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娥媚+番外 by:峨嵋(一)(2)

发布时间:2019-10-15 00:01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甜文 欢喜冤家 萌系可爱流
梦醒了,一切又再度模糊起来。
低头看看面前铜盘里自己的倒影,朱朱深感郁闷,一张典型的淳朴小村姑面孔,还是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那种,眼大而无神,眉毛稀疏鼻子又扁又小,梦里那些小宫女大概都比她漂亮一百倍,那个什么太子会喜欢这种乡土风格吗?这得多重的口味啊!
朱朱百思不得其解,她明明记得自己不过是个父母双亡的小孤女,跟着外婆逃荒到这个小村落户,半年前外婆也走了。在她贫乏的记忆里,别说什么皇宫太子,连个像样的芝麻绿豆官都不曾见过。
那一幕幕感觉朦胧又真实的场景,她是怎么幻想出来的?!
 
第002章 跟我走!包吃包住
 
想起梦中种种,朱朱忍不住脸红,就算自己是春心动了梦到这个也太离谱太荒谬了,她脑子没毛病,又是黄花小闺女一名,怎么会幻想跟个嗜血变态的家伙那个那个呢?
朱朱随手拉过墙边架子上半旧的帕子扔到水里,打碎自己的倒影,然后捞起来拧干用力擦脸。
擦掉三层皮也擦不出个美女来!一个梦而已,想那么多做什么?朱朱翻个白眼,认命地转身去生火做饭。
一大一小两碗野菜汤面刚刚做好端到桌上,屋门就被人从外边粗暴地踹开,一个看上去大概十七八岁的青衫少年大步闯进朱朱的地盘,背着光也看不清楚他面貌如何。
少年瞄了眼桌上的野菜汤面,皱起眉头恶声恶气质问道:“就吃这个?!我昨天拎过来的两只五色锦j-i呢?!”
朱朱被恶客吓了一跳,反s_h_è x_ing地倒退几步,嗫嚅道:“早、早上吃太油的不好,我、我、我中午做给你吃行吗?哎哟……”
一句话没说完,耳朵就被青衫少年伸过来的爪子一把揪住,一张脸凑到她面前骂道:“你猪脑袋里装的什么东西?我跟你说了今天一早要出发到圣智山拜师,去了就要一直留在山上,中午还吃什么五色锦j-i?”
近处看得分明,少年长了一副极好的容貌,剑眉星目,五官精致俊雅中蕴含了一丝妖魅冷然,就算横眉竖目地发火,也依然好看得很。
朱朱不会形容,只是忽然想到一句不伦不类的话:任是无情也动人。
她怎么会想到这么文绉绉的句子呢?她好像没进私塾也没读过什么书……不过她习惯x_ing的走神很快被耳朵上的痛楚所取代。
少年挑起左边眉毛,不屑而凶恶地打量着她,那眼神明明白白地表示:如果没有一个让他满意的交代,他会拧掉她的耳朵!
朱朱痛得眼泪汪汪,低声下气道:“那、那我现在去做给你吃……”狡辩会被暴力镇压,老实承认错误并马上改过,还有一条生路。
青衫少年重重哼了一声,松开她的耳朵道:“等你做好天都黑了,还怎么赶得及出发?行李收拾好了没?赶紧吃完了跟我走!”
“啊?行李?”朱朱一脸茫然,她记得少年前两天曾跟她说过要上圣智山拜师修炼的事,但是他家在隔壁又不住她这儿,她怎么给他收拾行李啊?不对!他说要跟他走?!
刚刚逃出生天的耳朵再次落入魔掌,少年狠狠拧了一下怒道:“笨猪!你当然跟我一起去圣智山,这都要我吩咐提醒不成?!”
泥人也有土x_ing子,朱朱一边奋力抢救耳朵,一边低叫道:“我又不要求什么长生大道,去圣智山干什么?”
少年一愣,气道:“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我愿意带上你,你还给我拿乔?!”
“我不想修仙,留在这里挺好的。”朱朱好不容易挣脱魔爪,护着耳朵飞快跑开。
“你在这里无亲无故,饿死了都没人管,跟我到圣智山去拜师,只要能够成为外门弟子,一辈子衣食无忧,有圣智派包吃包住供奉到你死掉那天,难道不好?”青衫少年眼底里闪过一丝算计,收敛了火气哼道。
他跟朱朱相处将近一年,已经大致摸清了她的想法,自然也很明白什么东西对她最有吸引力。此去圣智山路途遥远,再快也需要两三天时间,如果不能说服她自愿跟从,倒是件麻烦事。
果然朱朱一听便动了心,不过还是有些怀疑:“有这样的好事?成为他们的弟子难不难?都要做些什么?”
少年轻哼一声道:“不难,只要你通过他们的灵根测试就可以,平常就扫扫院子种种Cao药,很轻松的。如果不是答应过你外婆要照顾你,我还懒得这么麻烦呢!也不倒盆水照照自己的德行,连村尾那条老光棍都不肯来提亲,以后你老了谁养你?”
说话就说话,不带这么侮辱人的!
她天天早上都拿水盆照一次自己的模样好不好!外婆说她是天下间最漂亮的女子,就算现在不是,女大十八变,她总有一天会变得很好看的!朱朱在心里用力强调,但她没有蠢到把这话说出口,否则面前这坏蛋一定会毫不留情耻笑打击她。
仔细盘算一下少年的话,他虽然把欺负奴役她当习惯,可是倒从不会骗她,应该说不屑骗她。她这个样子,很伤心地说,人贩子看见她也会远远绕道,身上翻不出几个铜板,无财无色,就没有什么值得人家打主意的。
外婆走了,坏蛋也走了,村里那些地痞混混一定会趁机来欺负她,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日后很可能真的会晚景凄凉。
少年见她意动就不再劝说,大模大样坐下捧起面前的大碗哧溜哧溜吃起汤面来。朱朱长得不好看,但是手艺很出色。
终于,朱朱似乎认命了,一步步挪回桌边机械地吃完自己那一碗,然后站起身收了碗筷,老老实实回房去收拾行李。
少年看着她忙碌的背影,心中泛起几丝得意,娘亲曾经说过,圣智派的伙食很差,弟子们平时洗衣洒扫等等事情都要自己动手,把这小笨猪拐上山,就不用烦恼这些琐事了,也算是完成了对朱朱外婆的承诺,正是一举两得。
想起娘亲,少年飞扬的心情顿时染上黯然,低头抿唇不语。
朱朱不是不知道她跟了少年上山拜师,就要继续过被他奴役使唤的日子,不过总比自己一个人留在村里,以后老了无人照料独自饿死的好。
而且自从他成为她的邻居,她做噩梦的次数似乎明显减少,从前是几乎每隔两三天就被梦魇惊醒,他来了之后,有时一个月都未必会做一次噩梦……大概噩梦也是怕恶人的。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