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上膳书 by:三水小草(二)

发布时间:2020-02-13 21:52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升级流 仙侠修真 美食 女强
 
第74章 归舟
那些祛煞气之物对宿千行的伤害远超过他自己的预估,不仅元婴不稳, 就连经脉和多处重x_u_e都受了重创, 想要调息疗伤, 却连引天地煞气入体都十分吃力。
宋丸子这人疯起来真的是神鬼皆怕, 可疯过了之后也知道收尾, 比如眼下她就将宿千行的储物袋都收了起来, 虽然以她的能力不可能将之打开,也勉强能更安心一些。
宿千行足足调养了三个月。
前两个月, 他彻底算是个废人,只能躺在床上任由那个害他到了如此境地的罪魁祸首来“照顾”他。所谓的照顾, 就是那个家伙每天做点儿好吃的,顺便分他一份儿。
食材的精细粗野之类他自然都不敢再挑了,接过碗的时候还知道说一声谢谢, 这些对他来说那都是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脸上的粉和口脂早在锅里被煮掉了, 露出的脸庞比擦粉的时候更粉嫩些,仍是一双摄魂眸, 一张勾魂嘴, 穿着白色的中衣, 宿千行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另有一种鸿雁折翼的脆弱之美。
可惜赏这美景的是宋丸子这个厨子, 她不仅不知道欣赏这世间难得的绝色, 还时刻揣摩着宿千行的心思,每隔个一时半刻,就让他这儿疼一疼, 那儿疼一疼,好叫他别忘了那条小命还握在自己手里。
这般屋漏偏逢连夜雨式的调养实在是让宿千行吃够了苦头,他早些年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摧折的,可万万没想到,虚活八百岁,竟然在宋丸子的这个不足百岁的黄毛丫头手里栽了跟头,也不知如何能爬出来。
长日无聊,宋丸子除了做饭、研究造化椒等各种灵材之外,还会找宿千行闲聊。
“……那暴君听说远古有炮烙之刑,觉得有趣,当即让人烧红了一根铜柱子将自己的一个侍从贴在上面,焦糊味儿里,他犹觉得不足,便又用铁丝制成铁梳子,烤一烤,梳一梳,r_ou_丝横飞,血流满地,人成白骨……”*
躺在床上的宿千行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吃下去的青菜炒r_ou_丝梗在喉咙里,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你猜着暴君是怎么死的?”
宿千行轻声说:“造下如此杀业,此人必是亡国之君,死于刀枪之下。”
“不。”
宋丸子摇摇头,正在择着菜叶的手停了下来,抬起头对宿千行很和气地笑着说:“这个暴君有一日对一个厨子说要杀了他,那厨子就趁他喝醉,砍了他的头。”
宿千行半晌不语,折腾一个厨子是他这辈子犯过的最大的错,杀了暴君的厨子也不过是一菜刀的买卖,当机立断,自己面前这个呢?
那双含着烟藏着水似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宋丸子的那双手。
当日,这一双手往他嘴里狂塞恶臭无比的臭豆腐,还用刺瓜往里面捣,也是这双手把自己扔进了锅里,险险就把自己变成了一锅炖汤,还是这双手,撕开了自己的衣服在自己的身上刻下了阵法……
她不止有杀人刀,还有吃人的心,也有恫吓人心的手段,自己着实比那故事中的暴君还惨!
眼见着宿千行愣愣地出神儿,宋丸子手指轻动,状似不经意地摘下两片干枯的Cao叶,病弱的元婴大能立时闷哼了一声,仿佛又有哪处遭受了重创。
“归舟道友谦谦君子,如何会有你这么一个……徒弟!”丧心病狂四个字,他硬是没敢说出口,
宋丸子垂着眼睛慢声说:“我不是归舟道人的徒弟,只是认识他徒弟而已。”
死了的徒弟。
她越是这么说,宿千行越是不信。
星辰师又称星辰阵师,数以千万计的修士中,也难有一个。因为想要成为星辰师,便要有与星斗相通之能,而想要做到这一点,便需要这人有天生的灵识。
灵识这种东西,便是一般的法修也要在突破筑基后期甚至金丹之后才有,想要天生就有灵识,那简直是跟天生的九元道体一样难得。
宋丸子在听说了归舟道人的名字之后就把自己从锅……且忘了这一条……放过了自己的x_ing命,若说她与归舟道人不是师徒,宿千行的决然不信的。
可归舟……
“玉归舟三百年前就能以星阵困住六名元婴,名震大界,还在玄泱界的天骄榜上位数金丹期之首,是何等光风霁月的人物,你既然是他的徒弟,又怎么会沦落到如今的境地?”
金丹破碎,经脉有伤这也就罢了,看那脸,又黑又黄,看那衣着打扮,与个凡人村姑无异,再看蹲在地上的样子……唉,实在是让人都没眼看了。
这要是自己的徒弟,宿千行觉得自己一日就能被气死几十回。
“你宿千行位属无争界四大魔君之列,有元婴修为,又有声名赫赫的截灵补天诀在手,怎么样也该跺跺脚就让整个无争界抖上一抖。现在不也瘫在这儿被我气?可见这世上也没什么应该不应该。再说了,归舟道人被你夸上了天,又怎么会跟你这个魔修相交?”
话是说得很抬杠,宋丸子却没再否认自己是玉归舟的徒弟。
宿千行斜了宋丸子一眼,胸口一阵闷疼,让他不得不再去调整内息。
“魔修又如何?”片刻之后,他言语带笑地说,“你以为玄泱界和无争界一样,对我们这些邪修人人得而诛之么?其实就算在无争界,除了长生久之外,其余的门派不也对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倒不是不想让我们彻底身死道消,只是这其中的成本,可是一条又一条的人命。除了长生久,世人皆惜命。”
说到最后,宿千行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可宋丸子却听出来了几分他对长生久的敬佩之意。
接下来,这魔修又将话头转回到了归舟道人的身上。
“玄泱界每隔几年有秘境开放,不少修士都结伴前往,我便是在那时遇到你师父的。本以为他只是个寻常的金丹期阵师,没想到他的星阵之术极其高明,几番遇到打劫的修士,无论是金丹还是元婴,只要他出手,便是无人可敌。”
年轻女子没抬头,
“可惜玄泱界一别就是这么多年。”
宿千行没说的是,从秘境中出来之后,玉归舟用手中所执的玉笛灵器指着他说:“你我相逢乃是机缘巧合,可你命中主杀,手下冤魂不绝,看在这几日相处份上,我今日不杀你,你若不及早收手,必有横尸瀚海之日。”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