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韩警官(1)作者:卓牧闲

发布时间:2017-12-01 11:24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警路人生
第87章 未雨绸缪
  警务室是乡里的,车给警务室使用,说到底依然是乡里的。
  这不是赞助,这相当于把左口袋的东西放进右口袋,资源合理利用,汪经理的话有一定道理。
  有好车为什么不用,没手续对警务室来说不是问题。
  车钥匙找到了,但开不走。
  四个车胎瘪了三个,电池没电,打不着火。
  没电好解决,让陈猛把7号车开过来,用两头带夹子的电缆连上,一次打着。至于轮胎,直接上千斤顶,拆轮子,这边拆完用东西垫上拆那边,干脆四个全拆下,连同备胎一起送往柳下的汽修厂。
  多一辆车,并且是好车,办案条件又上一个新台阶。马上解决编制,接下来会有车开,人逢喜事精神爽,陈猛忙得不亦乐乎。
  “打拐行动”一开始就会花钱如流水,不能围着一辆车转,再三感谢汪经理,夹着包去其它几家继续化缘。
  一圈转下来,收获不大。
  良庄企业全被老卢带坏了,个个有“抗捐”传统。
  砖瓦厂说资金比较紧张,可以给警务室点碎砖头,如果要砌个围墙,盖个什么小房子,铺条小路,直接过来拉;建材机械厂倒是挺热情,捧出一大堆欠条,想同警务室合作。不就是要钱么,你帮我讨债,我给你提成。
  算下来榨油厂最厚道,赞助三百斤油票。
  考虑到警务室可能要用这些油给民警和联防队员发福利,专门挑5市斤一张的给。
  幸好没把希望寄托在企业上,不然会活活饿死。
  回到单位,小任正组织联防队员在食堂学习法律法规,西边宿舍正在施工,干活的学习的消息一个比一个灵通,交头接耳、神神叨叨、窃窃私语,说这一切是为“学习班”准备的。
  周正发的到来,无疑证实了这一点。
  综治办是政法委的一个职能部门,负责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组织、管理、协调工作。
  乡里没政法委,只有负责政法综治的副书记,且不是专职的,领导不给力,联防队划归警务室管,周正发一个人扛着一块牌子,处境有些尴尬。
  “老实巴交的村民买个媳妇传宗接代,多大点事,全县不知道有多少个,难道人活该一辈子打光棍!”
  卢书记指示,让帮警务室的打拐行动擦屁股,想想有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周正发就头疼,坐下来气呼呼说:“老百姓认死理,一个盯着一个,为什么他可以我不行,要抓一起抓,要么一个不抓。良庄你可以抓,丁湖呢,柳下呢?我的韩乡长韩特派,再过一个月就是97,香港要回归,从中央到省里,再到市里县里,全在要求稳定压倒一切,你不能这么搞,你这是在激化矛盾,在破坏社会稳定大局。”
  善后工作会很麻烦,能够理解他的心情。
  并且正如他所说,这些年社会安定是国家治理层面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
  拐卖妇女儿童是旧社会才有的事,对于打拐,上上下下“只做不说”,不见报、不上电视,不通过广播宣传,甚至不将打拐工作列入考评体系。
  要大张旗鼓抓那么多人,在他看来就是捅马蜂窝。
  韩博递上根香烟,笑问道:“周主任,你是不是以为问题之所以这么严重,是我们公安机关不敢打拐?”
  “要是敢,早干什么去了?”
  “改革开放之初,随着经济市场化和人口流动加剧,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活动越来越猖獗,是公安部联合全国妇联组队到东山及我们江省等主要拐入地调查的,向中央写了一份关于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现状的报告。随后,中央印发相关文件,要求坚决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我问过老前辈,他们说那次力度很大,解救的妇女是一火车一火车往回拉的。之所以没坚持下来,不是因为公安不敢打,是没钱打!全国九成公安机关无专项打拐经费,经费不足限制了打拐的深入开展,而解救一个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平均要花费两至三万,办理团伙案件要几十万元,重大团伙案件有的甚至需要上百万元……”
  “他们没钱,你有钱?”
  “我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能解救几个算几个。”
  书呆子,绝对书呆子。
  难怪被发配来良庄,这样的人在局机关呆不下去,没人会喜欢。
  周正发腹诽了一句,没好气地说:“你有治安联防费,多少有点罚款返还,我综治办有什么,什么没有!各单位我可以帮你协调,屁股可以帮你擦,经费必须由你警务室出。”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至于钱从哪儿来回头再想办法。
  韩博掏出一份Cao拟的计划,嘿嘿笑道:“周主任,经费不成问题,你放一百个心。我是这么想的,我们警务室人手紧张,行动开始后要全身心投入办案。那些被拐卖过来的妇女要带过来询问取证,有的有孩子。尤其刚解救出来的,要检查身体,要看看她们有没有受到伤害……”
  “妇联要参与,卫生院要配合,人手不够从各村抽调妇女主任,再不够从良中良小抽调女教师?”
  “差不多,还有村里,要是谁家有老人需要赡养一样要考虑到。”
  计划跟打击非法经营的收茧贩子时一样周密,周正发彻底服了,指着他道:“韩博,我敢保证,行动结束之后,你就是全乡群众最讨厌的干部,走到哪被人骂到哪儿,走到哪都有人戳脊梁骨。”
  “我信,用不着等行动结束,现在就没几个人喜欢。卢书记说过,干公安不需要人喜欢,只要让人怕,往哪儿一站,不用开口不要出手,好人坏人一个不敢动。”
  “你呀,不跟你说了,让老王给我准备间办公室。”
  周正发其实人不错,心直口快,非常尊敬老卢,只要是老卢的指示,他会不折不扣落实。韩博站起身,指着椅子笑道:“不用准备,坐这儿,周主任,从今天开始这就是你办公室。”
 
 
第88章 打拐行动(一)
  特情反馈来一个重要消息,“哥哥嫂子”大概下午四点左右把“妹妹”送过来。
  陈月红之前经手的几起全这么说的,老家一亲戚家庭困难,哥哥只好把妹妹嫁到这边来,要几千块钱不是卖妹妹,是彩礼。
  婚姻法颁布施行那么多年,婚姻自由在农村并没有实现。
  近亲结婚不要太多,为哥哥牺牲妹妹不是什么新鲜事,有一个联防队员就是结的“交门亲”,把自己妹妹嫁给人家,自己娶人家妹妹,交换,两个女人的命运就这么决定了。
  大环境如此,陈月红的说法有一定市场。
  许多人明明知道有问题,仍装糊涂装出一副信以为真的样子。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么一个心如毒蝎的女人,在团结、柳北、柳中几个村非常受欢迎,明明是贩卖人口居然成了“媒人”,许多人主动帮她打广告,整个一专门帮助解决良庄及周边光棍个人问题的“无冕妇女主任”。
  “哥哥嫂子”应该在团结桥路口下车,南面是柳下镇,北面是省道收费站,路口靠桥这一边是柳下镇交管站的砂石场和水泥预制厂,有一栋二层旧办公楼,隐蔽在楼里监视最好,要先跟柳下方面沟通。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