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掌中妖夫(五)作者:雾矢翊(2)

发布时间:2017-12-10 09:06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上了车后,马上将暖气开了,又拿出保温瓶,喝了些热水才好一些。
    江郁漪得到了半杯热水,这是江郁龄匀给她的。
    她默默地喝着水,将自己当成隐形人一样地缩在后车上,脑子一遍遍地回想着从小到大的事情,再看看坐在一旁的大小姐,眼神晦涩。
    休息了会儿,娄悦走过来敲了敲车窗。
    郁龄将车门打开,娄悦矮身看向车里,对坐在车后座的三个女人道:“我这边有姜红糖茶,你们都喝一杯,暖暖身体。”
    娄悦用一次Xing纸杯倒了四杯姜红糖茶给郁龄他们,最后递了一杯符水给江郁漪,对她道:“你体内还有Yin气没除,喝杯符水比较好。”
    江郁漪默默地接过,说了声谢谢
    喝了姜红糖水,众人感觉到舒服了许多。
    郁龄便问那个受伤的天师怎么样了,娄悦道:“还行,等会儿回到市区后,再送他去医院。”
    见他们都喝完姜红糖水后,娄悦突然道:“今晚的事情,属于灵异事件,一般不能让普通人参与的。普通人若是参与,按照异闻组的规矩,要被清除记忆。”
    听到娄悦的话,陈明明等人紧张起来。
    他们可不想被清除记忆。
    就算今晚的经历再可怕,也是属于自己人生中的一种,并不想丢失它。
    就连当事人的江郁漪,也不想清除最近中邪后的记忆,想要保留下来,也算是一次教训。
    娄悦看了他们一眼,脸上多了些笑容,又道:“当然,异闻组也不是不近人情的,如果你们签下保证书,保证不会将今晚的事情透露出去,自然可以保留这些记忆。”
    在场的几个普通人自然愿意签保证书。
    签了保证书,听娄悦的解释,明白这种灵异事件若是因为他们嘴不来不小心传开,会在普通人中引起恐慌,所以这些是必要的举措,众人倒也没有感觉到太过难受。
    说了会儿话,突然见苏鸾从山里头出来。
    苏鸾的出场方式非常地具有鬼类的特点,直接从山上飘下来,那绯红色的长裙,头发飘飘的模样,简直就是经典的厉鬼形象,让毫无心理准备的众人吓得不要不要的,连天师都有些够呛。
    虽然天师们见多了鬼,可是鬼王却难得一见,感觉到鬼王的气息,都有一种毛骨悚然感。
    郁龄见苏鸾回来,松了口气,扯了扯僵硬的脸皮,让自己看起来非常自然,问道:“没事吧?”
    苏鸾嗯了一声,说道:【消失了。】
    “消失了?”郁龄被她的话弄得有点儿没头没脑,“知道上面有什么吗?”
    苏鸾摇头,【我上去时,已经找不到了,在山里转了下,没留下什么痕迹。】说到这里,她迟疑了下,终究没有说什么。
    郁龄心里却存了疑问,觉得苏鸾不是无的放矢的鬼,既然她这么重视,可能先前在山上的人或者是其他东西,定然非常特别,就是不知道苏鸾有没有什么发现。
    苏鸾似乎不想多说,离开了众人的视线,重新隐回黑暗之中。
    随着苏鸾的离开,周围Yin冷的空气渐渐地回暖一些,众人都松了口气。
    虽然现在天气也很冷,可总比那种仿佛浸入骨子里的Yin冷要舒服一些,鬼王出现时,那种骨头都要冷得发颤的感觉,在这种大冷天中,实在是不好受。
    于是众人又喝了一杯姜红糖水,才开车离开。
    路上,陈明明又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的小朋友,问到了苏鸾,“郁姐,先前那位鬼小姐……是谁啊?”
    “她叫苏鸾,是一位鬼王。”
    “鬼王?”
    车里的男男女女都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他们听说过恶鬼、厉鬼、水鬼、吊死鬼等等鬼,很少听说什么鬼王,毕竟厉鬼这种存在在传说中就已经很厉害了,能冠上鬼王这两个字,可见那位有多厉害。
    从先前那几个天师的表现中,也能看出来他们对鬼王的一种天然敬畏。
    不过,这么厉害的鬼王,怎么看着好像在帮大小姐做事一样?
    郁龄想了想,给苏鸾安排了一个身份,“她是奚辞的朋友。”
    听说是奚辞的朋友后,陈明明便明白了。
    在她心里,奚辞这位比娱乐圈的小鲜Rou还要小鲜Rou的人可是顶厉害的,对他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所以和鬼王认识也没什么,想到今晚还见到一个鬼王,而且是他们这边的,陈明明就觉得非常带感,要不是人鬼殊途,鬼王身上的鬼气太重,在这大冬天的接触一下就要被冻得直打哆嗦,都忍不住想要和鬼王接触一下。
    这可是人生中难得的机会呢!
    “这位苏小姐其实这段日子都跟着你了?”陈明明好奇地问。
    “算是吧,奚辞不在,拜托她来保护我。”郁龄淡淡地说。
    “奚先生真是个好男人。”陈明明赞道。
    比起陈明明的兴奋,两个男保镖努力地维持淡定的表情,不能被个女人比下去——其实他们心里挺害怕的,头皮都炸了。但陈明明的表现让两个保镖又忍不住想要维护一下他们属于男Xing的尊严。
    至于江郁漪,她默默地……离大小姐远一些。
    要不是那边有天师受伤了,她也不会过来挤这辆车,知道得越多,越觉得这位大小姐可怕。当年她带人一起欺负大小姐的时候,大小姐只是揍得她哭爹喊娘,而没有叫只鬼来捏死她,想想自己能长这么大,也算幸运了。
    于是,因为苏鸾的存在,江郁漪再一次将大小姐的战斗力提升了一个档次,觉得这女人实在不是自己能对付的,幸亏她当年“幡然醒悟”,才能活到现在。
    郁龄不知道自己在讨厌的妹妹心里造成的Yin影继续无限大,时不时地应付着陈明明的好奇,直到奚辞的电话过来,方打断了陈明明的话。
    “还好吧?”那边的声音冷冰冰的,比这北方的冬天还要冷。
    “挺好的。”郁龄简言意赅,对于夜晚时沉默寡言的奚展王,实在没有和他聊天的欲望。
    因为聊不起来,感觉就像她在自言自语一样。当然,白天时的妖男,可着劲儿的啰嗦,又感觉好像他在自言自语。
    “没受伤?”
    “嗯。”郁龄懒洋洋地不想开口。
    “说话。”
    “说什么?”
    “都可以。”
    “……”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