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拣择 by:一浊(三)

发布时间:2019-11-24 20:10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185斗争不止
 
185斗争不止
“习武多年,至于这么不济!”重重的哼了一声,似是强烈表达自己的不满,老人瞪了一眼秦管家,冷嘲热讽道:“收起你这一套,我可不是你的主子。”再一次加重了“主子”二字,语气里分明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责备。
秦管家苦笑,有些事情,是不能跟这老人说的,所以也就只能让他继续误会下去。
“你小子功夫没有落下吧?”老人眼神凌厉的盯着秦管家,见他忙不迭的摇头,这才收起一张臭臭的老脸。
“没事找个女人成家,看看人家甫劲升,儿子都有了,还不忘记找小老婆,你倒好……”
眼见叔爷越说越不像话,秦管家轻咳了一声。
“哼,这话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多大年纪了?四十好几的人了,难不成想让我们秦家绝后?”
秦管家一脸苦笑,想到家族那鼎盛的旁支,他就不明白了,秦家怎么可能有绝后这一说?
似乎知道秦管家心里想什么,老人冷哼了一声,“老头子我可不想死后连个上坟的人都没有,所以你小子尽快给我找个侄孙媳妇,不然,你给我小心了自己的腿,哼哼……”
“是,是……”秦管家一阵头皮发麻,忙不迭的答应。
“好了,没事别在我这碍眼,平时多出去晃晃,看看哪家姑娘合适,不用什么大富大贵,人稳妥就好。”
像被轰苍蝇一样轰走,秦管家苦笑之余也有些欣喜,虽然叔爷嘴上不说,但他知道,保护苏青木的事情,老人已经答应了。
少去了一桩心事,丞相大人也能尽心做事,想到未来的美好规划。秦管家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苏青木还不知道,她这么走了一遭,如今已经多了一个金牌保镖。
和丁香两人鬼鬼祟祟的回了院子,一脚踹开院门,苏青木狂奔了进去,“啊,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呃……”声音截然而止。苏青木蹙眉,和丁香两人戒备的看着院子里的人。
“姨娘怎么有空来了?”脸上挂起一个甜甜的笑容,苏青木慢腾腾的停着步,眼睛完成了一副月牙状。
“本来想过来看看。青木这院子里缺什么,不想……呵呵……”司含烟皮笑r_ou_不笑的开口,竟也是脸带笑意盯着苏青木,上上下下把这对主仆打量了一遭,看着两人身上名贵的料子,瞳孔一缩,眸子里有些怨毒。
难不成老爷把好东西都给了这丫头不成?
司含烟心中暗自气恼,偏偏脸上却看不出分毫,依然挂着笑意。
苏青木淡淡的扫了一眼之前被她赶走的几个仆妇。顿时心中了然。
“多谢姨娘了,青木这里什么也不缺。”一脸笑意,苏青木温和开口,瞥了一眼司含烟身后的小胖妞,看着她随时准备爆发的胖脸,苏青木灿然一笑,露出一口漏风的整齐小白牙。“时候不早了,姨娘如果没什么事,就回去歇着吧。”
静静的站在院子里对视,苏青木竟是没有让司含烟进到大厅的意思。
听了苏青木毫不掩饰的送客的话,司含烟脸上的笑容一僵,也不和苏青木客气,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青木这是去了哪里,怎么还这么一副装扮?”走近了几步。司含烟仔细打量着苏青木衣服上繁复的花纹,越看越是心惊,这衣服无论是料子还是置地,竟然跟宫中贵妃娘娘赏赐的有几分相似。
想到平日里老爷都把贵妃娘娘赏赐的重要物件送给大夫人,心里一阵泛酸,司含烟看向苏青木的眼神愈发不善。偏偏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
苏青木撇撇小嘴,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司含烟笑得不怀好意。
“无事,只是晋安有几个朋友,青木没事出去看望一下。”左右以后要经常出府,索x_ing给自己找个理由。
“哦,是哪里的朋友?”果然,司含烟并不想这般轻易就放过苏青木,眼珠一转,含笑说道:“青木年纪还小,这晋安鱼龙混杂,可不要被人骗了。”说着,司含烟一脸担忧,随着幽幽的一声叹息了,怜悯的看向苏青木。
“一个私生女,能有什么朋友?”早就已经忍不住的司月如奚落的开口,眼里满是鄙夷。
苏青木眉头微蹙,淡淡的扫了一眼司月如,眸子里有厌恶一扫而过。
淡淡的笑了一下,苏青木抬头,骄傲到极点的语气略微带着一丝不屑,“左右不会是司秀这种朋友就是了。”故意加重了司秀几个字,苏青木笑得愈发灿烂。
就这样的肥猪,送给人怕都没有人要吧?苏青木坏心眼的想着,却是愈发讨厌这个霸道的小胖猪。
司月如显然没有听懂苏青木的冷嘲热讽,胖嘟嘟的下巴微微扬起,用骄傲到极点的口气回道:“那是,本秀是侯府的千金,又岂是你这种私生女能比的?”
左一句私生女,右一句私生女,虽然苏青木不在意,可总归不是什么好话。
再加上司月如口气不善,苏青木的怒火腾地被点燃,“既然您是高高在上的侯府千金,那青木敢问一句,司秀老是赖在我们相府不走是怎么个意思?”故意加重了司秀三个字,这一次苏青木却是有意提点对方的身份,让她记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已经十一岁的司月如,虽然胖嘟嘟的,脑子不大灵光,但是却也不是太傻。
早在一年前住在姑姑这里,就被告知以后她是要嫁给相府大少爷的,司月如对于那个漂亮弟弟也是极有好感,此时听着苏青木的话,早把长辈让她不要声张的话抛到了脑后。
“哼,以后我是要做这府里主子的,你懂什么?”
“月如……”那边,司含烟想要拦阻已经晚了一步,只能恨铁不成钢的恶狠狠瞪了司月如一眼。
“哦,青木却不知道,司家竟然还有这般野心,想要做丞相府的主子,不知道,这是要把我们甫家人放在何处?”苏青木冷笑,目光却是肆无忌惮的紧紧盯着一张脸瞬间变白的司含烟。
司含烟讪讪一笑,“青木,月如她……”
“姨娘是长辈,有些话本不该青木来说,但这家是父亲的家,如今让一个外人来说出这种话来,青木却是想问姨娘一句,您到底是司家的人还是甫家的人?难不成也想做这家里的主子?”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