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御兽修仙录+番外(下)作者:兰岚

发布时间:2018-01-27 10:43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修真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随身空间
 
 
 
☆、111
 
  111.
  “确实是这样啊!”宏宇老祖也一副很赞同的模样,“近年来,咱们北冥海中的元婴修士,是越来越少啦。”
  “有天赋的都去了坤洲,能不少吗?”金烈老祖轻哼了一声,“当年要不是冥家那个老混蛋,老朽哪里会憋屈的回到北冥海?哼!要是能留在坤洲,我这修为,能在元婴初期一困千年?”
  宏宇老祖深有同感的点头——他们虽然是元婴修士,但在北冥海这个地方,最好的地方都被宗门占据了,他们再选择地方的时候,就只能勉强凑合了。
  就好比驰兴岛,它虽然已经是周边灵气最充沛的岛屿了,但却仍不足以支撑金烈老祖冲击元婴中期。
  “实在不行的话,只能找个宗门依附。”宏宇老祖无奈摇头,“当年我也想去坤洲,只不过Yin错阳差一直没去成,等凝结了元婴才知晓,我们元婴修士居然是不能再出北冥海的——悔不当初啊!”
  “坤洲有那么好吗?”梦儿拉着宏宇老祖的袖子,“爹爹,我也去坤洲好不好?”
  “不行。”宏宇老祖想都没想,“你连筑基都没有,怎么去?再说了,你平素不好好修炼,连一头下阶妖兽都打不过,我怎么放心让你出门?”
  “不是有金铭师兄吗?”梦儿说的理所当然,“他是金丹巅峰的修士,总能保护我的吧?”
  宏宇老祖面上的无奈之色又加了三分:“梦儿,看来我真是宠坏你了……修炼之路,怎么能够一味的指望别人?”
  “爹爹!”梦儿摇晃着宏宇老祖的修士,不依的撒娇。
  叶诺从金烈老祖手里拿到了丹方和药材,借口要闭关几日,细心揣摩丹方,以便炼丹,便告辞了。
  坤洲,和天元大陆差不多大,同样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
  叶诺问过铜鼎和冥夜,对坤洲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坤洲分为九郡,宝船即将前往的,是坤洲最北端的蕲州郡。蕲州郡里,最为强大的宗派是落雁山天冲剑派,有两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坐镇——叶诺估计,应该是太一宗差不多,紫霄真君说过,太一宗中,留守宗门的便有两位大修士,还有一位前辈也是元婴后期,不过他Xing喜游历,已经在外多年,数十年才会回宗一趟。
  仅次于天冲剑派的宗门,唤作北冥派——没错,这个北冥派中的人,基本上都是出自北冥海的修士。每十年一次的宝船往返,总会把北冥海中的人才输送到北冥派中,若非元婴修士不能通过北冥海的封印,只怕北冥海的局面早就改变了。
  对叶诺来说,想要回到太一宗,去往坤洲仅仅是一个开始。
  跨洲的超远距离传送阵极为罕见,叶诺甚至还不知道去哪里找——这些事情,等到了坤洲再说。
  叶诺把灵Cao扔给铜鼎让他自去炼制补元丹,自己便开始修炼了。
  距离莫离岛约有千余里的海上,赵海英正在往回赶。
  “呵呵,这次可赚了。”赵海英带着几分喜悦之色,“小花,赤雷珠的威力足足上涨了一成!”
  “你可高兴去吧。”花翩跹白了她一眼,“下次挑目标的时候小心点,差点烧了我的翎毛……”
  对花翩跹的抱怨听而不闻,赵海英把玩着手里赤红色的宝珠,依然笑的极为开怀。
  当年从那个妖族大修士手中逃脱的时候,赵海英元婴自爆了不算,就连本命法宝也彻底损坏了。本来她还想着,至少也得等修为恢复到了金丹期才有望重新炼制本命法宝呢,却不料在碧渊仙府里见到了赤阳珠。
  赤阳珠身为灵宝,虽然灵智被打散,但本身材质未曾损坏;再加上它本来便是至刚至阳的法宝,和赵海英的属Xing基本相合,在请铜鼎出手把赤阳珠内残存的灵智彻底泯灭之后,赵海英开始祭炼赤阳珠。
  因为有叶诺的吩咐,铜鼎极为卖力,不仅把赤阳珠内的灵智泯灭,甚至把赤阳珠上的一些不合赵海英属Xing的阵法禁制都给改了,只留下一个清洁空荡的灵宝胚胎。
  赵海英大喜,花费了将近一年的功夫把赤阳珠给彻底炼化——当然,如今的赤阳珠已经不能叫做赤阳珠了,灌注了赵海英本命真元的它,被称之为“赤雷珠”才更为贴切。
  赵海英修炼的功法名为《紫霄神雷真法》,其中便有紫霄天火雷——如今这赤雷珠,最是适合赵海英。
  每次出海历练时,赵海英都会寻一些大小合适的活火山,利用地火祭炼赤雷珠。
  这次选择的火山本来大小合适,可却不巧正好碰上火山喷发,虽然有些凶险,不过收益也大——赤雷珠的威力提升不小,至于花翩跹的翎毛……咳,那不是没烧着么……
  “说起来,距离宝船出海也没两年了吧?”花翩跹把自己的翎毛整理好之后忽然想起这个问题来,“我想赶紧去坤洲啊!北冥海一点都不好玩!除了大海还是大海,我还是更喜欢陆地和森林。”
  “小诺心里有数。”赵海英笑道,“再说了,实在不行,咱们不是还可以去抢吗?我记得散修盟里的宝船名额可是认牌不认人的,咱去抢上一个不就行了?”
  “一个?”花翩跹愣了愣,像是想起了什么,笑的很狡猾,“是啊,只要抢上一个就好了……哎,你说小诺会不会把那两个人带走?”
  “当然要带走!”赵海英给了花翩跹一个大白眼,“我看你都快跟叶鲲学傻了!”
  花翩跹一口啄在赵海英的耳朵上:“你说谁傻?!”
  这几年,叶鲲和月灵一直都陪在叶诺身边,他们两个单论战力都很不错,但是在阅历上就有些不足。叶诺带着他们也见了不少修士,月灵是越来越聪明,可叶鲲不晓得为什么,一根筋通到底,什么都写在脸上,而且生Xing好奇,见到什么都要问上一问——如今,也只有对鲲鹏极为敬畏的铜鼎还会乖乖的回答叶鲲那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了……
  距离莫离岛越来越近,赵海英忽然神色一凛:前方有阵法的痕迹!
  虽然对阵法一窍不通,可赵海英对于阵法的存在却极为敏感,就像是对于危险的预知一般。
  停下遁光,赵海英的双眸陡然一亮——虽然比不上月灵的天赋神通,但赵海英的灵目还是很有用处的,只是她就算看穿了阵法也破解不了,着实堪称奇葩——前方里许开外的海面上,那层朦胧的雾气散开,显露出几根阵旗,阵旗中央,一个青年修士正往来冲突厮杀。
  “不过是个颠倒八卦迷踪阵,又加了点幻境。”花翩跹看了看,颇不以为然,“没有威胁。”
  “那就绕开?”不打算掺和到别人的争斗中去,赵海英遁光一转,便要向莫离岛飞去。
  “王跃,怎么样?是不是考虑一下,把那宝船令牌交给我?你一介散修,要了这令牌也没什么用处,倒不如送给了我,总比把命丢了强吧?”阵法中,有人如此问。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