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红楼同人)[红楼]大丫鬟奋斗日常 by:太极鱼(三)

发布时间:2019-11-28 21:14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种田文 红楼梦 美食 古典名着
 
第78章 林如海
王夫人是贵妃生母, 她此一病,荣国府定然得延请太医诊治。
此番太医院来的却不是惯来与王公贵族之家诊治的王太医,那王太医出自太医世家,历来以“好脉息、嘴严心正”为大户人家推捧, 来的却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鲍太医。品阶也仅是医士, 后头随着二个太医院小吏随x_ing。
当日王太医规矩勤谨, 来往荣国府向来不肯走荣国府中路甬道正中, 只在旁阶行走,贾琏亲自请过他不少次。以往还不觉有甚,此次鲍太医大摇大摆的走在当间甬道, 就连两个小吏亦是如此, 只差没叫国公府大敞中门迎他们进来了, 叫贾琏看着心内尤为憋闷。
荣禧堂东侧三间小正房里早已帘幕低垂, 屏风林立, 鲍太医隔着撒帐诊了一会脉, 道是惊悸忧思之症, 不大妨事。遂开了方子, 请按方煎药,每日按时吃上两回, 不几日养足精神就无大碍了。说到底就是安神养心之方, 盖因王夫人夙夜惊思, 疲倦损神太过。
王夫人知道自己这是心病, 见太医说的甚准,又道不妨事,心里也半松了一口气。贾琏正要送鲍太医出去, 王夫人道:“琏儿,让出去好生看茶。晌午, 你和你媳妇进来一回。”
贾琏应了,引着鲍太医又出去,因往常没见过这个太医,又奉上厚封儿。像王太医,一年四时八节,都是按例送礼的,倒不必给钱,偏从未与这鲍太医有什么交情,只得现封了五十银票子为谢礼医银。
鲍太医捏捏赏封,颇为满意,此时只以为这府里太太之病是因知道宫中贾妃的事情了,心道:到底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宫里的消息现在就知道了。他家倒有几分门路,一时半会且坏不了呢,既如此,结交一二也无妨。
因向贾琏说道:“贾妃娘娘并无大碍,只药汤洗浴,再吃半月的去s-hi祛风、止燥杀虫的药便可痊愈。世兄请转告之,以使贵府夫人安定心神,心神既定,这病也就好了。”宫内都传遍了,患症的不仅是栖鸾殿大宫女,还有贾妃,太医院里头更是有数,皆因那叫抱琴的大宫女,每每领药皆是双份。做的这样掩耳盗铃,此地无银,叫太医想假做不知都不成。这鲍太医自然不知这是抱琴心生怨怼,与其主子离背,故意之举。
贾琏顿时大骇,心思急转,忙又塞了一个荷包给鲍太医,把脸上惊骇都只假做沮丧悲苦之态,连连抱拳道:“也不知娘娘如何了,我们府里着实牵挂。”一面仔细窥度鲍太医的神色言辞。
鲍太医捏捏那荷包,轻飘飘的,必是银票无疑,遂摸着山羊胡须,语重心长道:“贾妃娘娘之病虽不大好言语,总归是小症。只是这恶语伤人六月寒呐,听闻贵府多闺秀名花,还是早做打算为好。”幸而宫中无那等花柳脏病,贾妃染上的,不过是些受人欺辱的苦役宫人常得之症。这些宫人无干净衣裳换洗,就会生一些难以言道的病症。太医院知道底里,对栖鸾殿倒还尊敬,只是贾妃作为后宫嫔妃,得了这种病,圣上兴许会嫌腌臜,恩宠难有了。鲍太医此言,就是听说荣国府的“三艳”之名,隐晦奉劝荣府送女侍奉。
鲍太医自觉已仁尽义至,对得起诊金了,施施然告辞。坐进小轿中,鲍太医忙打开荷包看,只见头一个塞得是五十两的银票子,后头却是一百两,不由得点头,这荣国府到底是几辈子的勋贵,很有眼色。
贾琏顾不上别个,忙回房与王熙凤商量。贾琏夫妇二人才帮忙料理了王子腾的丧事,因朝廷下了恩旨,命本家扶柩回籍,王子腾不便停灵,故丧事料理极快。王仁才到都中,还未能领略京城风光,便马不停蹄地又扶王子腾棺椁回金陵去了。
湛冬、程舅舅只以为王夫人图谋朱绣配给王仁,王仁既去,他二人也才略略安心。只是朝廷有关王子腾之丧仪的恩旨,到底有无程老太监c-h-a手使力,就连程舅舅也摸不清,只知王子腾仅停灵三日,就奉旨回南安葬。王子腾身为武官,可内阁定的谥号却为“文勤”,内宅妇人还不大通,早就提着心的贾琏却惊疑许久。
这会儿听闻鲍太医语焉不详的话,更是难耐,与王熙凤一说。王凤姐‘抱恙’多日,总是请大夫来,况且她每月行经,常沥沥淅淅、疼痛难忍,王凤姐便籍此好生调养,对妇人之病,有些见识。一听贾琏之语,脸上便变了颜色,已猜着七八分。
不由得恨道:“往日看着也好,怎的成了娘娘这般没成算了,这种病不藏着掩着,勤盥洗也就罢了,还闹得众人皆知!若是传扬出去,咱们家里一家子的姑娘n_ain_ai,还有什么脸面!”
贾琏道:“是了!那鲍太医的意思定是如此,若真有此话流出来,几个妹妹的亲事难为。”
凤姐也道:“如今境况,你我心知肚明,咱们规规矩矩的,只求个平安。可家里这几个女孩子都是好的,平白赔进去叫人怪不落忍,岂不可惜了?我不忍耽误了她们的终身,必得寻个法子救一救,况且我心里想着若是几个妹妹嫁的好,记着咱们的恩,许是日后还有个帮扶,不为咱们,也该为着大姐儿想想。况且焉知我和平儿,两个人的肚子就生不出个哥儿来呢?果然有了哥儿,更需襄助!”
贾琏道:“二妹妹大些,已过了及笄,你往日常出门,倘或听过哪家好的,倒想法子探探。大老爷这里,自有我去说。”
凤姐心想,到底是亲妹子,虽平常看着疏生,可有事情了,这位二爷头一次想的就是这个姊妹里最不出彩的二姑娘。又一思度,迎春虽木讷却知恩,心里跟明镜似的,比别个更平和,亦无攀附高门之念,她的亲事的确更好弄一些。
想罢,忙道:“正是。朱家女儿才及笄就已定下亲事,二妹妹已晚了些。只是依我看,二妹妹的x_ing情,倒寻个实惠清静之家的好,门第不必多高,规矩严些也不怕。若非得是咱们常走动的勋贵公侯府邸,一则二妹妹摆弄不来,二则那些子弟个个都是烟花行当里货,有几个真心看重嫡妻的,日后只怕襄助也有限的很。这么一来,我走动的人家倒无有合适的了。”
贾琏想一想,也道:“罢了,我原看重了一个。那人虽也眠花宿柳,可x_ing子却正。况且他家里原系世家,也有家底子,虽父母早亡,有些没落,但他几个姑母都是中原大家的夫人,守望相助,日后不愁没有前程。他x_ing情颇高,必要寻个绝色为妻,咱们几个妹妹,哪个都能般配的上他家。”
熙凤忙问:“是谁家子弟?”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