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慢慢仙途 by:绝世小白(四)

发布时间:2019-08-09 13:12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灵异神怪 平步青云 女强 强取豪夺
 
第二百三十七章 过往(十)
 
就在她还犹豫要不要捂眼睛时,楚寻的衣衫已经退落到了腰际。在那具身躯上,目光能到之处没有一块是平整的肌肤,大大小小无数道伤痕虽然已经痊愈,但留下的痕迹却是令人触目惊心。
“这伤痕可怕么?”他笑问她,“这便是我的全部,不知你可接受?”
萧瑶脸色微沉,一步步靠近,并用手抚摸上那大小不一的印记,粗糙而又不平整的感觉在指腹上划过,说实话触感并不怎么好,但心却是难受得紧。说实话,她早就知道五年娈童的噩梦生涯绝不可能像他表面说的那么轻松,尤以是精神上的折磨最痛苦,却没想过身体上的伤也能如此厉害,是啊,有那种变态嗜好之人,又有几个是不嗜虐的?
同样她亦知道阿寻要的不是她同情或是可怜,他只是希望她不会后悔,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于是她深吸口气,尽量不让自己声音能听出一丝梗咽或暗哑,“其实,我也有个秘密……”
“哦?”楚寻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静待她下文。
“我已经活了好几百岁了,其实就是个……老妖怪,你若是真要娶我,也要考虑清楚了,要小心我吃了你。”
“老妖怪?”他笑容进一步扩大,目光中除了温柔疼惜还有一种她看不懂的欲念在涌动,“那你现在就吃了我如何?”
看他的手要继续再解余下的衣物,唰的一下,萧瑶脸红得直想找个洞钻进去,赶忙扭头就跑,“我……我……今日只想吃素,不吃荤。”
徒留身后一串爽朗笑声,惹得她的心就像荡漾开的春水,化成了一滩又一滩。
接着不过几日,楚寻便寻来了媒婆,按照三茶六礼来做聘,将婚礼选定在两月之后一个吉日。虽然看上去有些仓促,不过楚寻与萧瑶二人都不是太在意世俗礼仪之人,既然彼此喜欢,那便早些办了便是。
再说楚寻这个人,自己受非议倒是无所谓,却容不得外人对萧瑶说三道四。再说哪个女人结婚不希望能明媒正娶,风风光光,就算萧瑶修仙并不在乎这些,他亦希望能给她最好的。
到了成亲这日,楚府门前张灯结彩,看热闹的人一挤得满大街都是,几乎全是抱着好奇八卦以及看戏的心情,不少人还在议论是哪家的姑娘如此倒霉,竟要嫁给那个小倌。
但这些都丝毫影响不到楚府里几人愉悦的心情。月儿和阿一以及张掌柜还有王二都来帮忙布置放鞭炮,吴妈则一大早就把萧瑶拖起来梳洗打扮。又因娘家婆家都在一个地方,也不至于太繁复,走了一个过场之后,便关起门来拜天地。
话说两人都可算无父无母,亦无亲戚族长,拜父母时便只拜了萧瑶母亲牌位,其他事宜由吴妈代理,完礼后,倒也没直接把新娘子送回房。萧瑶带着头盖便与几人热热闹闹开开心心坐在桌上吃了顿喜庆饭。
萧瑶还小时,萧茹从未与她说过什么风花雪月的憧憬。就算后来跟着阿嬷,阿嬷说要给她找门好亲事,亦无太大感觉,更不提后来入了仙门修仙,便将情感一事当浮云般抛开。特别修仙界选双修伴侣讲究的实力以及背后的势力,几乎都是与情感无关。
所以直至今日,她这才发现原来嫁与自己喜欢之人竟会如此开心,心中满满都是暖意,似乎都要溢了出来。比往昔遥想与师兄结为双修伴侣要更为愉悦难以抑制。
她曾以为绝情便可修得大道,如今看来却是错得离谱,一遭从高处摔落,在红尘中这一年多的经历竟比修道几百年更让自己心境通明平稳,无论是娘亲阿嬷曾给予自己的温暖,还是对楚寻难以名状的爱慕,这般美好的情感,为何在以前却是避之犹如毒蝎?说是容易让人沉沦消磨意志,可为何她此刻修道之心,驰骋遨游之意却也未曾有半点退却?
己道唯有走过才知是否是适合自己,她萧瑶今日起要走的便不再是那无情大道,要的便是至情至x_ing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纵使心中情意长存,亦能天地意逍遥!
喜宴虽然只有一桌,不过七个人,但是那份心意却不逊任何人家。宴后阿一,月儿,吴妈将张掌柜及李二送了出门,将剩下的良辰美景都交还给了一对新人。
龙凤烛前,当楚寻掀开萧瑶的头盖,露出的是萧瑶那笑了一整天,却仍旧止不住的笑脸。看到他俊美容颜那一瞬,她心中便涌起一种感念:这人便是自己一生的夫君,她想要独占一辈子的人。并重重的烙印在了魂魄上,永不磨灭。
两人相凝视而笑,无人说话,这一刻仿佛他们心意是相通的,彼此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萧瑶,吾妻……”
最后他轻喃一声,便俯身将唇印上了她。
这一刻,萧瑶在颤抖,她什么都不懂,就像是只任人宰割的羔羊,凭他取索。待两人衣衫都褪尽,她更是羞涩难挡的将头一撇,不敢去看。
哪知对方根本就不愿放过她,在她肩头上就是一咬。疼得她把头转过来,对上上方他那双明亮的眼眸,“为何咬我?”她声音听起来软软的,无助得就像一种诱惑。
而他闷声一笑,哑声揶揄道:“仔细看我怎么吃你,不许分心,不许闭眼,不然……”
她烧红着脸,这人绝对是故意的!可还没等她再抗议,便见他埋首她胸前,顿觉胸前敏感处被s-hi热包围。这一次他不再是试探,而是尽情的索取,一路朝下。
萧瑶只觉一股股热流汇聚向下腹,她害怕,抗拒,乃至最后沉沦,疼痛与愉悦交织着,直至最后平息,她完全被这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如大浪般淹没,随后沉沉睡去。
次日,萧瑶是在酸疼中醒来,她微微侧首便对上了一张放大的俊颜,她还枕着他的手臂,一想起昨夜,便忍不住脸色微红。但又忍不住用手描绘一遍他的轮廓,并轻轻掀开一点被褥,唔,好吧,她昨夜在他赤裸裸的目光下还真没敢仔细看,做这事就应该偷偷的不是?
哪知她才掀了一点点,忽然手便被人捉住,猛的一拉,让两个人直接“坦诚相对”。
“你我已是夫妻,娘子要看便大大方方的看,我绝不会吝啬。”
面对那勾起唇角的坏笑,萧瑶错愕,他什么时候醒的?余光再往下,便瞥见对方某样东西正在发生变化,她手忙脚乱开始拉被褥。可他一个翻身又将她压到了身下,没说一句多余的话便堵上了她的唇。某人再度被吃。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