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红楼同人)[红楼]大丫鬟奋斗日常 by:太极鱼(二)

发布时间:2019-11-28 21:14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种田文 红楼梦 美食 古典名着
 
第45章 惊吓
这日正是十五, 袭人的妈一早就回过老太太,接袭人回去吃年茶。大年下,各有脸面的家生子还治席请主子吃酒呢,袭人虽不太得贾母喜欢, 可这小恩典也是能有的。
袭人去了, 贾宝玉房中更没个管束, 大小丫头见宝玉也不在屋里, 愈发撒欢乱跑。有凑份子寻热闹耍戏的,亦有偷闲躲静、家去团圆的。
晴雯一个人在外间房里掷了一会子骰子,很觉无趣, 鸳鸯从后头过来看见, 笑道:“你怎么不同她们玩去?一个人闷呆呆的做什么?”
晴雯道:“都去了, 往日那个自封的总管也家去亲娘哥哥的团聚了。我又没有个亲娘兄弟的, 不在这里守着, 倘若宝玉回来, 又要生气。”
鸳鸯听了这话, 心下也可怜她:赖嬷嬷家用银子买了她, 虽有个姑舅哥哥,可那哥哥只会喝酒赌钱, 嫂子也轻狂浮浪, 外头不仗着她就罢了, 何曾有过一星半点儿的助益?鸳鸯想起自家父母远在金陵看房子, 嫂子只会一味地调唆哥哥从自己这里讨好处,比晴雯又能好吃多少去。今儿上元佳节,偏都孤零零的, 越发心酸。
鸳鸯越发不忍她一人在这里,笑道:“今日佳节, 阖府里都热闹呢,太太、n_ain_ai们也不管束咱们,你这样倒辜负了这好日子。不若去太太院里找青锦顽去,那丫头自朱绣跟林姑娘回扬州了也常闷闷的,朱绣丫头之前还托我常找她一起来解闷,偏我总脱不开身。你去找她,帮我跟她要一盒面脂膏子来。”
晴雯就笑道:“是叫我玩去呢,还是支使我给你要东西去呢。如今这寒冬腊月的,稍在外面站久了脸就吹皴了,什么胭脂水粉都不中用,全靠这面脂呢,谁家的面脂膏子能有多的?”
鸳鸯因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几个用的是朱绣丫头自己调配的,谁少了,青锦那里也不会短了。林姑娘走的那日,她天未亮就过来收拾,我还纳闷的,谁知是林姑娘走的那样急,朱绣忙着拾掇东西给青锦呢……亲姊妹也就这样了。你帮我问青锦,也饶她一盒,你抹一回就知道,比你们在外头买的好多着呢。”
晴雯越发意兴阑珊,道:“你镇日忙糊涂了,还不知道呢罢。如今青锦也不是孤鬼了,不知是她姑母还是舅母的寻了来,听说在北外城根边上安顿下来了,太太发恩,十三那天还叫她家去吃席呢。如今看起来,比不得家生女儿,越发连同是外头买的,我也比不上了。”
鸳鸯啐了一口,上前推她:“宝二爷也去太太院里了,你只管去找青锦顽,他回来你也跟着回来便罢了,哪儿这么多歪话呢。”
晴雯这才起身,鸳鸯看她去了,暗暗叹口气。晴雯说的,她自然知道,只是她心里存着疑惑,总疑心青锦那亲戚是假的,是朱绣丫头给青锦留的后手儿。若不然,再没这么巧的,朱绣丫头前脚走了后脚那亲戚就寻上门儿来,家里都卖了的女儿,能多被看重多稀罕?不是谁都能有朱绣丫头的好时运。
罢罢罢,反正主子们不知道她们丫鬟群里头的事情,青锦能有个把她真放心上的姊妹,这也是个好命的人。都是不冲着府上爷儿们使劲的好人儿,看她们渐渐都有了前程自己也高兴,何必非捅破害人家呢。
鸳鸯想着,仍旧往园子里戏台这里来服侍贾母。贾赦治下好茶好酒,贾政命贾琏找了一班小戏儿并一档子打十番鼓的,兄弟二人一齐孝敬贾母,贾母十分有兴致,特请了薛姨妈,并家下的n_ain_ai、姑娘们一齐乐呵一日。
贾政不爱听戏又怕人闹得慌,便未曾过来。贾赦新得了一枚前朝文豪的j-i油冻田黄石章子,自己躲在书房赏鉴去了,也不曾来。邢王二位夫人年下事多,早告了假。故在贾母这里,贾母上座,薛姨妈陪坐,两侧湘云、宝钗、三春姊妹一人一个小案,独凤姐一时亲自捧茶一时又叫上果子,嘴里还c-h-a科戏谑,忙的了不得。
“老太太好不容易这样喜欢,又肯赏脸,看着众儿孙热闹一回,也是个意思。只是这当头,少了谁也不能少了那小祖宗,宝玉到底去哪里了?”凤姐见鸳鸯上来,忙拉住她悄问。
鸳鸯往西面儿指指,小声回说:“太太不知怎的受了凉,也没请大夫,只吃了现有的丸药发汗,说大年下惊动了老太太倒不好。金钏儿悄悄来告诉宝二爷,宝二爷一早就往太太那里去了。反晚上的团圆宴一准都能到齐了,这会子有n_ain_ai和姑娘们陪着,也不妨事。老太太若问,二n_ain_ai帮着掩过去罢。”
凤姐便笑:“这还罢了,你也快上来!一个个都坐着椅子叫使唤,全是享福的,只我一个劳碌命,你快来帮我。”
鸳鸯看了一遭儿,问:“平儿呢?”
凤姐叹口气:“我使她去给太太送东西,这小蹄子撒开手就不见人影,准时又贪住玩不回去了。”
鸳鸯瞥一眼道:“有个这样忠心能干的臂膀,二n_ain_ai还不足呢,一年到头跟着你没个闲心,也该叫她散淡一日。”
说笑着,同到贾母这里来服侍。
平儿可不正在青锦屋里说话呢,自那年凤姐生大姐儿,平儿就和朱绣、青锦姊妹混熟了。大十五的当下来太太这里,没有不到她屋里站站脚的理儿。正说着话,晴雯也一头撞进来,先说了鸳鸯要面脂膏子的事。
青锦从炕柜里拿出一个小匣子,见里头还有四五盒,少不得一人给了一个,另外还有鸳鸯的。晴雯打开白瓷盒子闻一闻,用指肚沾了一点儿,涂在手上,果然滋润腻滑,忙笑道:“才知道你们有这样的好东西,往日里也好意思白看着我们用外头买的那些糊弄?”
平儿笑道:“惯是个刁钻的小蹄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东西全靠朱绣一人拿手配出来,你当容易呢。我劝你好生放起来,省着些涂抹,开春虽风没那么硬了,可春癣不是闹着玩的,有这个好用着呢。”
说着,早把自己那盒袖将起来,她虽不缺,可谁知道朱绣丫头什么时候回来呢。
青锦笑道:“我刚念叨绣绣,你还嫌我啰嗦,不叫提。这会子又来招我,你能说,我就不能提我家绣儿了?”
平了指着青锦笑骂:“我才来你这里多久,可耳朵都要磨出茧子了!你既有了亲戚找了来,很该好生亲近亲近,这才是日后的倚靠。”平儿心道,你那亲舅娘很来的,还特意送了礼给我们n_ain_ai,看n_ain_ai的意思,等青锦大了,若是太太这里没别的安排,多是要放出去给她舅娘的。听说她舅娘家还有个表兄,越发连终身也不愁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