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四叔+番外 by:月上无风(上)

发布时间:2019-09-07 12:34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强取豪夺
 
【内容简介】
 
她叫他四叔
在这个冷漠无情的皇宫
四叔从始至终都是她的保护伞
却也是一把最能伤她的利刃
 
内容标签:强取豪夺、虐恋情深、宫廷侯爵
 
关键字:翟羽┃伪不伦,暗黑
 
 
【正文】
 
 
第1章:血迹
 
秋天一向是个打猎的好时候。
今日碧空如洗,阳光正好,飒爽秋风悠闲扫过皇家御苑上方,却带不走场内的肃穆与紧张。
一声号角忽地吹响,划破长空,哗哗作响的猎旗之下,原本傲然静立的骏马瞬时奔腾而出。其中年仅十三岁的皇长孙殿下翟羽身着太子妃亲缝的白色骑装,英姿飒爽,风姿卓然,吸引了诸多目光。虽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大的皇族猎会,皇长孙却似是毫不畏怯,座下枣红色“流霞”是岁前西里新进贡的良驹,万中挑一,正被他鞭策着渐渐超前。
“羽儿骑术不错!”刚到知命之年的敬帝笑呵呵的对身边的人评价。他今日并未下场,只是端坐帐前,身后华盖遮阳,羽扇打风,旁边围着嫔妃和臣子,各怀心思地看着场下渐远的奔马。敬帝尚武,这秋狩一年一次,极少间断。虽是以狩猎玩乐为名,却往往成了皇子皇孙及贵族子弟在御前一展身手、比拼高下的契机。
坐在敬帝右边的任贵妃柔柔一笑,接话,“是啊,羽儿可是首次参加呢,陛下您看,是不是要追上一边的琰王了?”
敬帝抚着下颔短须,淡笑着注视前方,却不再言语。
皇帝开口说了话,震耳的马蹄声又一点点远去,原本场中屏住的呼吸便似忽地放下了般,女眷们又开始细碎的交谈嬉笑起来。特别是很多离御前稍远的贵族年轻女子,三两相聚,对着渐远的“英雄”们偷瞧议论,面红推搡,恨不得能c-h-a上翅膀,立马飞到心仪之人的马背上。
皇长孙虽依旧年幼,却也成了被谈论的热点,当然,这些对此时身在场中的他是不能产生一点影响的。随着离出发点距离渐远,翟羽视线里也渐渐出现了一些野兔、豪猪甚至是梅花鹿,可他却不减马速地继续向前奔驰,任身后箭羽声声也置若罔闻,终于一马当先。
这些不过是小猎物,今日最大的彩头,是一头早就散养在猎场中的白虎。
数量固然重要,可谁能征服最强的,谁才是更引人瞩目的王者。
极速飞驰所带来的快感,让他的精神越发清明。虽然闭上眼时,依旧有他母妃今晨亲自为他穿上这身骑装时,欲言又止的表情和哀伤入骨的眼神。可一旦睁开眼,那与年龄外貌都极不相符的锐利目光,却只在陈述一个目标——那只白虎。
一路判断着白虎的生活习x_ing及此处的环境,当到达一处背面有溪水前面有树林的小山坡前,皇长孙终于缓下了马速,小心控制着呼吸,驱使着“流霞”慢步入林,仔细寻找着这山林之王的下落。
可是竟然没有。
绕了大半圈的翟羽连一丝白虎曾经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找到。
可无论是一路而来所见,还是从猎苑地形图上得来的参考,此处都是白虎的最宜居住之地。这里再往前走不远就是猎苑的尽头,并无它的藏身之处……莫非还是在来的路上那片树林之中?可此时倒回去,他怕是已经失了先机,白虎早已成为他人囊中之物……
不行!
他一定要得到它!
他要越来越强大……
他要保护母妃,让她放心……
可是,整整一圈走完,还是没有。
或许真的是他判断失误?不然人人都想在御前出风头,不会少打这只白虎的主意,为何只有他一人赶到这里?真的如他原本所想是他们轻视于他,认定他早到也得不到它?还是他们根本就知道它在前面而不在此处?
翟羽越想越慌,毕竟年幼,毕竟求胜心切,只要想到自己可能无功而返成为众人笑柄,想到母亲可能遭受的迁怒,他就心急如焚。
在他开始变得失魂落魄,放“流霞”去溪边饮水时,“流霞”一个不安的响鼻却让他再度警醒过来。敏锐控制“流霞”转身,他果然看到了那双藏匿在Cao丛中的蓝色兽瞳。
“你真是只聪明的白虎。”嘴唇微微勾起,皇长孙殿下隐隐松了口气。
迅速取箭、搭弦,一箭s_h_è 去,因为过度紧张兴奋导致的手抖,让这一箭些微失了准头,扎在了白虎脸旁的泥堆上。泥沙飞扬之中,原本还在观察的白虎愤怒跳起,一面张嘴怒吼恐吓,一面步步踩实,绕着弧线往这边逼来。
翟羽控制着“流霞”,凝神与它兜旋,距离有些近了,如果一击不中要害,它的奋力一扑可能会让他和“流霞”俱都命丧于此。
而这边的景况,俱都落入了翟羽背后不远处一双冷漠的眼睛。
“居然真的被他找到了!”一着蓝色骑装的青年控马靠近这冷漠眼睛的主人,惊叹说道“哈,就是不知等会儿需不需要我这个骑s_h_è 师父下去帮帮忙……咦,这白虎是饿极了么?怎么如此没耐x_ing地就开始进攻了?”
那头的翟羽也没料到白虎的攻击来的这么快,控着“流霞”仓促往旁边一避,转身之时,再度一箭s_h_è 出,这一箭s_h_è 在白虎后腰处,不是要害……白虎吃痛,恶吼一声,调头二次扑来,更加癫狂,好在“流霞”机敏,疾驰躲开,翟羽趁机绕回这畜生背后,微弓起身,两箭连发,均扎在白虎后颈。白虎利爪刨地,再回过头时,冰蓝的眼睛竟已隐隐红了。
“木奉极了!”青年也看的热血沸腾,此时为这连珠两箭拊掌而叹,“小羽毛再坚持住定是能赢!‘流霞’这马不错,能弥补小羽毛身量瘦小的不足……”可转瞬,他的脸色就变了,拉住一边的男人,“四哥!你看……血!”
皇长孙为了侧身s_h_è 箭弓身微离马背,双腿正中那一小滩泅开的殷红血迹,因身上那将他衬得英姿非凡的白色骑装,如此明显。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