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当悍妇遇到孝子 by:秋李子(上)

发布时间:2019-10-04 12:10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布衣生活
 
文案:
 
她是众所周知的悍妇,十六岁出嫁,二十二岁和离。传说她并没有女子的娇柔。
他是人人皆知的孝子,事母至孝,甚至为母求药没能见到妻子最后一面。
当命运之手把他们俩连到一块,将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黄娟 ┃ 配角: ┃ 其它:
 
 
 
☆、寻子
 
中午时分,天上日头照的人火辣辣的,狗趴在树荫下伸着舌头喘气,这种时候连最勤快的人都想跑到树下躲懒。但在一所宅子面前,此时站了个妇人,双手如同擂鼓样的敲。这样的敲击让宅子里的人吓了一跳,还当是出什么事,刚把门打开一个缝那门就被人从外一掌推开,接着妇人就冲进去。
看见妇人,开门的人说话舌头都有点打结:“四n_ain_ai,您怎么……”说了一半想起这人已不再是这宅里的四n_ain_ai,换了称呼道:“黄姑n_ain_ai,您今儿这是怎么了,来我们这有什么事,要我说……”不等他说完,黄娟已把他猛地一推:“灵儿在哪?”
灵儿?开门人还有些转不过弯来,身后已经响起一道y-in阳怪气的声音:“唉哟,这不是黄姑n_ain_ai吗?怎么今儿到我们这来,是不是嫁不掉想重新回来寻我们四爷?只是姑n_ain_ai您晚来了一步,我们四爷已经另娶了,您啊,顶多就是做妾。”
啪的一声,这人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黄娟面罩寒霜地道:“二狗子,别以为穿了件长衫我就把你当人看,守门的狗就是守门的狗,抱了赵氏的大腿还是狗,给我滚开,我要去见灵儿。”
二狗子自从得了新n_ain_ai的青眼做了这里的管家,人前人后都被称一声王管家,此时听到黄娟这话不由大怒:“守门的狗又怎样,我在这,你休想冲进去,我们大姑娘虽说是你生的,可已有了……”黄娟已把他猛地一推,举步往前面走,二狗子被黄娟推倒,忙道:“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快拦住她。”
黄娟抬眼冷冷地瞧了围上来的众人,她毕竟是这宅里六年的主母,这里的下人多是当初她曾用过的旧人,积威尚在,这一眼就逼退了众人。黄娟冷哼一声,抬脚就往女儿的房间走。
二狗子忙让人在后追,但怎么追的上黄娟的脚步,黄娟已经推开女儿住的屋门,屋内空空荡荡,只有一个小丫鬟坐在那里发呆,瞧见黄娟进来,她脸上有惊喜神色:“n_ain_ai您回来了,姑娘被他们带……”
二狗子已经在那喝道:“你胡说什么,姑娘是爷的女儿,哪是这个下堂贱妇可以带走的?”黄娟转身两巴掌甩在二狗子脸上,用手指着他的脑袋:“我告诉你,就算我离开林家,要碾死你,也就跟碾死个蚂蚁似的,给我滚开。”
说着黄娟回身对小丫鬟道:“好春儿,告诉我灵儿在哪?”春儿瞧一眼二狗子才喃喃地道:“新n_ain_ai说姑娘不吉利,病了也不给治,把她放到厢房去了。”黄娟听了这话怒气已然冲天,先就手打二狗子几下出气:“我先去寻到灵儿,再来和你那个不要脸的主人算账。”
说着黄娟拨开人群拉着春儿就往厢房去,厢房里什么东西都没有,门窗关的死紧,地上垫了个褥子,一个小小身子缩在上面,黄娟一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这样情形,泪顿时流下,上前把那小身子抱在怀里:“灵儿,乖孩子,娘来带你走。”
灵儿烧的模模糊糊中听到母亲的声音,眼十分茫然地看向她:“我是不是要死了,不然怎么会看见娘呢?”女童的声音本该是清脆娇甜的,可灵儿的声音却十分沙哑,这声音再加这句话,让黄娟的泪流的更凶,用脸贴了贴女儿的脸:“乖孩子,跟娘走,娘不会让你再受折磨。”
灵儿乖乖点头,黄娟微一使力就把女儿抱起来,感觉到怀里的小身子滚烫,黄娟心里已经骂了几百句,但此时还是要先把女儿带走再请医调治。春儿看见黄娟把灵儿抱起来往外走忙跟在她身后。
黄娟笑一笑:“你不必担心,我答应过你就会保你平安,跟我一起走吧。”春儿面上顿时露出喜悦神色,虽然年纪还小,可春儿也知道那位新n_ain_ai是不好相与的。嫁过来不到四个月,已经赶走了姑娘身边的n_ai妈妈,又说人手不足把另外两个大丫头赶去厨房,姑娘身边就只剩的自己,再这样下去,只怕连自己都没有着落,能跟了黄娟走是最好的。
黄娟抱着灵儿带着春儿刚走到门口,二狗子瞧见就又喊道:“黄姑n_ain_ai,您要做什么小的们虽不好说,可是大姑娘是四爷的女儿,这丫头也是林家的丫头,您啊,管不到。”黄娟怎会理他,眼一瞥就带着春儿往外走,二狗子啊了一声但还是不敢上前对黄娟怎样,只得去拉春儿:“死丫头,你的身契可还在n_ain_ai手里攥着呢,你刚走出去一步n_ain_ai就能把你腿打断。”
黄娟用手摸一下灵儿的脸,感觉到女儿睡的安稳一些这才回头对二狗子道:“敢?我今儿就带走了,谁敢再多说一句。”黄娟眼神冰冷,二狗子不由吸一口冷气,往后退了一步。
黄娟冷哼一声继续往前走,还没走出这个小院就听到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你这恶妇,被我林家休了还有脸来要女儿,你们还不快些给我把她打出去?”春儿听到这声音不由一抖,手就去拉黄娟的胳膊,昏昏沉沉的灵儿重新睁开眼睛:“娘,您别管我,爹会打死您的。”
黄娟拍一下女儿的手,停下脚步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前夫林世安,眉头微微一挑:“林四爷,久违了。”黄娟这么淡然的说话让林世安有些泄气,脚步也停下:“黄娟,你别欺人太甚,当*你既离了我林家,女儿就该……”
黄娟并没理他,只是用手摸一下女儿的额头这才抬起头瞧着林世安:“你也有脸说?当*你林家信誓旦旦会对我女儿好,结果呢?女儿烧成这样没人在旁服侍,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屋里,身边的丫鬟婆子半个不见。林世安,你既管不了我女儿,我这当娘的来把女儿带走岂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