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筑北王府 by:抽烟的兔子(下)

发布时间:2019-09-10 17:45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宫廷侯爵
 
第43章
 
如果说与姑n_ain_ai和王妃同席吃饭让静言心惊胆战,那这顿“便饭”之后姑n_ain_ai特意叫静言去她房里,要好好教她一些王府掌故,这对静言就不啻为一场灾难了。
而且姑n_ain_ai今日似是铁了心,王妃才张口找个托词说静言难得和她姑姑相聚,立刻就被姑n_ain_ai打断,“才刚在素雪庭说得不少了,家长里短不外就是那些琐碎小事,少说一句两句的又何妨?前几日王妃不是才特意嘱咐章姑娘要多跟我学习掌故么?”
王妃微微一笑,点头道:“堂姐说得是。”又对静言说:“刚听三n_ain_ai提到你母亲身上不大好,可让人去请刘太医过去瞧瞧了么?”
静言答已经让夏菱过去请了,但还要以府里或城外兵营的公差为重,她家那边迟一两天也无妨。王妃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好孩子。”
没想到姑n_ain_ai也说:“嗯,是个有分寸的。”
潘三n_ain_ai原本一直不大敢说话,此时也堆起笑容道:“我这侄女从小就是嘴笨,x_ing子倒是极敦厚。”
姑n_ain_ai恍若未闻,起身一甩袖子便走了。静言赶紧跟着站了起来,向王妃和姑姑行了礼,匆匆跟出去。心里想着适才姑n_ain_ai还是头一次夸奖她,看来一会儿兴许不是什么坏事。
但仍旧不敢放松。记得姑n_ain_ai先前在素雪庭说要询问一项账目,于是走这一路,静言的脑袋里便一直回忆着近来是否有出了纰漏的地方。
然而到了姑n_ain_ai所住的漱石居,半盏热茶喝进了肚也没听她说出一个字来。
漱石居内室浮动着一股甜香。静言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不敢坐实只敢搭个边儿,双手交叠放在膝头,眼观鼻鼻观心。
斜里的小炕上铺了厚厚的兽皮褥子,此时姑n_ain_ai已换了家常绫子袄,斜倚着小炕几,五指尖尖的擎着一支烟杆。
黄铜烟袋锅里的烟丝忽明忽暗,细长的乌木烟杆连着一枚碧鸀的翡翠烟嘴,朱唇一抿一放一吐,一团烟飘渺直上。
年轻时也曾丰腴圆润的手腕,现下随着攥紧烟杆往小灰盒子上一敲,绷起两股青筋衬得那白皙的皮色好似透明。
姑n_ain_ai接过小丫头递上的茶慢慢饮了半碗,突然说:“咱们北疆的巴雅山是座福山,不仅保佑北疆风调雨顺还是一道阻隔外族的天险。山中更是有需有药,山民们只要够勤快便能不愁吃穿。”
静言不知这开场白之后要往哪里引,便只是点头应和静观其变。
姑n_ain_ai继续说道:“你可知咱们北疆山上的一支人参贩到南边去值多少银子?”
静言不知,姑n_ain_ai也根本没想听她的回话,径自说道:“老话常言七两是参八两是宝,一支上等的大人参放在药材店里可以卖千两白银,但在咱们北疆,价钱就要折半,而在咱们王府,都没人去算到底值多少。只因这整个北疆都是王府的封地,人参之于王府,就跟那些普通农户在自家园子里拔了根萝卜没什么不同。”
静言明白了,但心中亦是惊讶非常。人参那档子事竟传得这么快么?快到她才从东院大库回来,姑n_ain_ai就知道了?
这是要保秋嫂子啊……
“姑n_ain_ai说得是,静言鲁钝又短见识,今日受教了。”
姑n_ain_ai扑哧一笑,“章姑娘,你也别跟我装傻充愣。来了三个月,我会看不出你是笨还是精?现下既然是在我这漱石居,那就要按我的规矩来。我惯常说话与王妃很不同,最恨废话连篇。不过,想必你平日里已习惯了一句话断成三截说,末了说两截还要藏一截不提,那我今日就先做个表率。”
静言一听姑n_ain_ai说她装傻就赶紧站了起来。
姑n_ain_ai不耐烦的一挥手,“这一套也省省罢!看人看百日,你也算来了王府一百天,我能容你到今日也是看中了你的为人。你在旁人面前怎样我不管,以后在我面前这些虚的全扔开。坐下!”
静言只得又坐定。
姑n_ain_ai看她这么听教听话,脸上便缓和了下来,“旁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跟你磨,今日我叫你来就是要说库上秋管事用人参的事儿。”
吓!这么快就点题了?静言猛抬头盯着姑n_ain_ai,惊觉自己失礼又垂下头。
姑n_ain_ai权当没看见,径自说道:“秋管事的男人死的早,自己独自拉扯大一个遗腹子,但那小子从下生便有气血津液不足之症。现下虽好些,但常伴惊悸,十三四的半大小子身量只相当六七岁的幼儿。这孩子的病一直是刘太医给私下诊治,府中那些小丫头知道得少,老人全都心里有数。太医给开的方子里要用一味红参,秋管事自然无力开销,偏她又守着库,咱们库里最不缺的就是人参。所以这么些年,她私下挪用我便一直当没看见。”
原来是有这个缘故……但,既然姑n_ain_ai已知道又有心帮衬,为何不挑明了?还要这般继续由着秋嫂子偷偷摸摸的?
姑n_ain_ai忽然呵斥道:“你那小眼睛滴溜滴溜的转什么转?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那我告诉你,人活一张脸,自秋管事第一次伸手舀了王府的药材开始,日后无论是我还是王妃,只要赏她药就是揭了她偷用的事儿。这人脸皮子薄,独自养着病怏怏的儿子脾x_ing也愈发古怪,但年轻守寡又是时时担心中年丧子,谁还忍心去揭她那层疤?王妃天天在西院装傻扮菩萨,但她最好的一处就是知道给人留着脸,这个你得跟她学着些。”
静言今日是真见识到什么叫直来直去了。
非但是秋嫂子的事儿,在这位嘴里连王妃都没放过。
姑n_ain_ai又是冷冷一笑,“该说的我都说了,章姑娘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办。有的人看你来了这几个月我也没动静,只当我是被你制住了,现在绕着弯子的挑拨生事还以为自己很高明。我问你,孔夫人要的是不是红参?要多少?说没说干什么使?”
静言点头,“是要的红参,要五支,说是配药用的。”
姑n_ain_ai一挑眉毛,慢悠悠舀起烟袋锅往前一递,“过来给我装一袋烟。”
静言赶忙起身,从小几上的荷包里掏出一小撮烟丝,仔细填进烟袋锅里,压实,舀火木奉一撩,又松散散的在上头又覆了一层烟丝,这才给姑n_ain_ai递回去,随后用手护着火木奉给点上。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