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仙器 by:司马爱郭嘉(二)

发布时间:2019-08-14 12:37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正文 第一百章:游冰玉的交易
 
 
对于龙龙儿的那点异状,林佳秀也没去多在意,若说这龙龙儿天资聪明,吃苦耐劳,假以时日必成大器,但那也是将来,现在的龙龙儿在林佳秀眼中,不过是个心狠手辣,又还有些毛躁稚嫩的小孩,所以也没在意,只望向龙威龙善那两人。
龙威轻咳了一声,他伤势还没有痊愈,声音还有些沙哑,说得极慢,“这强身术是我们村里祖传的技艺,从来没有传过外人,龙儿还小不懂事,擅自将这功法流传出去,等回村之后,村长肯定会有处罚。仙长既然看了这功法,想来也不能让你们忘了,只希望仙长别忘记你所说等价交换那话。”
自古谈判总是最磨人的,林佳秀那一点耐心很快就是被他们磨光,而剩下几个仙长,游冰玉脾气暴,又是从善如流地接受了林佳秀的意见,欺骗是不道德的,那就采用武力解决,他伤势虽然还未好,但也架不住法宝多,一套一套地砸下来,是个人都会怕。而至于突然出现的司马谦明,虽然一直是一脸微笑和善的样子,但龙隐村人自有他们独特的一套功法,对妖兽气息很敏感,未必是知道司马谦明的真身,只是本能地觉得有些恐怖,没人敢靠近。
费了半天功夫,终于是将事情说定,用林佳秀炼制的十把武器换取这一套强身术的用法。
这样的武器也算不上是法宝,林佳秀甚至都用不着拿出盘龙炉,光用凭着三阳真火就能炼制,问清楚各人想要什么样武器,就开始动手,将黑应龙皮用无根灵水浸透地柔软,用天蚕丝将鳞片缀上去,涂满火雀血,用三阳真火炼制上七次,用灵气吹冷,这才算完成一件。
这头一件武器是专为用掌的龙善而做,样子非常奇怪,介于手套与拳套之间,穿上手的时候却是意外的轻便纤巧,几乎感觉不到这其中的份量,也丝毫没有影响到龙善正常行动,而且依据使用者力量的改变,手套还可以分阶段的释放。第一阶段,保护手掌增加力气,第二阶段,鳞片半开,手套之中可以**出火气,可以从不同方向进行推进,让动作变化更是迅疾难测,第三阶段,鳞片全开,整双手套都能被强烈的火焰包裹,那火焰燃烧到极致,甚至能轻易地将岩石烧熔。
但这第三阶段,对于使用者的负担也是相当大,按着龙善现今的状态,最多只能维持五次呼吸时间,就已经承受不起,手上隐约都有烧伤的痕迹,这让林佳秀有些意外,龙善的强悍有些出乎她预料,原先她预料,第一次使用,龙善在第三阶段最多只有两息,不由让她对到手的那一本强身术有了更大的期望。
妖兽之间也是有所谓的地盘一说,在黑海林之中,黑应龙也算是其中一霸,因为有他威压存在,这边倒是难得的清净之地,没有其他强大的妖兽,但这安全也是暂时x_ing的,黑应龙的消亡一定会引起其他妖兽的注意,不会有太久时间,这里就会重新被妖兽所占领。
虽然还有伤员,这一行人也不不敢在这里多呆,不过三天,就是动身往下一个地方走去。
修真者急与凡人对于距离的概念有些差别,方向是对,但林佳秀那一次幽遁术起码遁出了几百里,远远地超过了原先的目的地,但错有错招,没想到居然因为这样而找到了故乡的线索,对于龙大盛他们来说,这也算是个意外之喜,之后的计划也是开始改变,寻找故乡,龙隐村人相信找到故乡就能找到解决当下的灾云迫近的威胁。
对于龙隐村的事情,林佳秀并不太在意,龙威他们说怎样就怎样,没有太多的意见,不过她对于龙大盛口中的故乡还是很有点兴趣的,龙隐村的强身术与隐匿术都不简单,不知道那故乡里面还有没有更好的东西。
虽然有地图在手,但那也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东西,沧海桑田都是变化过好几次,所有地质面貌都是剧烈变化,很艰难才是对比着这简陋的地图,摸索着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入口。
不知道是当年有意为止,还是因为后来地质变化,这入口居然是在一个湖泊之下,藏在幽深的水底之中。
让龙大盛跟着一块来的好处开始逐渐体现出来,他体术或许不好,但论起发明创造,林佳秀还从来没见过比他更厉害的,抖开包裹拿出一些杂碎东西,左右拼凑起来,就是弄出一个很奇怪罐管子一样的东西,对着吹气,那管子后面仿佛长了气球一样缓缓地鼓涨了起来,一下就是做成了一个简易的呼吸装备。
首先下水侦查的是龙善,就算是高手也是敌不过浮力的问题,带这么大的气球根本就是沉不下去,龙善试着抱了很多块石头,都是无济于事,正这时候,游冰玉忽然笑着说:“需要我帮忙么?”
还没等龙善回答,在一旁的龙龙儿脸色忽然就变了,惶恐地喊了一声:“不,不要,千万别答应他”
林佳秀挺同情地看着龙龙儿,看来这孩子真被游冰玉忽悠怕了,有些风声鹤唳了。
游冰玉也懒得理他,对着龙善丢了一颗小小的黑色石头,说:“放心吧,免费义务帮你的,这次。”
龙善茫然地伸手接了,别看拿只有j-i蛋大小的一块,却是特别的沉重,足有上千斤,一入手,龙善就觉得不对,赶紧扯手,让那块黑石落到地方,地上坚硬的岩石,都是被这一小块岩石砸裂碎成了好几块,直引得人皆侧目而看。
那东西密度很大,若是能做成法宝,质量加上速度,那该多大的威力,光是想着,林佳秀就是忍不住往游冰玉那边望去。林佳秀这徒弟,游冰玉带了好多年,对她的脾气再熟悉不过,一看她这样子,大概就能想她在想些什么,摇头说:“也不知道哪里得来的,就这么一块,也派不上什么大用途。”
林佳秀只能失望地回过头,看龙善用力抓起那块石头,小心地迈到水面,噗通一声,跟块生铁一样突然地就是沉了下去,游冰玉慢悠悠地对着那边喊了一句:“那东西很贵啊,丢了要赔大价钱的”
这人果然是不怀好意的,也不知道已经下水的龙善有没有听见,反正留在岸上几人不约而同地对着游冰玉上下打量了一番,都是露出了很微妙的表情,有意外的,吃惊的,还有果然如此的。
司马谦明倒是浅浅地笑,若有所思地对着林佳秀说:“秀儿,你,这师父倒是有趣。”
林佳秀没答话,每次听到司马谦明用了这么一种亲昵的口气与她说话,林佳秀总是会有些不大自在,但更不知道该怎么跟司马谦明说,只当是没听到,默默地转过了脸。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