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掌中妖夫(五)作者:雾矢翊(7)

发布时间:2017-12-10 09:06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果然,她感觉到那边的男人似乎对她的识趣非常满意的样子,尽管声音还是那么的和气,可却比先前的语气好多了,温和地道:“谢谢陈小姐这些日子照顾郁姐,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圣诞节。”
    陈明明朝他回了一句谢谢,和他们挥了下手,然后钻进人群里,去过一个单身汪的圣诞节。
    陈明明离开后,郁龄将双手揣进奚辞的衣兜里取暖,懒洋洋地挨着他说:“你这样子过来,明明看到了。”
    奚辞含笑道:“她挺识趣的。”
    陈明明有眼睛,哪里看不到他现在的样子,明明感觉到奇怪,却识趣地什么都没问,将一个度拿捏得很好。
    陈明明这样的姑娘,很适合社会这个地方,在哪里都能过得很好。这也是安茹挑来挑去,特地选了这么一个人给郁龄当助理的原因,可以为她挡下很多麻烦,可见安茹对郁龄的事情有多上心。
    郁龄嗯了一声,和奚辞想到了一块,想起先前在公司里见到安茹,她心里有些失落难受,说道:“刚才在公司,安姨叫我去她家过节,我拒绝了。”
    奚辞垂下纤长浓黑的眼睫,艳丽的红唇抿了下,说道:“那我们明天一起过去。”
    郁龄听了,身体动了下,才说了声好。
    然后他又说:“以后别吃冰的、冻的东西,对身体不好。”
    “……就偶尔吃罢了。”她嘟嚷道,觉得这只妖管得比她爸还严。
    “偶尔也不行。”
    她有些蛮不讲理地问,“那我想吃时怎么办?”
    “等融化了、不冰了再吃。”他给了个提议,然后用非常暧昧的语气说,“不然我含化了再喂你。”
    郁龄:“……”
    好吧,和这个厚脸皮的妖比脸皮厚,她只有败退的份儿。
    等到她的手被他的体温烘得暖呼呼的,某个脸皮厚的妖男才道:“今天圣诞节,咱们去走走。”
    两人在这儿站得久了,加上某个妖男就算裹得不能见人,身上那种天生就属于妖所有的蛊惑人心的气息依然吸引着路人的目光,让过往的好些人都忍不住看他们两眼才离开。
    一人一妖手牵着手走在街上的人流中,如同这世间千万人群中的一员,纵然有些与众不同,却也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你的伤怎么样了?”郁龄问他,这是她最关心的事。
    “还好,不用担心。”奚辞懒洋洋地回答,纵使无意,声音依然流露着几分勾人心弦的缱绻。
    郁龄在这几个月对这只妖的魅力深有感触,可是这会儿,听到这声音,仍是有点儿不能免疫,只怕一辈子都难以免疫。
    妖这种生物,某些时候,对人类的杀伤力太强了。
    她抿嘴笑了下,继续道:“我也不想担心,谁让你不好好待着养伤,要不走捷径也可以,我其实真的不介意的。”
    “我介意。”他哼哼地说,宁愿这样慢慢养,也不要重复当年的事。
    有时候人和妖在某些方面都是一样的,特别是作为一个正宗的妖类,本Xing自私凉薄,就算有人死在他们面前,也不会有产生什么心情波动。可奚辞发现,当自己在意一个人后,却无法忍受那人受到一点伤害。
    这是他的坚持!
    郁龄已经领教过他的固执了,倒没有在这话题上坚持什么。
    等经过一家专门卖各种冰淇淋雪糕的店时,很多年轻的男女朋友排队买雪糕,看着挺热闹的。
    奚辞看了一眼,问她:“你还要不要吃?”
    郁龄看了他一眼,对上那双潋滟着春光的眸子,木着脸道:“不吃了。”她才不要吃化成水的冰淇淋,那不叫吃冰淇淋,是在喝水吧。
    他一脸可惜的神色,似乎很想尝试一下先前的提议。
    最后,奚辞为了补偿她不能吃雪糕,特地买了一堆小零食,拎着和她一起去附近的广场上的休息椅中坐着吃零食,欣赏广场上的街舞。
    今天圣诞节,这广场有附近的一些年轻人来这儿跳街舞狂欢,都是一些街舞的爱好者,在这大冷天的,穿着单薄的衣服,随着音乐起舞,跳出了一身汗。
    周围站了很多人,看到精彩处时,忍不住大声喝彩。
    奚辞给郁龄剥糖炒板栗,见她看得目不转睛的,都不忙着吃了。
    他转头看去,恰好见到有个年轻人在跳机械舞,周围一些人在配合他伴舞,跳得挺好看的。
    “有什么好看的,我也会跳。”他将剥好的栗子丢进嘴里,又给她塞了一颗,语气有点酸酸的。
    郁龄吃下栗子,转头看他,惊讶地问道:“真的?”
    “当然。”
    一脸得意地说着,某只怀抱着某种目的的妖就起身,然后脱下外面的大衣,将遮住脸颊的帽子也拿下,就顶着这么一副妖容上去了。
    郁龄:“……”
    郁龄被他吓个半死,忙不迭地拉住他,见他用一双格外妖娆妩媚的眸子潋滟地看着自己,说道:“别上去了,这里人太多,回家跳给我一个人看就行了。”
    妖男看着她,慢吞吞地问道:“你不喜欢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跳啊?”
    郁龄硬着头皮嗯了一声,当作承认了这种吃醋的话。
    显然她这副小心眼吃醋的样子愉悦了他,于是他乖乖地坐回来,不再想去奔放地放飞自己了,郁龄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
    身上的伤还没好呢,又是一副妖里妖气的模样,还是别到处折腾了。
    一人一妖解决了大半零食,这才离开广场。
    此时已经是傍晚了,天色一下子就暗下来,街道两边的路灯亮起,两边的商铺到处悬挂着一闪一闪的彩灯,到处都是圣诞节欢快的气息。
    正商量着要去哪里吃晚餐时,突然就听到有人叫“奚老大”的声音。
    郁龄抬头朝前看去,就见对街的一家店前站着一对男女,其中男的俨然就是林肆,他身边的是一个看起来约模十七八岁的女孩子。
    林肆带着那女孩子过来,笑呵呵地朝他们打招呼,说道:“江小姐,奚老大,圣诞节快乐!”
    郁龄回了一声圣诞节快乐。
    林肆带来的那女孩非常大胆地打量他们,然后啊的一声,指着郁龄道:“你是郁龄!”
    郁龄拉了拉围巾,因为畏冷,她将围巾拉到了嘴巴,差不多都挡住了半边脸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