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罪妻 by:蓝艾草(下)

发布时间:2019-09-28 14:03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83
 
83
 
连存今日事忙,盯着书香喝了药,睡了才去左老将军住处商议军务。
 
莲香进来的时候,书香才睡了起来,在院子里溜达,还盘算着今天晚上让郭大嫂子做些什么好吃的给她,见到莲香还笑着招呼:“姐姐怎的有空过来了?”贺黑子的儿子才几个月,正是离不得人的时候。
 
莲香双目通红,视她如敌一般,紧抓了她双臂质问了一句:“书香,你怎么能瞒着我?”
 
书香尚自懵懂,见得她大放悲声,心下已是一沉:“姐姐这是在说什么呀?”
 
“你家夫君与我家夫君先前冲进城里,都死了……他们都死了……”
 
晴天一个焦雷当头劈下,当场将书香差点炸得粉身碎骨,她只觉得眼前眩晕,有一刻快要晕过去,但莲香不给她这样的机会,大力握着她的双臂扔晃,誓要问个清楚明白。
 
“他们先前进城明明已经战死在了城里,左将军他们进城以后寻了这些日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还瞒着我……”
 
书香的心一直沉到了谷底,当场摔的四分五裂,犹不肯信:“姐姐你在说什么呀?我家夫君与黑子哥哥都随了左小将军去追蛮夷残部,怎么……”
 
莲香见她还要欺瞒自己,号啕大哭:“我明明听到街上兵士都说了,他俩个死在了城里……他们两个都死了……都死了……你竟然还瞒着我?枉我将你当亲妹子一般疼……”
 
她在激动伤恸震惊之下,此刻只觉天都塌了,就算再质问书香,也已经于事无补,只是剧痛之下无处发泄,寻常依靠惯了书香的,出了事第一个念头便是前来寻她,但质问完了,又涌起深深的绝望,索x_ing放开了书香双臂,捂脸大哭。
 
“我不知道……这些事情我不知道……”书香只觉嘴里发苦,不知是自辩还是安慰自己。
 
“你一直随军,怎么会不知道呢?”莲香大哭,在巨大的噩耗之下,只觉得心痛的无以复加,人在第一时间关注自身的伤口原本无可厚非,可是她却忘了书香今时不同往日,腹中还孕育着一个孩子,更不知山间煎熬数月,书香本是最为赢弱之时,又在孕后呕吐数月,身子早亏的厉害,此刻整个身子更是抖的如风中落叶一般,自己全然不能控制,眼前一阵阵发黑,要使劲咬着唇才能控制此刻晕倒在她面前。
 
幸得院子里尚有石桌石椅,为着连存夏夜消暑之用。石上尚有积雪,书香强撑着挪了几步也不管上面积雪便坐了下去,想要张口安慰莲香抑或自己几句,也好不要相信此事属实,嗓子眼里却似堵上了一般,小腹这时隐隐有几分酸痛之意,她瞧不见自己此刻面色已如金纸,忽觉腹中胎儿剧动,伴随着难以忍受的疼痛,她死死咬唇,抬头去瞧站在不远处正兀自哭的伤心的莲香,只觉自己腔子里这一颗心也已经七零八落,伤心到连眼泪也流不出来。
 
这时,院子里旋风般冲进来两个人,郭大嫂子一马当先冲到了莲香面前,拉了她的手便要将她拉走:“这些事书香本来便不知道,她身子又不好,如今尚不知是真是假,你就拿来搅她……”她尚念着贺黑子生死不明,实不忍苛责莲香,但又忧心书香身体,只想着先将莲香拉回去再作计议。
 
同她一起进来的雁儿却先就注意到了将整个身子都仆在冰凉的石桌上的书香,惊呼一声:“大嫂子你快过来——”
 
书香双掌虚护着肚子,整个人都疼的哆嗦了起来,可是她此刻却觉得身上的痛楚及不上心里的疼十分之一,仿佛整个心都被活活剜了下来,全身每一个神经都痛不可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战亡了……战亡了……
 
曾经做过的噩梦变成了现实,仿佛是昨夜才成亲,灯烛下那人双目弯弯一脸笑意,那时候她尚不知此后自己的命便系在了他的身上……
 
“东明—哥—哥……”
 
她伏在石桌上喃喃低语,眼角却遽然涌出急泪,像初夏的雷雨来的又急又密,顷刻间就打s-hi了她的面颊,山洪暴发一般奔流……
 
雁儿先就奔了过去,将她的身子揽了起来,见她泪水决堤,额间大汗淋漓,双目紧闭,细白的牙齿死死咬着嘴唇,已将嘴唇咬的破皮流血,犹自不觉,将她纤瘦的身子搂进怀里,能感受到她不住的颤抖,已先自心疼了,双目滴下泪来,轻拍着她的背慢慢安抚:“要哭就哭出来,乖……不会有事儿的……不会有事儿的……”
 
哪知道搂在怀里的身子却仿佛充耳不闻,只是紧攥着她的衣襟,似乎痉挛一般不受控制的抖动。郭大嫂子扑了过来,已见着不好,连忙去拉书香的手,只觉她十指死紧,也不知道是心疼的厉害还是小腹疼的厉害,她竟运了十分的力来抵御疼痛,郭大嫂子竟然扯不开她的手指。
 
“书香……丫头……小心你肚子里的孩子……”
 
这句话方落,书香整个身子都骤然松懈了下来,可是紧跟着她身下一股热流奔涌,雁儿已失声叫了出来:“大嫂子,孩子呀——”
 
郭大嫂子低下头去,但见她棉裙之下已经有一滩赤红,顿时吓的三魂去了两魂半,一把将她抱起来往房里送,又回头吩咐雁儿:“快去找军师过来,再让军师派人请大夫,产婆……快……”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