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史上第一混搭 by:张小花(五)

发布时间:2019-03-17 13:56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第十八章 王牌对决
  这次楚国出城人马3万,韩国1万,这4万援军一到,本来就吃力的黑吉斯右路人马也意识到难以取胜,终于由一线溃而导致全面溃,在三国兵马的猛力攻打下向北迅速退散。盟军也随之追了过去,这时陈国元帅陈缺忽然带着2万陈国兵飞速出城,我开始还有点搞不清状况,一眨眼的工夫陈国军已经扑到了战场上,也不管旗帜兵器见着就是一通捡,每个人都抱了一堆的东西,陈缺不住道:“快点快点,眼皮子别那么浅,破烂不要,前面好东西多的是!”
  ……
  其实这一仗黑吉斯丢了韩城外的营盘时就已经打得很j-i肋了,堂堂百万大军给人偷了营,首先战略上就是失败的——当然,也不能全怪他们,飞龙军的出现本来就是违反常规的。但到了吴司中的暴露,黑吉斯已经是回天乏术,中路军完全成了漏斗式的败退,看似只是在慢慢下沉,其实是在釜底抽薪,左右两路的奇袭也没能达到目的,飞龙军现在就像一个火头在烧塑料布——看着二者之间相互纠缠、沸反盈天,实际上黑吉斯在不断被飞龙军蚕食。
  这时耿翎的临时指挥部也迁到了燕国边界,他吩咐传令兵道:“你尽快赶到前线,让咱们的所有兄弟都停止追击。”
  那士兵道:“司令是要撤兵了吗?”
  耿翎道:“不,咱们最前沿的部队在哪你就去哪,然后让其他兄弟在那里等我。”
  “是!”那传令兵东张西望,见附近有蛮部友军经过,他跑过去对其中一人道:“兄弟,借马一用。”那蛮人见他身穿飞龙军盔甲,二话不说跳在地上把马给了他,那士兵骑上马飞快地赶奔前线去了。
  耿翎对我道:“咱们飞龙军没马是我一大心病。”
  我说:“为过戈壁不能骑马也就罢了,你们在九牧原的时候也没马吗?”
  耿翎道:“你的意思是指望我们那些各部的朋友吗?他们也并不富裕,这次随咱们一起出征的5万匹马已经是倾尽他们的全力了。”
  “你让全军集合又不追击是为什么?”
  耿翎道:“我在等秦义武,想彻底打垮黑吉斯这块硬骨头是一定要啃的,况且我还等他给咱们送马呢。”
  “耿哥也知道秦义武?”
  耿翎一笑道:“你也太小瞧我了,我们跟什么人打仗,难道事先会不去研究他们的统帅吗?秦义武手下有60万骑兵,可以说是黑吉斯最精锐的一支部队。”
  我点头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是这个意思。”
  耿翎道:“小龙你这句话说得很好。”
  我挠头道:“我哪有那水平,这是孙子说的呀。”
  耿翎纳闷道:“谁孙子说的?”
  我郁闷道:“是孙紫,不是孙子——那是一个有勇有谋有腹黑的打仗天才,他写了本书就叫《孙子兵法》。”
  耿翎道:“我还是见识太少,这么有名的人居然不知道——小龙,继续追击黑吉斯的任务就要交给十八国的盟军了,这就要辛苦你跑跑腿了。”
  我担心道:“这些孙子早被黑吉斯吓破了胆,也不知道肯不肯出兵。”
  耿翎道:“你一定得想办法说动他们,只要后面有人追,吴司中就得跑,一旦被他缓过劲来稳住阵脚那就麻烦了。”
  “我去试试!”
  韩国已经没必要再去,我飞身来到燕国城头,燕国内此刻聚集了代国、郑国、吴国等国的兵马,也有十几万人,这会正趴在城头看城下黑吉斯大军向北败退,燕国元帅仲平也俯身往下看着,满脸疑惑之色,我落在城头道:“仲元帅,黑吉斯已经被飞龙军击溃,请你带兵出城继续掩杀。”
  仲平疑惑道:“飞龙军?那是什么人?”
  “你先别管什么人了,照我说的做没错。”
  仲平小心道:“这不会是黑吉斯的疑兵之计,想诱我们出城吧?”
  我正想该怎么说服他,这时黑吉斯军过完,陈缺带着两万陈国兵从城下跑过,这些人每人怀里都抱着好几样战利品,陈缺还在不住催促道:“跟上跟上,娘的平时叫你们训练个个都死狗一样,才拿了这点东西就跑不动了,前面还有你们的好处!”可凭良心说我觉得他们真的跑的不慢了,陈国几乎全是步兵,可硬是赶在了楚国和韩国的骑兵前头……
  仲平一见陈国兵都出了城,不等我再说什么立刻大声道:“快,点齐所有人马随本帅出城追击黑吉斯!”
  陈国兵猥琐胆小享誉盟军,所以仲平看他们都在哄抢战利品,马上明白了大势所趋,其他国家的兵将也全不由分说地一哄而出,撵着黑吉斯的屁股追了下去。
  我摇头苦笑,又来至魏国城上,把刚才的话一说,魏国元帅魏腾也是大摇其头,这些联盟国的将帅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脑子里都只有防守二字,从没想过要和黑吉斯短兵相接,更没想过有人能打得他们一溃千里,我劝说半天魏腾只是一个劲地摇头,这么一会工夫,陈国兵又出现在了城下……
  结果就是魏腾毫不犹豫地带着人冲了出去。
  我哭笑不得地叹气道:“n_ain_ai的,这陈国人还有这样的妙用!”这群货终于发挥了拉拉队的功效,任谁一看见他们出现都会士气大振……
  及至傍晚时分,赵魏燕韩以及楚、陈、周、吴、郑、代、卫等国都参与到了追击黑吉斯的队列中,这一役,败者固然是败得莫名其妙,胜者也赢得摸不着头脑,黑吉斯人边跑边抱怨,议论纷纷道:“那些硬爪子是哪来的,当真凶狠得紧。”“好像是飞凤军。”立刻有人道:“放屁,飞凤军里哪有男人?”盟军也是一边追一边频频回头张望,也有不少人把那片蓝色军团认成了飞凤军。
  夜色渐深,盟军们打起火把,像一条长长的火龙在追赶着一团黑雾,茫茫的戈壁之上场景瑰丽而壮阔。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