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娥媚+番外 by:峨嵋(一)(4)

发布时间:2019-10-15 00:01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甜文 欢喜冤家 萌系可爱流
“储物戒指?镯子?”朱朱不敢相信地看看自己手上外婆留下的那只看上去十分普通的铜镯子。
“你不会又是什么都不知道吧?你外婆都没跟你说过吗?”少年无力道。
朱朱摇摇头,一脸茫然。
 
第004章 内有乾坤的铜镯子
 
少年早看出朱朱手上的铜镯子不是普通饰物,虽然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法力气息,但表面那种流云漩涡一样的花纹,与他的储物戒指如出一辙。
据传这是一位隐居在丹国的著名炼器大师作品的特征,这些花纹其实是隐形的法阵,可以彻底收敛法器法宝的独特气息,使之看起来像普通装饰品一般。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样处理过的法器法宝一旦认主之后,只有它的主人可以用灵气将之开启,别人再无法打开窥探里面的东西,一旦主人身亡,储物空间里的东西也就再也拿不出来了,除非另一个能让这件法器法宝承认的人出现。
少年不止一次怀疑朱朱外婆将给她的遗物放在这镯子里,他并不贪图朱朱的东西,但不免好奇会有些什么。
没想到朱朱又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朱朱身上没有分毫修仙者的气息,要让她使用灵气打开这只储物手镯,她根本就做不到。
“笨猪!”少年懒得跟她多说,从戒指里又再取出锅瓢被褥等,交代道:“我去抓些山j-i兔子什么的,你收拾一下东西生个火,不要走远,不然被狼叼走了我可懒得救你。”说完转身就往林子里走去。
朱朱觉得自己应该是第一次看见储物戒指这么“神奇的东西”,不过偏偏没什么惊诧的情绪,反而想起自己白白背了一路的竹筐很是幽怨。
恶人有这么方便的东西干嘛不替她把竹筐也收进去?小气鬼!
心里虽然愤愤不平,朱朱还是听话地拾了些干枯的树枝生火,从少年留下的那堆杂物里翻出一个锅子,在小溪取了水架到火上烧,然后便转身去收拾帐篷被铺。
忙碌了一阵,刚刚坐下打算休息,忽然听到山坡下传来人声,很快走上来一行九个人。
这些人其中六个作仆人家丁打扮,背了大包小包的行李,身上都带着刀剑一类的兵器,为首一名身材壮硕穿着铁青色锦袍的中年人,他身边一男一女年纪与朱朱相仿,都是十五六岁上下,男的俊朗女的秀丽,神情略带几分倨傲,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
他们三人的容貌颇有些相似,就算不是父子父女,也多半是近亲。
突然出现的这一行人也是看上这里位置适合露营过夜的,在远处就看见这边有火光,走过来却见只有一个土里土气的乡下小姑娘坐在火堆旁。
领头的那个中年人暗暗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多理会,向身后的家丁摆摆手,让他们自去动手安营扎寨,准备晚餐。
朱朱骤然见到那么多人,随便一个都不是自己惹得起的,于是也保持沉默,一切等那少年回来再说!
她不惹人,不代表别人不会来惹她。
面前火堆上的水很快烧开,朱朱将一路上收集的野菌野菜倒入其中,打算烧一锅热汤——只要把少年的口腹之欲伺候好,他心情一好对她的态度也会好很多。
诱人的香味飘散开来,在山坡另一边扎营做饭的人忍不住暗吞口水,就连领头的中年人也不例外。他自觉见多识广,可也从不曾闻过这么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他想了想站起身走到朱朱面前道:“小丫头,我给你一两银子,你这一锅汤卖予我吧。”词句称不上无礼,一两银子买一锅野菌野菜汤也确实是天价了,但语气中高高在上的命令意味十分明显,他带来的那对少爷小姐闲着无事地跟了过来。
朱朱嘴巴张了张还未回答,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少年斩钉截铁的拒绝声:“不卖!”
中年汉子面色一沉,他身边的小少爷已经大声喝道:“大胆!你是什么人?!我爹看上你这点粗食是给你们面子。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少年没理会他们,慢慢走到火堆前,将刚刚从林子里猎得的两只野兔递给朱朱道:“去收拾干净烤了吃。”
朱朱扫了火堆旁这几个人一眼,很听话地拎着兔子跑到小溪那边。其实她觉得那锅汤卖掉没关系,她还没见过一两银子长什么样呢!
可是恶人说不卖,那她也没办法,她还是先闪人的好,他们如果打起来,也不会殃及她这个无辜池鱼,至于少年会不会吃亏,她压根没担心过。
他不让别人吃亏就算很客气了。
火堆旁,中年人正待说话,忽然被那小姐一手扯住衣袖,低声道:“爹,算了。”
中年人动作顿了顿,竟然真的听了女儿的话,不再吭声。小姐走上两步对少年道:“这位前辈,方才多多得罪,万望不要见怪。”说着深深施了一礼。
中年人见一向目高于顶的女儿如此忍让,知道面前这少年不是普通人,当即面容一整拱手道:“在下廖天华,这是小女咏琪,犬子咏璘,刚才都是一场误会,失礼了……小哥可是要到圣智山求仙?”
廖家乃是附近一个颇有几分势力的小修仙家族,他的一双儿女都已经进入炼气期,尤其女儿小小年纪已经达到炼气期三层,她尚且对这少年口称前辈,那么这少年想必也是修士,而且修为比他的女儿更高。
圣智派这几天广开山门招收新弟子,面前这少年出现在这里,十有八九是冲着这个去的。
少年对他们的恭敬态度视若无睹,一句话都懒得搭理,自顾自坐到火堆旁,彻底将这三人当透明人看待。
廖咏璘大少爷当惯了,哪曾有人这么当面给他脸色看?尤其对方还是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少年人,可不待他发作,就被妹妹咏琪一手拉住,强行扯了回去。
廖天华心里也是十分恼火,但他毕竟有些城府,从女儿的态度猜想对方极可能是他们惹不起的人,所以也就勉强忍了。
一家三口告罪一声回到己方营地,眼见离那少年已经颇有一段距离,廖天华终于忍不住低声问女儿道:“这小哥是什么来历?”
虽然隔得很远,但谨慎起见,他还是很小心自己的言辞。
廖咏琪皱眉轻道:“我也看不明白……”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