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筑北王府 by:抽烟的兔子(上)

发布时间:2019-09-10 17:45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宫廷侯爵
   
文案
 
外姓藩王的王府果然与众不同。
东院里武将做总管,京官儿当账房,把王妃宠上天的王爷,放浪不羁的世子,皇家亲王的庶子,林林总总。
西院有绣花枕头似的王妃,骄傲的大郡主,任x_ing刁蛮的小郡主,事儿妈似的姑n_ain_ai,侧室夫人,各色丫头……
章静言告诉自己,忍了,当管事一个月有二两银子的月钱呢。
 
西院是女人们的天下,每日里针头线脑j-i毛蒜皮。
东院是男人们的天下,随便拎出来个小厮都能拳打猛虎。
西院是自己人跟自己人嘀嘀咕咕,东院是跟外头的人周旋算计。
 
章静言默默的喝着茶。这地方,水深,慢慢儿来吧。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章静言 ┃ 配角:卫玄,李崇烈 ┃ 其它:王府众人
 
 
作品简评
 
家道中落的章家小姐静言因机缘巧合进了镇守边关的筑北王府任职西院管事。每月赚月钱可以贴补家用,衣食住行有人伺候,真是好福气。但这份福气真如表面看去那般美好么?章静言来了,看到了筑北王府众生相。西院女人们之间的纠葛,东院男人们要应付的内忧外患。静言想置身事外只赚自己那份银子养自己的家,却猛然惊醒,不知何时,她已成为这王府众生中的一员。明哲保身是浮云,那就大步的往前走吧,即使布满荆棘也绝不后悔……此文以一个没落书香之家的小姐章静言为线索人物,穿针引线般带出了王府中的众生相,一层层抽丝剥茧,让人看到那繁华背后的y-in暗,平静之下的暗涌。整个文章语言平实,无需华丽辞藻便将读者带入一个古香古色的世界。
 
 
第一卷: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第1章
 
黎明时分,天边刚见一线晨光。厚重的城门吱嘎嘎开启,有士兵列队而出,用长枪不耐烦的驱赶着拥挤在门口等待进城的人们。
监门官打着哈欠在案桌后落座,立刻有差役奉上一碗热茶。在他身后跟了两名文书,一位翻开进出城登名册,另一位执着块木板,上头厚厚一叠盖了印章的通城票。
彼时还乱糟糟的人群自发排列成行。
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儿难搪,想进巴雅城的,除了有腰牌的官家人,其余不论身份都得规规矩矩的排着领通城票。
这在其它地方很是少见,但在这里却是历来的老规矩了。
这个规矩也是有起因的。
与巴雅城仅有一脉崇山峻岭之隔便是与之战火不断的琉国,纵有天险相助,无奈琉国人精于战事,强兵良将辈出,慎防谨守是其一。
其二,虽曾大小战事不停,但两国之间在经济上又是极尽互通往来,于是便形成了现如今互相敌视又互相依赖的矛盾局面。
按理说巴雅城所在的位置正是风口浪尖,民众哪里还敢求什么太平?但万幸的就是他们有一位筑北王。
这又要提一提举国上下仅有两位的外姓藩王了。
庆南筑北,曾追随太祖平定江山,立下汗马功劳是必然。让历代君王为之欣慰的是,这一南一北的两大宗族在建国之后各自退居原地,不居功不骄躁,除了领兵打仗,更能各有所长。
南域富足,第一代庆南王放下长弓之后竟把这全国税赋重地经营得有声有色,于是子子孙孙便慢慢脱离了武将之本,全心经济。
而北疆寒苦,多战乱,历任筑北王却也除了骁勇善战更能安平一方。
文武全才?未必。说是时事造人倒还中肯些。
于是乎历朝历代无不是被猜忌排挤乃至过河拆桥走狗烹的外姓藩王,在当下却是君王心中两根铁柱,支撑半壁江山。
言归正传。
有了这些过往,筑北王府所在的巴雅城非但是军事重地,更是震慑北疆安宁太平的一方基石,也就不奇怪进个城都如此曲折了。
一匹老马拉着架满载的货车慢吞吞的跟在车把式身后,那赶车的中年汉子冲监门官恭恭敬敬的一揖,未语先笑,话里透着熟稔:“三爷近来可好?”
案桌之后的官吏一挑眼皮,也笑,“很好。算着日子你也该来了,我们庄子上的人倒比你勤快些。你这滑头,一年比一年不像样,怕是欺我表舅母家的女人们拿不住你吧?”
汉子赶紧又行了礼,“三爷这话可说重了。老爷去了夫人还在,纵是只余小姐一个,也是主子。您要是玩笑话说说也罢了,传出去可叫我的老脸往哪儿搁呢?”
那官吏只是冷笑,也不答他,挥手让文书派给他一张通城票,“赶紧去吧!看看你那肚子,哪里还像个庄户上的人?搭眼一瞧还以为你是老爷呢,好气派!”
说罢眼皮子一耷拉不再言语,眼珠子倒是扫了扫那车上的货物。心里粗略一估已有了大概,几样米粮,几样果蔬,几样干鲜鱼r_ou_。
表舅母家的庄子照说不算小,却因为家里没了男人,年年都要被这些狡诈农户欺瞒。
但,这也不关他的事儿,现在不比从前,各家顾各家吧。
却说这边进城层层关卡,过了外城门,还有瓮城门闸处审票的兵将,再进去才是真正的巴雅城内城。
此时城里的店铺已陆续开门做买卖,一时间街市上充满了伙计拆卸门板的声音以及招呼客人的吆喝声。
这便是集中了巴雅城大部分商号老店的西城了。
城里讲究东贵西富,一般有身份的人家是断然不会住在这边的。
但那所谓的身份又能值几个钱?西城的商贾们往往在天儿好的时候,于自家院子里一坐,高高的翘着脚,吃香喝辣顺便鄙薄挖苦一番“那些穷酸”。
而东城一些没落氏族的遗老遗少也难免经常摆弄着自家辉煌时留下的老玩意儿,给儿孙讲古张嘴便是:想当年你太爷爷如何如何。
车把式赶着老马呱嗒呱嗒的穿过热闹的西城,一路走着,慢慢的,街市上的人就少了。
代替那些繁华商铺的是一座座气派规整的大宅院。行至东城,向南拐入一条宽巷子,走上一半再向东,这便到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