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双修问仙路+番外 作者:漫舞流沙

发布时间:2018-01-25 19:32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灵异神怪 幻想空间 契约情人
 
文案
双修,你情我愿则为正道,采补用强则为魔道。
 
这篇文其实是对计算机相关专业的菇凉穿越修真界,怎样利用职业优势发展的一个猜想。
女主初期略弱,不过会慢慢强大起来哒。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一清,龙邪 ┃ 配角:白星展 ┃ 其它:
 
【编辑评价】
本文讲了一个理科姑娘穿越到修真界,遇到男主,被错认为成仙契机,被玩养成,最后翅膀硬了飞走逆袭男主的故事。
女主角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修炼雷电之力,制作特斯拉线圈,以及做出修真文化及现代文明相结合的元神修炼版全息游戏,与修士一同抵御兽劫。
男主角是一只辟邪,强大傲娇,活了数万年一直在寻求成仙的办法。
两人在漫长的相处中相互动心。但实力,阅历的巨大差异让这对情侣的思维时常不在一条线上。
本文有苦有甜有虐有暖,构思新颖情节流畅,既有精彩激情的打斗升级场面,又不会长篇赘述忽略修仙为辅言情为主的重点。
人物塑造细腻,可以看到随着情节的发展,人物Xing格的转变及成长轨迹。
世界设定部分,各门派各有所长相互协作,以及后期人类共同抵御兽劫,大气磅礴,满满正能量。
==================
 
☆、穿越
 
  燥热在血脉中涌动,身体深处仿佛有火在烧,有着让人心烦意乱的渴望。颜一清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觉得自己连呼出的气都带着火星子。
  最近真的是加班太多了,忙过这一阵自己要好好休假放松一下,颜一清昏昏沉沉地想着,伸手想摸手机看时间,却摸到坚硬的石柱。
  沁凉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整个人贴过去抱住,脑子也清醒了几分,颜一清勉强睁开眼,却发觉自己好像是被梦魇住了。
  她身处在一个幽深的山洞中,头顶是宽阔的穹顶,山壁上有些奇怪的植物发出微弱荧光,借着这些微弱荧光的照明,颜一清看到她正抱住的东西,似乎是一个巨大石头雕塑的一条腿。
  颜一清仰视那个雕塑,是个巨大的狮子?她站在那狮子的脚背上,身高还没有狮子的腿长。
  突然间,石头的碎屑从狮子身上落下。颜一清只觉得地动山摇,站立不稳,翻滚出去。
  她本就意识不太清楚,这一下更是摔的头昏脑涨,根本没注意到那些石块仿佛被什么阻隔,别说砸到她,就是连半点灰尘都没落在她身上。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颜一清爬起身,却被自己的裙摆绊了一下,她低头一看,广袖罗裙,她居然穿着一身古装!颜一清更加确信自己是在做梦了,所以当周围的灰尘散尽,看到突然出现的古装美男,她也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了。
  这男人长得可真好看,剑眉斜飞入鬓,凤眸璀璨,仿佛落了星辰,整个人风姿俊秀,像画上走出来一样。
  明明这男人气质偏冷,气场强大,一副凌然不可侵犯的样子,颜一清却一点也不觉得,反而忍不住贴上去抱住人家的手臂。好帅,好想把他扑倒!身体里燥热的火烧的更旺了,身子软的站都站不住,整个人没骨头一样挂在这男人的胳膊上。
  有一句诗叫什么来着?颜一清眯着眼看这男人,与君初相识,便如故人归。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对她的打量有点不悦,声如玉石相击,“你来了?”
  “是啊,我来了。”颜一清随口答,色胆更大,伸手摸上这男人的脸。
  男人握住她的手,薄唇微抿,“怎么练了这功夫?还走火入魔了?”
  男人一挥手,她身上的衣服就层层剥落。
  被推倒的时候,颜一清发觉身后触感柔软,并非是坚硬冰凉的山石。
  颜一清觉得自己一定是工作压力过大,久剩成疾,才会做这种毫无逻辑的春梦。
  男人分开她的双腿,一点前戏都没有地突然进入。
  “啊!”颜一清惨叫出声,心里暗骂这梦也太逼真了吧?难道是手底下那些人谁又背地里骂她老处女了?于是怨念都带到梦里来了?
  “轻些,轻些啊。”颜一清捶了下身上的男人,发现这男人连衣服都没脱,只是撩起袍子,露出要用的那点地方。所以,她这春梦其实奔放中还带着含蓄吗?
  “又是这样。”男人看着她,眼里的无奈之色更浓,然后伸出玉一样干净修长的手指,探到两人结合的地方,寻到她的敏感点,轻拢慢捻地挑弄。
  颜一清本就身子燥热难耐,被他稍一逗弄,便春心荡漾,忘记了疼。
  然而那男人抽动了几下,却又停下。
  颜一清被吊的不上不下,扭着腰催促,“别,别停。”
  “引气归海。”男人不为所动,卡住她的腰,不让他动。
  做个春梦要不要这么麻烦啊?这难道还是一个严谨的春梦吗?颜一清觉得下面又涨又酸的难受,浑身的火都被他点起来了,他却突然变成正人君子了!颜一清想揍人!
  颜一清被欲#火折磨的难受,却被他扣的死死的,只能狠狠咬牙回答,“不会!”
  男人吸了口气,极为忍耐地将手贴在她胸口。
  颜一清感觉似乎有一股暖流从他手心涌入,不过她身上本就燥热,这点暖流的感受便也不甚清晰,他下身又开始缓缓的撞击,很快引走了她的注意力。
  颜一清抱着反正是做梦,这么极品的男人,不享受白不享受的态度,哼哼唧唧地一会儿嫌重,一会儿又嫌轻地指挥着这男人。
  男人头上青筋直跳,脸色本来就冷,现下更是冷若冰霜,看起来倒不像在激情缠绵中,反而像是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颜一清被他送到顶点,身子软下来,脸颊酡红地微微喘息。
  男人放开贴在她胸口助她行气的手,不等她平息,继续动作起来。
  “哎?不来了不来了,让我休息会儿。”颜一清摇头,用手推这男人,手掌贴在他胸口,感觉到薄薄的布料下起伏的肌Rou,发觉这男人的身材真不错。
  男人显然对她的聒噪已经忍无可忍,用唇堵住她的嘴,强势将她的手禁锢在头顶,将她按在垫子上,疾风骤雨地侵入。
  颜一清睁大眼,与他四目相对,黑眸里是薄薄的清冷,并未被情#欲沾染。颜一清的脑子清醒了些,有些不安地挣扎。
  她身子忽然紧绷,夹的他呼吸一滞,进出的动作都有些困难了。
  “放松。”他哑声说,呼吸终于有些浊重。
  颜一清却用力想挣脱他的禁锢,略带喘息地说:“放开!”
  他却是容不得她反抗的,眸色微沉,略显粗暴的动作猛地撞进来,弄得她禁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颜一清觉得自己在做梦,但这梦显然不由得她控制,这也太重口了!简直像强#暴一样。如果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她内心还有这样隐秘的诉求?
  男人的动作一点也不像刚开始那样缓慢温柔,体力好的不像话,不停地鞭挞着她,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啪啪声,在山洞里回响。
  颜一清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被他激烈的动作撞的魂飞魄散,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最后她眼一翻,脱力昏倒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