019-08-11 14:17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1
 
概括起来,不过孽缘一场。
那年夏末的傍晚,林思安又一次经过那条街。
如同所有失恋后怏怏不快的女人一样,心死了,爱情却还活着,一遍遍回顾孽缘的案犯现场,压抑着左胸伴随心跳的抽痛,把曾经的一切细数进骨子里。
不同的是她们大多是为了痛过之后遗忘,而思安确实为了死皮赖脸的铭记。
她知道自己还没有死心。想想都觉得悲凉。
曾经的咖啡馆已经变成了音像店,那间破旧的书屋也终于重新妆点了门面,林思安本想下车过去看看,手才推在门上,一群刚放学的高中生三三两两的走了过来,那股扑面而来的青春朝气让她停住了动作。
世间万千故事,大半唱得皆是男女情深意长,而她自己的那段刻骨铭心,回想起来也不过是在岁月如花的年纪,碰到了某个白衣少年,名字写进了血r_ou_里,然后莫名其妙的分离。在旁人眼里,恐怕也只是茶余饭后的调侃谈资而已。
那是06年的某个傍晚,陆之然离开她的第二年,她回到两人无数次经过的那条街,心痛依然。
时值夏末,秋未至。
母亲的电话再一次驾临,林思安无奈接起,那边的吩咐显然已是最后通牒,“我不想再看到你第四次爽约,反正我和你爸爸已经决定跟顾家舍了老脸,你今天如果还是不愿来,那我们就一直等下去。”
思安软着声,“妈,都什么年代了您还逼着我相亲?您不是主张自由恋爱吗?”
“那你倒看看你自己挑了个什么样的货色……”
林思安不敢再争辩,她想可怜可怜自己。
林母软下语气,“思安,你要明白,顾嘉臣无论家世人品都比那个陆之然强百倍,何况以我们家的情况,和顾家结亲确实是高攀,难得你顾伯伯那么喜欢你……”
思安忽然就想到很久以前的某一天,她和陆之然悄悄出去约会,边上还跟着来凑热闹的颜唱唱,路过报亭的时候听到她指着一本杂志大叫:“哇,这顾氏小开长的还真帅!”而自己好像正和陆之然赌气,便上前唯恐天下不乱,“是啊,能嫁给这样的男人,这辈子也值了。”
活似要把这顾嘉臣吹成神仙。
陆之然那头驴气上加气,冷着脸大步往前走,林思安看得好玩儿,便跟上去,一边走一边说:“嫉妒了吧嫉妒了吧,我告诉你,一个好的女人就跟传家宝一样,必须得到加倍的珍惜,比如说我!一个没什么优点只有运气不错的男人是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必须时刻心怀感激,比如说你!听懂了没!”
陆之然猛的停下,侧过脸看了她足足三秒,再迈开腿的时候已是步步生风。
林思安就在后面气的跳脚,被颜唱唱一推,反应过来,大叫一声坐在地上。
前面的帅哥冷淡的甩了一句:“快起来,别再装了。”
唱唱影后上身,即兴发挥的几乎以假乱真,“你个死没良心的!今儿早上安安就身体不舒服,你还气她。”
陆之然这才将信将疑的挪了过来,拉着思安的手小声问:“没事吧?”
林思安怕笑场,一直低着头,只有肩膀微微颤动。
陆之然就开始着急,蹲下身说:“哪疼?别怕别怕,跟我说……”
话音未落,已被那非专业演员扑进怀里,“帅哥,你这么担心我,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别老拉着张脸,无论你装不装酷我都喜欢你的。”
陆之然颇有些切齿状。
颜唱唱只顾着笑:“哟,现在不说要嫁顾小开啦?”
林思安点头,“恩,这个还有待考虑。”眼见陆之然皱眉,便又开始死抱着他不撒手,“骗你呢小气鬼,不许生气。”
陆之然弹了下她的脑门,忽然r_ou_麻起来,“我老是被你骗到,是因为我真的担心你。”
那一刻林思安忽然就听不到耳边的车水马龙,只记得陆之然清澈坚定的目光,温柔得势不可挡。
即使到了物是人非的今天,她依然可以描摹出他当日的情深似海,自己的心如撞鹿。
很多记忆,回想起来就如同经历一场浩劫。
“思安,妈妈只是不希望你再受伤,陆之然并非良人,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林思安漠然打断:“我会去的。您放心吧。”
远处霞光万丈,已是黄昏将尽。
即使路上做足了思想准备,林思安见到顾嘉臣的时候还是不免叹然。
这世上真有这样一种男人,生来便是为了诠释何谓完美。
他并非盛装出席,甚至因天热脱下了西装外套,只着简单的白衬衫,袖子也挽到手肘处,随x_ing,却满身风流。
他望过来的时候,思安只想到四个字。
芝兰玉树。
“哎呦思安,怎么现在才到啊?你顾伯伯和顾伯母都等急了。”林母迎上来,打量一遭,小声道:“怎么素着张脸就来了,顾家那孩子眼光高,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思安勉强笑了笑。
顾太太倒是热切非常,忙把思安推到顾嘉臣座位旁,拉椅子,倒茶水,动作一气呵成,末了还拢了拢思安的头发,笑道:“早听说林家的姑娘漂亮,今天总算见着了,瞧瞧这眉这眼,活生生是会说话的。”
林思安不好拒绝,只能僵硬的受着,顾嘉臣的生母早年病逝,这个女人是顾父近年娶的,看上去比思安大不了几岁,这顾家父子的风流倒真是一脉相承。
那位真正的顾太太是B城出了名的闺秀,即使结婚之后也不大爱出门,思安有幸见过几次,倒不觉得多貌美,但那气质及韵味却是远胜眼前这位的,转念一想,能从顾父的万千后宫中爬上正房的位置,手腕不可小觑,想必并非花瓶。
林思安尊敬任何有本事的人,尤其是女人,此刻称她一声堂堂正正的“顾阿姨”。
顾父道:“孩子,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顾叔叔啊?叔叔请客吃饭,三请四请的你也不愿意来?”
林思安这才真正笑开,“就是怕您生我的气,所以才不敢来见您啊。”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