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掌中妖夫(五)作者:雾矢翊(3)

发布时间:2017-12-10 09:06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你自己晚上当冰块不喜欢说话,还要求别人说,不要这么双标啊!
    郁龄暗暗翻了个白眼,因为身边人多,她不想表现得太腻歪,于是简单地将今晚的事情交待了下,最后道:“苏鸾说感觉到山里有什么,后来又消失了,你觉得呢?”
    那边沉默了下,说道:“你小心点。”
    “知道了。”
    发现那边不说话了,郁龄便挂了电话,这干脆利落的举动,让陈明明和江郁漪都忍不住侧目,怎么感觉大小姐和她老公话好少,一点都不甜蜜,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难不成感情出问题了?
    随着这种猜测,陈明明和江郁漪顿时小心了一些,连开车的保镖都尽量稳住方向盘。
    今晚见识到大小姐的战斗力后,她的形象顿时拔高到一个让他们仰视的高度,不禁小心翼翼起来。
    回到市区后,郁龄想起先前在那破庙前和娄悦聊的火锅,便请他们去吃火锅,算是感谢娄悦这段日子对江郁漪的照顾——江郁漪怎么说也是江家人,这段日子娄悦为找出恶姝解除她身上的诅咒,也算是出力了,自然要好好谢谢人家。
    娄悦非常爽快地应下了,先让云雅然带那受伤的天师去医院,她和另一个天师打的过去。
    
    第205章
    
    一群人围在一起吃着热腾腾的火锅,很快就冒出了一身热汗,驱除了先前在山上带来的寒意。
    他们来到娄悦所说的火锅店后,过了半个小时,云雅然就带那受伤的天师过来了。
    今天大小姐请客,让众人敞开肚子随意点随意吃,气氛非常热闹,就连平时十分在意形象的江郁漪都抛开了矜持,和陈明明等人一起说笑抢食,不知不觉就塞了一肚子的食物。
    有人陪着吃饭,果然胃口比较好。
    拥有共同的经历一般比较容易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先前在山上的经历的灵异事件,让江郁漪和陈明明等人都产生了一种革命友谊,虽然可能只是短暂的,至少在今晚,他们围在一起吃火锅,彼此之间抛开一切,只是纯粹地像个朋友一样聚在一起吃饭聊天,说着先前在山上的凶险,彼此打趣说笑。
    江郁漪刷了一块切得薄薄的五花牛Rou,沾着店里的厨师特别调制的酱汁,吃进嘴里,满嘴都是酱汁的Rou香味,给味蕾带来最原始的享受,不禁眯起了眼,享受食物进入胃袋后浑身暖洋洋的感觉。
    “真好吃,总算是从地狱回到人间了。”陈明明吃了一片刷好的牛肚,看着窗外街道上的灯火,只觉得这样的和平,实在是让人感动。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这样的和平有多难得。
    至少在今晚,她看到了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神奇的世界,知道有一群他们所不知道的人类,为了给普通人营造一个安全和平的世界,费了多少心思和力量,以及生命。
    天师是一种让人敬佩的职业,如同那些可爱的军人,他们各自用自己的努力,在各自的领域监守为战,共同守护着这片土地。
    今晚的事情,让他们感触良多。
    陈明明这话,得到了江郁漪和那两个保镖的认同,连同那两名刚出师的天师也暗暗点头。
    娄悦和云雅然经历的事情多了,比他们淡定,倒没有太大的感触,忍不住笑了下,娄悦一边刷着青菜吃,一边道:“你们如果后悔,还来得及,我可以帮你们消除今晚的记忆,毕竟这些记忆不算好,有些人承受不了,往往会崩溃。”
    听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摇头,坚持要保留这些记忆。
    消灭完所有点的菜后,所有人都挺着肚子打着饱嗝,说不出的满足。
    此时夜已经深了,云雅然还有工作——准备去捉鬼,便先告辞离开,那两个天师跟着一起离开了。
    郁龄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保镖,让他们分别送江郁漪和陈明明回去,而她则和娄悦一起。
    江郁漪有心想说不要保镖送,但被大小姐冷冷地看了一眼过来,顿时气弱,于是闷不吭声地由着她安排。
    “郁姐,明天我去接你。”陈明明接受了大小姐的好意,由保镖送回家。
    等众人都走后,现场只剩下郁龄和娄悦。
    有娄悦这个天师在,众人对郁龄的安全并不担心——大小姐本身的战斗力也没让人担心过,该担心的是那些可能会犯到大小姐手里的人。
    郁龄和娄悦走在午夜的大街上消食,一边聊着天。
    聊的是上次猎杀僵尸时,被异闻组的人带回去的那些黑龙堂的天师,郁龄想要知道那些人现在如何了,以及异闻组从中得到什么消息。
    娄悦耸耸肩膀,如实说道,“异闻组对黑龙堂非常重视,上次捉回来的黑龙堂的天师都秘密关押着,除了异闻组的几位组长和副组长,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现在情况如何我也不知道。”
    郁龄对这种情况并不意外,问娄悦不过是想要确认一下。
    想了想,她又道:“其他地方的情况怎么样了?那些僵尸都已经猎杀完了么?”
    “差不多了吧,虽然死了一些天师,不过也有一批刚出师的天师得到煅练,总算是能拿得出手了。”
    两人就这么随意地聊着,仿佛是一对说得来的朋友。
    娄悦说的一般都是异闻组中的一些公开的任务,透露给非组织的人也没什么,所以郁龄从中了解到了这个所谓的东方灵异界的局势,总体来看还算是不错的。
    聊到这次江郁漪被恶姝诅咒的事情时,郁龄问道:“江郁漪是怎么被恶姝选上的?恶姝所在的破庙距离市区比较远,江郁漪是个挑剔的人,可不会无缘无故地跑到那地方去给恶姝看到。”
    大概是为了照顾普通人的承受力,所以娄悦这次并没有告诉江郁漪她为什么被恶姝看上诅咒,江郁漪不了解这些灵异的事情,所以没有问这些。
    “恶姝诅咒人时,并不需要对方来到它所在的地方,它可以借用周围的人类的眼睛来挑选漂亮的女人。可能是那时候有认识江小姐的人经过那里遇到恶姝,恶姝通过那人的眼睛和心思,将自己的诅咒放到对方所见过的、认为最漂亮的女Xing身上。”
    郁龄皱了下眉头,看来这次的事情,江郁漪是受了无妄之灾,里头倒是没有什么Yin谋之类的。
    不过她有些在意苏鸾后来的态度,她明显不想多说。
    消食得差不多后,郁龄方才和娄悦道别,各自回家。
    第二天,郁龄被手机闹铃叫醒后,摸索着洗漱穿衣,又被电话那头的妖男絮絮叨叨地念醒了。
    打了个哈欠,郁龄瞥了眼时间,和她爸说了一声,便出门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