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仙妻(四)作者:卫风

发布时间:2018-01-07 14:00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265 甜酒
 
  说给旁人听,大概无论如何也没有人相信,九峰的峰主会带着个滑稽而粗糙的鬼脸儿面具,站在街头的小摊边上喝一文钱一碗的梅子茶。
  梅子茶入口温热,喝下去之后身上微微出了点汗。
  秋秋把碗放下,和拾儿一起继续往前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说不清楚是谁主动的,两人手拉在一起。
  秋秋觉得心跳的有点快。
  而拾儿的手心与有些潮热。
  秋秋的小指轻轻往他腕上移了一移,明显感觉到他的脉博跳得也快了。
  原来他也不象看起来那么平静!
  秋秋顿时觉得心理平衡多了。
  而且……还有一点甜蜜的感觉从两人相握的手指尖一直窜上来,象电光火花一般,整个人都变得软绵绵麻酥酥的。
  他们在街市上转了一圈儿,秋秋见到什么都想尝一尝,连那个卖米酒的摊子她都过去光顾过。米酒甜丝丝的,口感很醇厚,尤其是烫过之后喝,那股香气更显得醇厚。秋秋喝了两碗,还想再要,卖酒的人居然不卖给她了:“姑娘,这酒是我们自家酿的,喝着不觉得,也是有后劲儿的。姑娘喝这么多就行了,再多我可真不能卖。”
  秋秋笑着付了钱。
  她没觉得自己喝多了,这米酒甜甜的跟甜汤一样,只是微有酒香而已,喝着全当是饮料,还很解渴。怎么可能会喝醉呢?在家的时候秀才也会偶尔喝上两盅,可是那酒辣辣的不好喝。跟秀才喝的那酒相比,这根本不能算酒嘛。
  前面路边有个小姑娘拎着篮子卖梅花糕,她穿的一身衣裳虽然已经洗得都褪了色,但是缝补得十分整齐,浆洗得干干净净的,系着蓝色碎花布围裙,脆声叫卖着梅花糕。
  但是她的生意好象并不怎么好。
  篮子份量不轻,她可能也出来不短时间了。提篮子的手都勒得通红,注意看的话,一直在抖。
  秋秋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脚步就停下来了。
  那个小姑娘很机灵,一看到秋秋停住步子,马上迎上来问:“姐姐。要买梅花糕吗?又白又软又甜,是新磨的糯米面儿蒸的,姐姐你先尝一个吧?”
  她也真会说话,秋秋要尝了,哪好意思不买?
  “给我拿两块儿吧。”秋秋转头问拾儿:“你要不要?”
  “也给我两块儿吧。”
  小姑娘很是高兴,用纸包了四块糕给他们。收了钱以后还甜甜的说了声“谢谢姐姐”。
  “这小姑娘挺聪明的。”秋秋咬了一口梅花糕,果然又香又甜:“她知道姑娘家喜欢买这些零碎东西。嘴也馋一些,所以刚才一直在朝我兜揽,一字儿都没提你。”
  都说女人小孩儿的钱好赚,这道理古今皆同,连这个小姑娘都明白。
  “其实她多半是看出来,我们两人之中,做主发话的人是哪一个。”
  秋秋噎了一下。咳了好几声,脸都涨红了。呛得眼泪都涌出来了。
  “你……”这人居然也会开玩笑!
  真不可思议。
  可是再看他的眼神,虽然带着个那么可笑的面具,那眼神却显得炙热专注。
  这眼神一点都不象是玩笑。
  秋秋呆呆的看着他的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坐下歇会儿吧。”拾儿拉着她的,走到了桥头的巨石边坐下来。
  桥头没什么人,垂柳如丝如瀑,秋秋抬起头来,月光穿过斑驳的柳枝,温柔的照在他们的身上。
  秋秋脸颊火热,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把面具摘了下来放在一旁,只是低着头一口一口的吃着梅花糕。
  这糕就算挺有嚼劲挺经吃,也顶不住她这么一口接一口不带歇的,她几下就把自己那两块吃完了,又吃掉了拾儿的那一份。
  等全都吃完了,她不能再一直低着头了,拾儿递给她一块手帕。
  吃梅花糕手上粘得黏乎乎的,确实很不舒服。
  秋秋接过他的帕子,这帕子素得很,就是一块细绢布,边一卷就当帕子用了,当真是朴素的不能再朴素了。
  秋秋一面觉得这帕子和他的身份好象不点不衬,一面又觉得放心。
  如果他拿出块精刺细绣的帕子,一看就是年轻姑娘精心绣出来的,那她心里才会不舒服呢。
  秋秋一点儿没客气,就用他的手帕擦了手,擦完了一时也没想还给他,拿在手里揉啊揉搓啊搓的。
  “对了,九峰是什么样?和中原一样吗?”
  “大不一样。九峰地广人稀,灵气充沛,很少有象中原这样兴旺繁华的大城镇。那里最多的是山,河,连绵不绝的树海,一望无际的天,湛蓝湛蓝的,禽鸟灵兽很常见。九峰最多的就是灵禽,很多人都蓄养禽鸟做为灵宠,平常往来代步也都靠它……”
  拾儿声音很轻,就象夏夜里拂过脸颊的,让人沉醉的微风一样。
  秋秋听着听着就走神了。
  她只听着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存,柔缓。可是他说的内容她已经没有去在意了。
  这种神思恍惚的感觉,既熟悉,又有几分陌生。
  秋秋靠在他的肩膀上,感觉到他说话的时候胸腔微微震动。
  “秋秋?”
  “嗯?”
  拾儿轻轻托着她的脸颊,温存的吻住她的唇。
  秋秋的睫毛不安的颤动,象是落在花间的蝴蝶的翅翼一样微微颤抖。
  夜风轻轻吹过,空气中弥漫着河水微潮的气味。
  不知过了多久,秋秋的眼睛微微睁开。
  他的脸庞离她那样近,秋秋看不清他的样子。
  她的手指轻轻触到他的脸颊。缓缓的抚摸。
  浓丽的眉毛,挺立的鼻梁,有些消瘦的脸颊。
  眼睛看不清,而指尖的感觉却变得更鲜明清楚了。
  他说了句什么,秋秋根本没有注意去听。
  然后她问:“你说什么?”
  “跟我一起回去吧。”
  她傻乎乎的问:“回哪儿?”
  “回九峰。”
  “九峰……”
  秋秋低声的把九峰两个字在嘴里翻念了两遍。
  拾儿用了个回字。
  可是对秋秋来说,现在的九峰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她对那里不了解,对那里的人也十分陌生。
  更何况,她还不够了解他。
  她能就这样跟他走吗?
  秋秋完全想象不出来跟他走了之后,生活会变成什么模样。
  她固然对九峰有好奇。有期待,可更多的还是不安。
  “你不用马上回答,可以好好考虑过了再告诉我。”
  “我……”
  秋秋想,不管以前她在九峰是什么身份,现在的她修为低,见识少。只是紫玉阁不入流的小弟子。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