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谜踪之国Ⅲ:神农天匦 by: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19-05-05 11:27 类别:恐怖灵异 标签:
 
作品简介
神秘宝物把游击队员逼入绝境,古老的诅咒是否真能预言闯入者的生死?
故事讲述的是以司马灰为首的缅共游击队员,战后退至缅北野人山,被胁迫加入了山匪玉飞燕带领的探险队,为寻找一件深藏地底的神秘货物而亲入险境。一行人闯进“幽灵公路”,又被超强热带风团“浮屠”追赶,长蛇显身、强光引路,他们受雇于人,却不知雇主不惜一切代价要寻找的货物究竟是什么。
曾经消失的蚊式特种运输机无声地飞过终日被浓雾遮蔽的山谷,浓雾下显露出一座占婆王建造的黄金蜘蛛城……但是,探险队里却多出一个“影子”成员……
《谜踪之国》是继《鬼吹灯》之后推出的又一部长篇系列探险小说,它讲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主人公跟随一支肩负神秘使命的考古队深入地下世界,由此而展开了一段惊心动魄的死亡之旅。本书为《鬼吹灯》的姊妹篇!
 
第一卷 无中生有
 
第一话 吞蛇碑
司马灰认为考古队在地底发现的巨大青铜器,藏于地下数千年,并未因氧化而生出铜蚀,可能是在铜中混入了陨石里的金属成分,而观其形制,正是古人造于涂山的“禹王鼎”,因为鼎身上铸有“山海之图”,那些神秘的图形与符号,涉及了远古时代的地理、地貌、湖泊、沼泽、沙漠、s-hi地,以及海外山川巨变,矿物分布、植物分布,飞禽走兽的迁徙与灭绝、变异与演化等诸多信息。
其中有一尊巨鼎,遍铸地下魑魅魍魉之形,以时间和地层深度为序,依此记载着四极以下地形地貌,乃至各种矿藏和古怪生物,最底层则是一个无底深渊般的黑洞,里面还有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半隐半现,不知究竟为何物,这个黑洞的位置与特征,都与考古队想要寻找的“神庙”十分相似。
每一处图形旁边都有虫鱼古篆进行注释,司马灰加以辨认,应该是“夏朝龙印”,他对此无能为力,半个古篆也认不出来,只是“禹王鼎”是相物古术的根源,司马灰向来听闻已久,所以不难推测出了这几尊巨鼎的来历。据说秦代的地理古籍《山海经》,就是根据古鼎上的“山海图”所做,但内容已失其真。
胜香邻听司马灰说得完全合乎逻辑,想来不会出现太大偏差,也不免暗自惊叹,以往帝王诸侯的陵寝中,最重要的殉葬器物就是铜鼎,鼎为国之重器,只有帝王才有资格殉以九鼎,以此代表九州。如果寻根溯源,还属“禹王涂山铸鼎”为祖,因此禹王鼎又称“鼎母”,鼎上契刻的山海图,更是涵盖天地之秘,历史上对“禹王鼎”下落的记载十分模糊,想不到竟会出现在这座地下古城中。
罗大舌头焦躁地说:“我看这几尊大铜鼎里又没地图,对咱考古队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趁早别在它身上浪费时间了。”
司马灰说:“罗大舌头就你真是一肚子Cao包,以前总听宋地球说什么‘四羊方尊、虢季子白盘、越王剑、秦王镜’之类的国宝,可要放在这九尊青铜巨鼎面前,却都是重子重孙不值一提了,如今实属旷世难逢的机缘,这也是咱们从大沙坂进入地下以来,最为重要的发现。”他又问胜香邻能不能把鼎身上的图案临摹下来,可这些记载着地底秘密的古老图形,神秘而又复杂,就算是找来一队人分头“描样”,怕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完工,但现在的四个人里,只有胜香邻掌握着这门技术,其余三个人即使照着葫芦也画不成瓢,帮不上什么忙。
胜香邻说:“壁画才需要描样临摹,而大鼎上铸刻的图案可以直接拓下来,用不了多少时间。”她说着话就从背包里取出拓本,将古鼎上的图形逐片拓下,又编上记号注明位置。
司马灰等人全是外行,根本c-h-a不上手,只能在旁抽烟等候,合计着接下来要到山腹中的地宫里进行侦察。
通讯班长刘江河在旁负责戒备,他有些好奇地问司马灰:“司马首长,你刚才说这几尊铜鼎对考古队意义重大,它对咱们究竟能有什么用处?”
罗大舌头说:“几千年前的东西能有什么意义?典型的封建迷信思想黑线回潮,难道修正主义的错误工作路线,还要在考古队里旧调重谈?”
司马灰脑中也没什么头绪,无心再与罗大舌头胡扯,只能说其实考古队和“绿色坟墓”这个地下组织,想要寻找的目标,现在已是完全相同,也就是一个接近地心的未知区域,赵老憋称其为“神庙”,它可能是因地幔能量高度集中,塌陷而成的一个“黑洞”,这个黑洞的具体位置和里面存在的秘密,已经超出了咱们所能理解的极限。
考古队现在唯一找到的确切线索,就是这座地下古城和禹王鼎上的山海之图,但咱们解读不出夏朝古篆,单凭那些神秘诡异的图形,很难洞悉其中的真相。“绿色坟墓”组织中的物探工程师田克强,也就是那个代号为“86号房间”的特务,常年潜伏在新疆戈壁,窥视着罗布泊望远镜,这说明地底一定有某种东西存在,直接威胁到了该组织的目标,我估计这些秘密就在“禹王鼎”里,考古队要想前往接近地心的黑洞,就必须想办法破解这个谜团。
这地底沙海的尽头,是一座环绕火山窟而建的古城,山腹里藏有地宫。夏代古篆和青铜大鼎,都直接印证了它是从黄河流域远迁而来,那时候人烟少、野兽多,山崩海怒,自然环境非常残酷,四方都有x_u_e地而居之人,而铜鼎的存在,则说明洪荒时代已经结束,这座城墟应该是夏商王朝的后裔所留,所以考古队要继续搜寻地宫,希望能有一些新的发现。
这时胜香邻已拓下图片,整理好了装进背包,只留下一张递给司马灰看,禹王鼎的山海图中,也记载了“极渊”。
司马灰接过来看了看,见那些图形都是地下波涛汹涌的深海,其中不乏“连城之鲸、万丈之蛟”。相传禹王涉九州、探四极,详细度量大地山川的形势,才凿开“龙门”导河入海,具体是东海还是南海,则已无从考证,仅知道洪水灌注之地被称为“禹墟”,也许这个地壳与地幔之间的“空洞”,就是“禹墟”,不过这些事没有证据,只是凭空揣测。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