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娥媚+番外 by:峨嵋(一)

发布时间:2019-10-15 00:01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甜文 欢喜冤家 萌系可爱流
 
内容简介:
从村姑到天仙的华丽转身,扮猪吃恶少的逆袭宝鉴。
师父一派仙风道骨,内里百分百资深老流氓。
大师兄可爱仙童外表下,有颗很黄很暴力的心。
二师兄貌似温文尔雅,掩饰不住满腹风s_ao与y-in险。
三师姐狐媚妖冶迷死人,实是纯情蛮力男人婆一枚。
四师兄在外人称惊才绝艳,私下傲娇毒舌贪吃好打斗。
长得很乡土很村姑的朱朱被迫生活在这群俊男美女之中,表示鸭梨山大。
莫非这是上天为了突出她的心灵美?!
幸好她不但是养猪专业户,还会一项绝技——扮猪吃老虎!
 
第一卷【灵山】
 
外婆说:我家朱朱是天下间最美丽的女子!朱朱满心疑惑把水盆中自己的倒影细细看了一遍,究竟是外婆的审美观有问题,还是那些骂她丑丫头的人的审美观都出了问题呢?
 
第001章 重口味的噩梦
 
血腥味,浓烈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广场上两根大铜柱下,牢牢捆绑着血r_ou_模糊的一男一女,一声声沉闷的惨哼从他们的鼻腔中喷出,两人的嘴巴都被麻核塞住说不出半个字,微弱的惨哼声却如雷鸣般震慑着广场上每一个被迫观看他们受刑的人。
广场两侧罗伞下坐着十几名艳妆华服的美丽女子,她们身后站着不少宫娥太监,此刻都被惊得面无人色,全然顾不上仪态礼节。
坐着的这些女子都是当朝太子的嫔妃姬妾,就在几日之前,场中那个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女子也是她们中的一员,此刻却成了这般模样,就算是往日里曾与她争风吃醋,把她恨到骨子里的,现在也不忍看她的惨况。
铜柱上的两人赤身裸体被渔网紧紧裹住全身,两名负责行刑的刽子手掌中各执一柄柳叶小刀,银光一闪,便是一片血淋淋的皮r_ou_跌落在身边助手捧着的铜盘中。
两名刽子手与他们的助手神情冷漠,似乎在他们手下身受凌迟酷刑的并不是他们的同类,而只是两块没有生命的木头,毫不迟疑手法精准地挥出一刀又一刀……
太子殿下下令要这双胆敢背着他通j-ian的男女身受凌迟千刀之刑,那他们就必须好好挨完这一千刀才能得到解脱!
她坐在广场前的一个高台上,被一身玄黑绣金龙锦衣的太子殿下搂在怀中,艳阳之下她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只觉得寒冷,彻骨的寒冷。
那一声声惨哼好像催命的咒语,让她止不住浑身发抖,她很想掩住耳朵逃离这一切,但是她不敢……也不能。
环在她腰上的手臂如同一个铁箍限制了她所有的行动,她只能努力把身子蜷缩起来,努力强迫自己忽略掉身边正在发生的可怕事情,忽略掉那个下令制造这一幕惨烈酷刑、此刻正紧紧抱着她的可怕男人。
察觉她的颤抖,太子殿下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将她又更搂紧了一点,低头咬着她的耳珠,懒洋洋道:“我可怜的小美人被吓坏了?别怕……你乖乖地听话,我会好好疼你的。”
听话……听话……如果她不听话呢?她完全不敢想像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耳朵被咬得又痒又痛,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耳中,激起了她又一阵颤抖,她紧紧闭着眼睛,希望那两个刽子手能够快快给受刑者一个痛快,也希望抱着自己的太子殿下能够也给她一个痛快……她总觉得在下一刻,这个男人就会毫不留情地咬下她的耳朵,然后一口一口将她生吃下去。
太子很享受她伏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的荏弱模样,双手开始放肆地在她的身体上游移,像是一只捕获了鲜美猎物的饿狼,得意地检视着自己的收获,考虑该从哪里咬下最为美味的第一口。
她努力控制身体不要因为过度的害怕和羞辱而闪躲,她太清楚,每次不自觉的轻微闪躲,都会遭到惩罚,她越想逃避,最后受到的羞辱折磨会越彻底。
耳朵上的痛楚麻痒并没有结束,太子似乎特别喜欢舔咬她的耳珠子……
她还记得两年前,皇后派来的一个嬷嬷发现她未穿耳洞,便自作主张地为她扎了两个耳洞戴上珍珠耳坠,结果他发现后,当场便下令将那嬷嬷一双手剁了下来,理由是“碰了他的东西”。
从那以后,伺候她的宫人越发战战兢兢,看向她的眼神再没有半丝亲近温和,只剩下小心与戒慎,更不敢轻易碰触她了。
两人在台上亲密相拥的模样,放在平时,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东宫妃嫔,但是现在所有人都被广场上惨无人道的血腥场面震得心神大乱,心底里隐隐同情起那个被搂在太子殿下怀中的少女来了。
伴君如伴虎!尤其是一只嗜好血腥杀戮又喜怒无常的恶虎!
广场上的酷刑还在继续,好几个被迫前来“观礼”的嫔妃忍不住弯腰干呕起来,更有几个直接昏倒了事,但是没有人敢提出要先行离开。
太子殿下的意思很明白,要让东宫里每一个人都知道背叛他的下场!
浓重的血腥味似乎大大刺激了他的情绪,他毫不忌讳地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将手滑入她层层衣衫之中,肆意揉捏起她的身子。
有人可以救救她吗?强烈的日光眩得她眼睛发花,眼角余光所见,站在台上伺候的太监宫娥一个个退到了台边,别过脸不敢多看这边一眼……
“乖乖地听话,知道么?”低沉警告在耳边响起,身体被举起了一把压在前面的冰凉青玉案上……
这是噩梦,只要醒来就好!只要醒来!
用尽全身的力气,朱朱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已经开始发黄的土布帐子,空气中漂浮着山中特有的清新Cao木气息,不是那浓厚得仿佛要将她淹没的糜艳熏香……
她定定心神,默念道:“那是噩梦罢了……”
失控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朱朱坐起身看着房间里简单到简陋的摆设,只觉得一阵轻松,有种近乎劫后余生的解脱感觉。
她随手披起衣服下床游魂一样地走到厨房,侧头想了好一阵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好端端地会老是做这样的梦。她看不清楚梦里那些人的五官轮廓,却清楚知道他们的身份过往与彼此之间的关系,甚至当她身陷其中成为女主角的时候,她好像拥有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知道“她”身上曾发生的所有事。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