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慢慢仙途 by:绝世小白(二)

发布时间:2019-08-09 13:13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灵异神怪 平步青云 女强 强取豪夺
 
第八十章 来袭
 
钱家所谓的上仙要到夜里才会来,如今不过未时,时候还早。因此萧瑶决定先到那修仙小家族凡家弯一趟。
她从仙羽门一路马车过来花了十天半个月,但御空飞行回去连一个时辰都不要。待到凡家之后萧瑶表明身份略略打探了一下,结果出乎意料。
那凡家家主听萧瑶来意后一脸震惊,压根就不知道有此事,招来族中众人详细询问过后,都说从未有派人去过雁城。说是依赖这雁城不大,没有任何资源,而来也么有任何值得支持的势力,所以对雁城凡家一直都是放养,从来不管,甚至有些凡家修士都不知道自己家族势力中有这块地方。
确实,像凡家这样的修仙小家族,虽说不能拥有自己的灵矿,但依附仙羽门,修仙必须的资源门派也不会少给,比起散修手头上富足多了。只为了一件法宝直接去抢凡人,传出去都要脸上无光,看了这位上仙很有可能是一位散修。
消息打探完,萧瑶又立刻回到雁城,这次她没去钱家,而是去那妇人所在——蒋府。既然那不知身份背景的上仙目的是针对蒋家所持有的宝物,夜里势必出现在蒋家,自己只需静静守株待兔便可。
这蒋府院内四处杂Cao丛生,几乎大部分的屋子均结有蜘蛛网,有些房门都被卸下,看得出这座府邸曾被人洗劫过。只有在最里处两间屋子还有人住的迹象,不过房间内也只有简单的家具和必须的生活用品。其中一间房内,那妇人正半躺在床上,眼睛望着窗外怔怔出神。
不一会,先前帮忙开门的老妇人,也就是妇人的婆婆端着一碗热汤过来,放在她的床头,道:“彩云,这些日子你也在外面累坏了,把这碗汤喝了,然后好好休息一会。”
“不用了,娘,你留着自己喝吧,我出去这十来日您又瘦了,才是要多补补。”彩云笑笑,又把汤碗拿起递给婆婆。
老妇一听,当场眼泪滴下,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彩云啊,是咱们蒋家连累了你啊!也不知我们蒋家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那千刀万剐的钱家害死封儿不算,还把屋子里值钱的东西都给拿走了,到了现在还在嚷嚷着让咱们交出宝物不肯罢手。难为你一人有了身孕还要照顾我这没用的老东西。实在不行,你带上翠屏一起离开雁城逃到别出去吧,就不要再管我这一只脚跨进棺材的老婆子了。”
“娘,你怎么又说这话了。”彩云见到婆婆哭得啥伤心,赶忙安抚:“夫君的仇我是一定要报的,那钱家一口咬定了我们有宝物,肯定不会轻易放人离开。此次去省城想必他们也是打通了关系,料到我会无功而返,所以才放心让我出城。只要这钱家一天不倒,我们就永无出头之日。我已经决定,待肚子中麟儿出世之后,我再继续上告,省城不行就到州郡去,州郡再不行,我便到凤阳上皇城!我就不信他钱家能一手遮天!”
“彩云……”老妇眼中已满是泪水,一把抱住她失声痛哭,“我……真是苦了你这孩子啊!”
见得婆婆如此摸样,彩云同样眼眶泛红,轻轻拥着婆婆。小声哭泣。眼前此情此景也令窗外萧瑶颇为动容,想来这对婆媳根本就不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那钱家也一样不知那上仙到底所指何物,才会翻遍了整个蒋家都无收获,而此事最大的始作俑者便是这尚未露脸的上仙了。
大家同为修士,但萧瑶十分不齿这位同修所为。修士本就该超脱世俗之外,不得以强大的法力来干涉红尘俗世,破坏天地规则。她认为此事几经触及了一个修士该有的底线。
在她看来c-h-a手此事虽不敢妄称道义之名,但在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顺应本心善恶而行又何不可为?游历本来就是种历练,考验人心,人x_ing的历练!
入夜,雁城十里外一处乱葬岗,有一男子月光下立于乱坟之间。他年纪约莫三十岁左右,相貌平凡,但举手投足中一派君子作风,双眼弯弯看上去似乎总带笑,面容和善。
静立许久,忽然一阵风动,他依旧眼角带笑,在空旷的坟岗徐徐出声道:“穿山甲兄,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说话?”
声过片刻,一只浑身长满坚硬鳞甲,摸样与普通穿山甲差不多,但身形却有三米长的妖兽从地底转出。这是一只十分常见的二阶妖兽——荆棘穿山甲。生x_ing喜欢吃人r_ou_,特别是妇女小孩,腐r_ou_也来者不拒,所以它身上常年沾满令人作呕的尸油与尸体腐烂后的脓液,味道十分恶心。
见自己行踪识破,穿山甲冷哼一声,“哼!看不出你不过练气期九层修为,神识却异常敏锐。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男子笑容更甚,“我不是普通的练气期修士,穿山甲兄这一套对我无用,眼下正等穿山甲兄一来,便可动身。”
“你没骗我?真的有美味的女人小孩可以吃?这可是你们人修的地盘。”荆棘穿山甲显然有些不信这个男子。
“穿山甲兄无需担忧,只要没运气不济碰到金丹期以上的修士,以穿山甲兄五阶小妖的修为足矣,我的计划万无一失。而且金丹期修士又岂是那么好遇到,毕竟这雁城在修士看来就是一处无用之地,少了那么些人也不会有修士特意去查,不会有太大变数。”
荆棘穿山甲想了想后瞥一眼男子,下定决心道:“看在你是上界位来使的身份,我就信你一次。走吧。”
“那我就多谢过穿山甲兄肯仗义相助了!”男子先是笑眯眯客气道谢,待荆棘穿山甲转过身后,他眸中闪过一丝冷笑,若是此时有人看到便会发现他的双眸红光闪耀,宛若鬼魅,十分诡异。
雁城。
夜已深,钱家府邸内一处偏房内依然烛火亮着,钱家老爷在屋内焦虑的来回踱着步,心中念道:这上仙怎么还不来呀。
不知道念了多少次后,忽然一阵风把门窗吹开,屋内烛火也随之而灭,钱老爷当下大喜:“上仙,您终于来了!”
话音刚落,黑暗里忽然出现一名男子,由于光线问题他看不清楚男子相貌,这上仙似乎颇为神秘,每次来都不会让人看到真容。
“嗯,宝物你们找到没有?”
男子并未多理会他,只嗯一声便询问宝物的事情。
钱老爷面色为难,生怕上仙生气,胆颤道:“上仙,那蒋家里所有的东西,甚至包括碗和杯子小人都呈给上仙过目了,那屋子已经翻了个底朝天,剩下的真的没有了呀!而且您又交代不得动那名女子,不然小的还可以严刑拷打逼问出来,也不必劳您亲自大驾。”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