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掌中妖夫(五)作者:雾矢翊(6)

发布时间:2017-12-10 09:06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陈明明笑得不行,大小姐偶尔说俏皮话,显得格外地体贴窝心,真是让人爱得不行。
    陈明明妹子觉得自己变成大小姐的头号脑残粉不是没道理的,只有和这人近距离接触过,才会明白她冷淡的表象之下,属于她特有的闪光点,那是很少有人能比得上的,让人难以拒绝。
    两人休息了会儿,见安茹没回来,就直接离开了公司。
    陈明明单身狗一只,没地方去,见郁龄没开车回家,于是就陪她走在街上,一边欣赏街上的圣诞气氛,一边问道:“对了,郁姐,奚先生今天真的要回来和你过节?他几时回来的?”
    作为一个贴身助理,陈明明知道郁龄身边所有的事情,甚至连她每天接了多少通电话都知道,所以她并没有听说郁龄要和奚辞一起过圣诞节的事情,以为是自己忽略了。
    郁龄沉默了下,才道:“他没回。”
    陈明明吃了一惊,然后有些疑惑。
    和江郁龄认识这么久,她觉得江郁龄虽然出身豪门,身份不一般,身上却有着许多难能可贵的好品质,宁愿沉默也从来不对人说谎就是她的好品质之一。可刚才在安茹的办公室,她却说今天要陪奚辞过圣诞节。
    大小姐对安茹说谎了,为什么?
    陈明明虽然疑惑,见她神色淡淡的,倒也不好问。
    两人在街上逛了会儿,就逛到了一条正在举行圣诞节目的街道上,街道上随处可见拥挤的人,街边有很多卖吃食的摊子。
    见街边有人卖冰淇淋雪糕,陈明明买了两支冰淇淋雪糕,和大小姐一人一支,边啃边逛。
    自从《狂侠》上映后,郁龄现在已经算是个小有名气的艺人了,在网上的人气更是剧高不下。不过现在她穿着冬衣,戴着帽子,裹着围巾,架上墨镜,这么走在大街上,和周围那些参加圣诞节的年轻人差不多,竟然没人认出她来。
    大冬天吃冰淇淋有一种非常木奉的异样享受,就和夏天坐在空调房吃火锅一样,两人啃得非常哈皮,哈皮了会儿,悲剧来了。
    陈明明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并且拥有极为出色的观察能力,只要被她看过的人,很容易就被她记住。并且在人群中,喜欢四处观察,不管是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看一眼,瞬间就能将那些人的面容记住。
    所以,当她看到一个疑似奚辞的人时,陈明明高兴地扯着郁龄,“郁姐,快看,那个是不是奚先生?”
    郁龄下意识地转头看去,目光穿过重重的人流,就见到站在街边一颗高达三米的圣诞树下的男人。
    他身上穿着浅灰色长风衣,脖子间随意地系着格子长围巾,围巾遮到口鼻处,头上戴着和风衣同款的浅灰色的针织帽子,帽沿垂下,同样遮住了大半张脸,五官并不怎么清晰,可当他安静地站在那儿,拥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气质,轻易便可以成为人群中的焦点,让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仿佛就算他站在黑暗中,依然可以成为黑暗中最耀眼的存在。
    此时这个人在人群中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每一个经过的人,都忍不住偷偷地看他一眼。
    突然,他的目光朝人群中某一处望过来。
    “他看过来了!”陈明明非常惊喜地说,现在已经肯定了这人的身份。
    郁龄没理会陈明明说什么,穿过人群跑过去,终于来到那人面前,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难不成这是今年的圣诞礼物?那么这个礼物真是让她惊喜!
    他伸手拿掉她脸上的墨镜,露出那双清泠的黑色眸子,声音柔软地道:“这是我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我自然要和你一起过的!我想你了!亲爱的,圣诞快乐!”
    他微微倾身,拂开她的帽子,在她光洁温暖的额头虔诚地烙下一个吻。
    一个非常温暖的,带着独属于奚辞气息的吻。
    郁龄发现自己原来和其他女孩子没什么两样,竟然轻易地就被男“人”的甜言蜜语给攻略了,满心欢喜得只剩下眼前这只妖,就算现在就是世界末日,都不在乎。
    她想要抱抱他,然后发现手上还拿着啃了一半的冰淇淋雪糕,顿时想要将它丢了时,却没想到原本还柔情默默地妖男突然生气地道:“这种大冷天的,你竟然吃冰淇淋?你不知道女孩子吃太多冰冷的食物对身体不好么?”
    郁龄:“……”
    终于过来准备打招呼的陈明明:“……”
    
    第207章
    
    郁龄手里的那支才吃了一半的冰淇淋雪糕被一只看起来非常漂亮好看的手拿走,无情地丢到了不远处的垃圾筒中。
    陈明明忍不住缩了下脑袋,突然觉得自己手上的那支冰淇淋雪糕丢也不是,留着吃也不是——话说她挺喜欢在下雪的天气里吃雪糕的,吃不完时,直接包好放到阳台上冻着,第二天想起继续吃,多带劲啊。
    这会儿,她有种好像自己带坏了大小姐的想法。
    郁龄见他丢了自己啃了一半的冰淇淋,倒也不恼,依然笑盈盈地看着他。
    这副笑眯眯的样子,有别于平时的冷淡懒散,实在是讨喜得紧,就算有点儿恼她不爱惜身体的妖也抵抗不住,忍不住拉了她有些冰冷的手揣到自己的大衣口袋里,然后才看向不远处的小助理。
    陈明明被他一看,不知怎么地,心跳快了一拍,好像被什么危险的可怕生物盯上一样。她有些尴尬地笑着打了个招呼,目光往奚辞脸上一溜,不禁大为惊讶。
    她这才发现,奚辞的眼睛竟然是一种浓丽的紫色,眼尾微微上挑,透着一种说不尽的妩媚妖冶,那藏在帽沿处的肌肤仿佛有些紫色的纹路……
    还没待她看清楚,就听到那柔润的声音道:“陈小姐也在?”
    陈明明笑着说,“刚才和郁姐从公司里出来,随便走走。”将手中的冰淇淋又藏了藏,忍不住再看了一眼对面的人的眼睛,发现真的是紫色的,难不成他戴了美瞳?只是好好的人,戴美瞳作什么?
    陈明明在心里嘀咕着,可纵使奇怪,也没好意思冒然询问,毕竟可能有些人有变装的怪癖什么的,这种当面就问的询问好奇,很不礼貌,也容易得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当没看到,等对方自己提。
    而且,她觉得今天的奚辞实在是奇怪的紧,一点也没有以前所见时那副让人心动的小鲜Rou模样了,浑身上下仿佛透着一种成熟而危险的气息,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能勾得人浮想联翩,心绪难平,恨不得想要深入探究点什么。
    这种感觉实在是危险。
    见前面这对男女站在一起的姿势,陈明明觉得挺虐狗的,为了不留下来找虐,她非常识趣地笑着说,“奚先生既然来啦,那我不打扰你们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