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艳鬼(出书版)+番外 by:公子欢喜

发布时间:2019-04-30 10:56 类别:恐怖灵异 标签:
 
文案
 
因寻找上古神器刑天而下凡的冥府之主空华遇见了尖牙利齿的艳鬼桑陌,
 
在向桑陌套取刑天下落的过程中,慢慢地,彼此爱恨不休的前尘往事被一一揭开。
 
曾经转世为四皇子则昀的空华与曾经身为四皇子心腹的桑陌,
 
这一次的重逢对他们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对过往恩怨的追讨还是爱的延续?
 
当忘却了所有的冥主与死死不肯从过往中解脱的艳鬼重逢,
 
爱恨再起,谁成就了谁?又是谁毁了谁?
 
当一切尘埃落定,桑陌笑得灿烂:「你还是不懂爱恨啊……」
 
当一切谜底揭晓,空华说:「桑陌,我们再赌一次吧。
 
我将我的所有压上,赌你的爱恨。」
 
  第一章
 
  「故事的起因听来就甚是荒唐……」
  荒郊,月圆之夜。经久不见人烟的古庙中幽幽传出一声喟叹。
  秋风呼啸着自墙缝窗棂中钻过,半截短短的白烛左右摇曳,连此地最长寿的老者都说不清被废弃了多少年的小小神庙里,今夜多出了重重黑影。
  尖嘴、长耳、粗尾、幽亮得不似常人的诡异瞳孔、紫黑色的尚带着血渍的尖利指甲……投s_h_è 在墙上的影子被明灭的烛火拉长,被积年尘灰模糊了面容的山神怒目圆睁。一瞬间,在一张张狰狞面孔的环绕下,连清冷的月色也带上了森森的煞气,彼此分不清是鬼是神。
  「这还要从凌霄殿中的那位天帝陛下说起……」不停跃动的烛光里,半躺于神像下的白衣男子微微仰头,灰色的眼瞳里映出一片天边的y-in云,红唇勾起,露出一个嘲弄似的笑。众鬼环肆之下,这张勾画细致如女子般艳丽的脸叫人自心底泛起一丝寒意。
  风起,月隐,荒芜的破庙里,擅画一副好皮囊的艳鬼说起一段鲜为人知的传说:
  说是许久许久之前,彼时,今日皇家的开国天子尚不知在何处,前朝的真龙国君不过是个奔波山间的猎户。天庭中,多情的天帝与嫦娥私会在广寒宫。情热交缠之时,耳听得鼓乐齐鸣,正是天后气势汹汹而来。天帝大惊,慌乱中,顾不得天子威仪,旋身变作玉兔模样,钻出了窗户就一跃落下凡间。
  这合该是天注定要那位猎户发迹,天帝变作的玉兔恰好落在他的陷阱里,仓促间还叫竹片扎伤了腿。想要施法脱身,却又恐被天后察觉,进退两难。
  半世困于莽莽林间的猎户眼见兔血过处即生出一片琼花仙Cao,惊得目瞪口呆。
  此后的发展曾经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天帝报答猎户相救之恩;有人说,是天帝感念猎户善良。
  神像前的白衣艳鬼眯起眼睛,嘲讽的神色越发明显:「是猎户胁迫了天帝。」
  僵持间,天帝眼见天边气涌云翻,不消一刻,天后便会寻来,无奈之下只得开口讨饶:「你若放我,来日必有重答。」
  猎户贫寒却不愚钝,识得这兔子绝非凡物,又想起民间种种仙怪传言,不禁心生贪念,该向这神仙要什么好?满屋金银?娇妻美眷?长生不老?世上什么人坐享富贵又权势惊天?
  皇帝。
  天帝料不到这小小猎户竟有这般贪欲,断然回绝。
  此时,猎户不慌不忙:「那……我就不放你。」长年与山中野兽争斗,他也有他的狡诈。
  「啧,要不怎么说龙游浅滩,被逮进了兽笼里,天帝亦不过是猎户刀下的一只兔子。」白衣艳鬼道。座下「桀桀」一阵鬼笑。
  贪念横生的猎户精明得完全不似他憨厚的外表:「我不但要做皇帝,还要子子孙孙都做皇帝。」
  他说,他要做太平盛世的安乐天子,外无诸邻之眈眈虎视,内无j-ian险之营营算计,南无洪涝,北无旱饥,风调雨顺,四海归一。更要子孙兴旺,香火久长,楚氏皇位代代兴替,百年不衰。
  好个贪得无厌的无名猎户,直把天帝惊得哑口无言。
  「后来怎么样了呢?」鬼众中爬出一只小鬼,歪着大如斗的脑袋好奇地问。
  「后来……」艳鬼看了他一眼,复又望向沉沉的夜空,轻笑一声道,「前朝不就是以楚为号的吗?」
  被天后震得无处躲藏的天帝终究还是忍辱答应。其后,天下大乱,楚氏如有神助般连战连捷,以一介平民之姿自各路诸侯中一跃而出,君临天下。
  「呵……居然有这种事……」众鬼议论纷纷,「桑陌,你编故事哄我们吧?」
  叫做桑陌的艳鬼并不反驳,微侧过头,精心勾画的脸静静隐在烛火之后。待议论声止住后,方才续道:「猎户确实享尽荣华,可惜死得凄惨。」
  缓缓飘来的y-in云将圆月完全遮去,天边不见半点星辰。艳鬼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y-in恻恻的笑容绽开在嘴边:「他是暴心而死。」
  贪欲太大,终于连心都包容不下,于是只能任由欲念将心撑破。
  「你道天帝会甘心忍下这口气?」扫了众鬼一眼,桑陌正要开口。
  猛然间,刮起一阵y-in风,飞沙走石,如厉鬼号哭。破旧的庙门被吹得「啪啪」作响,y-in风带着忘川之水的冰冷寒意直灌心底。胸膛却剧烈起伏,越来越喘不过气,喉头里有什么东西要跃出来,压迫得眼含煞气众鬼情不自禁地颤抖。
  突然降临的黑暗里徐徐绽开了颜色,红的,银刃方刺入r_ou_体时所迸溅出的鲜红。直到贴上脸颊,才发现,原来是花瓣,来自彼岸。
  「呀——」有人分辨出这花意味着什么,惊叫一声,迅速消失在了黑暗里。
  叫声此起彼伏,众鬼纷纷逃逸,不一会儿,庙中就只剩下了艳鬼桑陌一人:「居然是你。」
  灰色的眼瞳中有什么一闪而逝,桑陌摇了摇头,对着无际的黑暗,徐徐将故事说完:「天帝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最终,天降魔星,亡了楚氏。」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