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药师+番外 by:弄雪天子(二)

发布时间:2019-09-19 16:12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平凡生活
 
第一卷 归家 第八十八章 苗苗
 
第八十八章 苗苗
 
阳光下的秦卿,翡翠首饰的映衬下,自然还是有着飒爽的英姿,却同样多了几分娇娆……这套首饰极适合她,她也相当钟爱这类光华内敛的珠宝首饰。
 
沈国手笑了笑,觉得自己仿佛一瞬间回到几十年前,又看见了他新婚的妻子。
 
他的爱妻,当年也和秦卿一样,是花朵般的年纪,卫生员里最美丽最有气质的女人,名门闺秀,写的一手好字,最好读书,可却没有娇气,吃苦耐劳,无论遇见何种苦难,总是眉眼含笑,温婉迷人……
 
沉浸在回忆里良久,沈国手摇头,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指着书桌上的黑白照片笑道:“看看,这就是你n_ain_ai,很漂亮是不是?”
 
秦卿闻言,转头看过去,照片里的女人不能说很漂亮,五官只是清秀而已,身量也不算高,只有一米五上下,很娇小,也有些瘦弱,和高高大大,又很英俊的沈国手相比,实在说不上很相配……
 
可是那种气质,那种内敛的,深沉的,说不上是什么的气质,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具备了。她穿着雪白的衬衫,黑色的裙子,两条又粗又黑,编成麻花儿的长辫子,用红头绳系着,笑容温婉……“沈醉的眼睛像n_ain_ai。”一样黑的发亮。
 
沈国手感慨地点点头:“可惜,她早年cao劳过度,身体不好,早早就去了,要不然,知道沈醉娶了媳妇,一定很开心……”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叽叽喳喳’的声响。
 
秦卿一愣,和沈国手对视一眼:“是苗苗回来了?”
 
真是苗苗。小丫头今年虚岁才十岁,她穿了身粉红的羊毛衫,条纹背带裤,束着高高的马尾,蹦蹦跳跳地在院子里跳——‘北京小妞’。
 
沈平昌和卢良云两个站在台阶上笑呵呵地给打着拍子,看着小丫头的黑皮靴踩着点儿在青石板上面弹跳。
 
“小姨”
 
一眼看到秦卿,苗苗登时把欣赏她舞蹈的沈爷爷、卢n_ain_ai全忘在脑后,一个飞扑,扑进秦卿的怀里,热切地在她的脸上印了两个甜甜蜜蜜的香吻。
 
长大了,有些分量——秦卿笑眯眯地甩开手臂拎着小丫头转了三圈儿,两个人是玩惯了的,小丫头一点儿都不害怕,还松开搂着她脖子的手,迎着风咯咯大笑起来……
 
到是把沈老爷子吓得脸色雪白,几乎要拧断数根须,跳着脚,扯着嗓子吼:“哎呦,快停下来……这是要太爷爷的命呢。”
 
秦卿担心老爷子真吓出个好歹,就没敢玩抛高之类的游戏,把俏皮活泼,意犹未尽的小姑娘搂怀里狠狠亲了几口:“苗苗,想小姨不?”
 
“想今年元旦演出,苗苗有登台……好想小姨也去看……”小姑娘眼圈发红,硬是咬着嘴不肯哭,脸上依旧挂着笑,心疼的秦卿心里直哆嗦。
 
“是小姨不对,以后我们家小苗苗演出,小姨一定去……”
 
自从梦泽去世之后,她两次见小苗苗,都是来去匆匆,没敢久待,生怕这孩子问什么。这一次,她和沈醉结婚,两个人依旧很有默契地没有告诉苗苗——他们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像一个只有九岁的孩子解释,叫了六七年姨夫的男人,如今换人了……
 
其实,秦卿也明白,苗苗这丫头早熟,对于这些年发生的事儿,她虽然从来不说,可心里有数,就像梦泽不在了,秦卿一个人去看她,她除了第一次问过,看见秦卿眼眶发红之后,就再也没有提,可沈醉后来看见这丫头半夜哭的被子都s-hi透了,第二天天不亮就起床,自己洗干净……
 
又跑又跳的,丫头的辫子散开,秦卿就抱着苗苗去浴室给她梳洗,结果,她伺候不了人家,梳的辫子歪歪扭扭,还是小苗苗自己三下五除二梳好,拿热毛巾擦脸,动作麻利的很。
 
“小姨,n_ain_ai说沈醉叔叔被‘小狐狸精’叼走了……”小丫头眨眨眼,眸子里全是狡黠,“嘻嘻,这小狐狸精是不是小姨啊?”
 
秦卿顿时一愣,俯下身,横眉竖眼,摆出一个恶狠狠地表情,用力拧了一下小姑娘粉红的脸颊,小孩子的皮肤滑嫩如蛋清儿,她都忍不住有些不忍释手,“说,谁是小狐狸精——”这丫头片子太不像话,这么丁点儿的年纪,知道狐狸精是什么意思?
 
小丫头片子鼓着通红的小脸,做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双手抓着秦卿的手腕撒娇:“唔,疼啊,小姨,苗苗再也不敢了……嘻嘻,小姨就算是狐狸精,也是最漂亮最可爱的小狐狸精……”
 
说完,苗苗就挣脱秦卿的手,一出溜,溜出浴室大门,空气里只留下一连串欢快的笑声。
 
秦卿也是舍不得真的弄疼她。
 
倚在浴室门前,脸带了些许宽慰,苗苗长成现在这般,聪明可爱,不怨天尤人,没有生出自卑心……多多少少,也有自己的功劳在呢。
 
那一年,是她到羽林的第一年,还是新人,还不算一个合格的军人,甚至还弄不明白,自己到底选择了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作为新人里的佼佼者,他们被获准跟着教官出一次任务当做‘实习’,那是一群十几岁,最多不超过二十岁的孩子,第一次见识到人x_ing的险恶,见识到歹徒的凶残,那是杨梦泽第一次杀人,也是他们这些人第一次亲眼目睹,真实的杀戮和血腥。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