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异种岛+番外 by:西陵冥(下)

发布时间:2019-05-08 12:36 类别:恐怖灵异 标签:
 
    第五十八章剥皮分肢
    
    Philémon的身体,看起来要比他被捉的那时更显消瘦,脸颊向里凹陷,原本强壮高挑的身体受尽折磨,双肩上被兽人爪子撕烂开的伤口,现在看起来似乎已经结了疤,可能是带他回去的兽人,拿那些奇怪的Cao药给弄好的,兽人可不想让它抢来的奴隶,那么快就死去。
    本来Philémon一头金色的漂亮短发,现在也都乱七八糟地散在头上,一向闪烁着坚强意志的碧蓝色眼瞳,此时也是充满了决绝的情绪,手里拿着不知道Philémon从哪摸来的利石,正举起来,对准着想要制服他的兽主。
    Luc不知道Philémon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在此刻如此的冲动,现在他们可是在敌人的巢x_u_e当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能打过它们,Luc心中十分着急,想大声阻止Philémon的冲动,但他微弱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了一大群兽人激动的吼叫声中,完全听不见他的喊声。
    从清醒以后就头痛欲裂的Philémon,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昏睡了多久,醒来之后,他脑袋也还是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清楚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在他眼前出现的东西,总是呈现一片朦胧模糊,他迷茫地被黑影带领四处走动。
    而就在今天,当Philémon捧着凹陷的石碗饮水时,一刹那,他突然间就回想了起来,想起了现在的这座岛,大家已经做好随时能出海的木船,众人被捕,原地留守的妻子和小孩,还在等着自己回去。
    回忆一股脑的全部冲了回来,让Philémon此刻还不怎么清醒的脑子,变得更加刺痛和混乱,他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样去处理,越想又越为已经离开分别那么久时间的家人感到忧心,尤其是妻子在和他分离时还得着病。Philémon想到这些,便弯下身四处开始寻找,找到了一个顺手的武器,他把它握在手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在支配着全身疼得难受的身体继续坚持行动,那就是回去!回去找自己的妻儿……
    猛地一下从兽人关着他的洞中冲出来,脖颈上的树藤,早已被Philémon用砾石切断,现在他只想要离开这里。
    可才跑出来没多远的距离,就已经有许多的兽人纷纷闻讯包围过来,它们并不捉他,只是像在看好戏一般,围成一个大圈,堵住他的去路,不让他从中逃跑。
    很快的,那个原本守着他的红毛兽人,就怒气冲冲地追赶了过来,Philémon被迫,只能转身与它对峙。
    Luc赶过来看到的,恰好就是Philémon和兽人正在对打时的僵持状态,Philémon的背上,已经被那个红毛头上还有道疤的兽人,又划开了几道血口子,正汩汩向外流着血,映衬在白色的皮肤上,更显刺眼。不甘就此被捕的Philémon,举起手中的利石狠狠敲打在兽人扑过来朝向他的身体上边,把兽人的后肩,也给砸出了一道口子。
    兽人暴怒,凭它现在的实力,竟然还对付不了一个受伤的奴隶?!它更是加快了速度袭击Philémon,却又连着被Philémon举着手中的石头击中了好几下,连续撞破开几道伤口。四周围观的兽人们,见红毛刀疤的兽人连一个奴隶也制服不了,开始起哄乱叫起来,低沉急促的吼声中,充满了对红毛刀疤兽人的轻蔑。
    不愿意被其它的兽人看不起,导致自己以后的地位下降,兽人再也不去顾忌和它对打的奴隶,是个少有的白肤强壮男人,刀疤兽人动起了杀机,手里锋利的爪子,从指间探出更长的部分,用力就向着体力越来越强撑不住的Philémon身上抓去。
    此时头部还在眩晕不止的Philémon,虽然咬牙坚持闪身转开,躲过了这凶狠的一爪,却没有躲过红毛刀疤兽人,紧接着转手对他脑袋上的一记拍打,后脑勺尚未痊愈的伤口,又被兽人给抓按了住。
    抓着Philémon的脑袋,兽人猛地将他提举起来,Philémon双脚的脚尖,全都脱离开了地面。
    “砰!!”的一声巨响,兽人狠命向旁边一甩,将Philémon的整个身体,重重摔在了旁边的大块凸起岩石上,接着兽人又冲了过去,继续抓住Philémon的脑袋,便往岩石上不停地撞击,以消它的怒气。
    早在Philémon的脑袋被兽人提抓住的时候,Luc已经情绪激动地想要冲过去阻拦,可他颈部的缰绳项圈,却把他捆得严严的,手上边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够切割开脖子上的树藤绳蔓,瞧一眼正牵制他的兽人,此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打斗上,Luc悄悄向前走近了一些,尽可能多的拿起牵制着他的树藤,用他的牙齿便开始用力啃咬了起来,试图把它咬断。
    特意选来做成牵绳的树藤,质地自然是相当的坚实,纤维也十分细密柔韧,用牙奋力撕扯了半天,Luc才咬开一道浅浅的口子,可眼角看着兽人包围的圈中,Philémon被兽人打得越来越惨,Luc再也顾不上别的,继续用牙大力咬起了树藤,因为用力过猛加树藤的坚硬程度,鲜血也不断从Luc的牙缝中渗透下来。
    这边正加紧时间想咬断树藤,那边Philémon的整个脑袋已经被兽人磕得鲜血直流,浓稠的血水顺着头顶一直流下,迷糊住了双眼,几乎无法在沾粘的血中把眼睛睁开。但是,兽人并不满足于此就结束,因为这个奴隶让它受伤还被其它的兽人所嘲笑,刀疤兽人下起了狠手,不愿再饲养如此不听话的奴隶,一心决意要把奴隶给杀了。
    等当Luc好不容易就要将树藤给咬断时,抬头间,便看见兽人已经把地上奄奄一息的Philémon,抓着一边的胳臂就提了起来,毫不费力地用它满是兽毛的手爪,按住固定Philémon的脑袋两旁,猛力间,便向一边用力扭转了过去,Philémon的头颅被整个扭向一边,连接脖子中的骨头立即断开,人刹那间便失去生息,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瘫倒落地……
    “不!不!不!”不禁痛苦地大叫出声,牙齿用尽全力向下撕咬树藤,连下嘴唇都因为用力过猛而一起咬到,牵制住他的树藤终于是被咬断,Luc情绪激动得几乎全身颤抖个不停,急切地跑向兽人的包围圈中,朝倒在地上不再动弹,被兽人扭断脖颈的Philémon身旁跑去,这个从小到大都像是他的兄长一般,又像是朋友那样亲密的大哥,甚至在来到这座恐怖的岛上,也一直照顾关怀大家的Philémon,就这么失去了他的生命,怎么会?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