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媚香 by:贡茶

发布时间:2019-08-31 15:45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天作之和 欢喜冤家
 
备注:
姚蜜被逼到绝处,呼吸又热又烫,不由张开嘴轻呼一口气,
 
只听“咚”一声,眼前的男子酥软了身子,
 
迷离了双眼,犹如中了媚香,瞬间酥软在地!
 
 
内容标签:天作之和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蜜 ┃ 配角: ┃ 其它:
 
==================
 
☆、媚香
 
“表妹!”
 
因月色极好,顾东瑜信步进了园子,沿着荷花池走了半圈,月色下,见得荷花池边立着一个俏生生的女子,看背影,似是姚家表妹姚蜜,便试探着喊了一声。
 
姚蜜双肘本来撑在荷花池边的栏杆上,听得顾东瑜的喊声,忙直起身子,抬手轻掠发边,勉强一笑,喊道:“表哥!”
 
姚蜜弯月眉,杏仁眼,樱唇红润,生得一副好模样,但这样的美貌可人,却还待字闺中,未曾婚配,成了姚家一家子的心病。
 
不是姚家不想及早将姚蜜许配出去,而是上门求亲的,虽也是匹配的世家,但不是为浪荡子庶子求亲,就是为嫡子求二房,姚家毕竟是江南世族大家,怎么也不会让女儿嫁与不正经的浪荡子或是去做人二房。这么一耽搁,姚蜜便及笄了。
 
大魏朝之前十年动乱,十年战争,男子死伤无数,三年前,户部检点人口,发现女子三倍于男子人数。现下未婚男子的吃香程度,不是一星半点。家有女儿而愁嫁的,也不止姚家一家。
 
为了促进人口生育,今年初朝廷又颁了令,男十八周岁,女十五周岁未婚嫁者,不管世家大族还是贫民,皆要罚钱,且由地方官作主婚配,父母氏族不得有异议。
 
顾夫人眼看姚蜜秋天便十五周岁了,只急得夜不能成眠,和姚老爷商量了几天,借口要给远在京城的母亲贺寿,打点行装,带着女儿姚蜜回了京城的娘家。
 
顾夫人想着,顾家是京城世家大族,家大业大,子弟众多,总能在其中给姚蜜找一个夫婿吧?可她万万想不到,大嫂史夫人和二嫂范夫人的娘家人也抱了同样心思,各领了适婚女儿前后脚到了顾家。
 
顾夫人见形势严峻,只得细细嘱姚蜜许多话,告诉她,若不想落到被地方官强行婚配的份上,这一回,须得在两位未婚表哥中物色一位作夫婿。
 
姚蜜也无奈,只得听从顾夫人的话,时不时出来逛园子,期待和表哥们中的一位来个月下相逢,引起对方注意,然后再请外祖母范老夫人作主定下婚事。这会儿,她见来的是大舅的三儿子顾东瑜,不由暗愁,只想赶紧找个借口溜走。
 
范老夫人的生辰还没到,顾家却来了三位未婚的美貌表妹,顾东瑜其实心知肚明。论亲,自然是姑表妹姚蜜要亲些,论有才,却是大姨表妹史绣儿要有才,论家底,却首推二姨表妹范晴家了。挑哪一位好呢?其实何用发愁,户部不是说女子人数三倍于男子么?他只要学两位哥哥,娶上一位正妻,再纳两位贵妾不就行了?人说妻贤妾美,像姚表妹这般妩媚的,正好纳为宠妾,红袖添香。
 
顾东瑜含笑步近姚蜜,却见姚蜜不动声色移了移脚步,不由好笑:姚表妹来顾府这些时候,还爱害羞,每回说话,都不让人靠近。
 
姚蜜见顾东瑜离着她几步远便停下脚步,不由松一口气。不是她忽然矜持起来,而是自从十三岁来了月事后,她便发现一有年轻男子靠近,嗅得对方的气息,自己呼吸便会略略急促,甚至脸红耳赤。
 
这样一种事,姚蜜也不好意思和顾夫人说,只归结为自己脸皮薄,见不得年轻男子。现下顾东瑜和她只有几步的距离,风拂来他的气息,转瞬间,她已是俏脸生霞,呼吸急促。
 
顾东瑜见姚蜜忽然不说话,不由问道:“表妹,怎么不说话了?”说着走近两步。
 
“嗯!”姚蜜嗅得顾东瑜的气息,抬手挡在左脸颊,鼻孔里嗯了一声,气息热热拂在掌心,很快散了去。却听顾东瑜道:“咦,什么香味?嗅着不像荷花香呢!”
 
“我只嗅得荷花香。”姚蜜向右移动两步,心下有些纠结,唉,脸红也罢了,耳赤也罢了,怎么如今呼出的气息,还有一股奇怪的异香呢?
 
“表哥,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了!”姚蜜不想和顾东瑜多纠缠,说了话便福□去,一个转身就走。
 
“别走!”顾东瑜拦住姚蜜,他适才嗅得一股奇异的香味,心跳突然加快,身子起了一股莫名的燥动,他归结为自己对姚蜜动了心,这会如何肯放姚蜜走?
 
姚蜜不由略皱眉。本来么,顾夫人带她上京城,为的便是挑一位夫婿,顾东瑾虽好,但还有史绣儿和范晴在,不一定轮到她。这会顾东瑜对她表现出兴趣,她该高兴才是。但是……。
 
几位嫡亲表哥中,未婚的就剩下大舅家这位三儿子并二舅家的小儿子顾东瑾。顾东瑾还好,房里只有两位通房丫头,也肯读书上进。顾东瑜却是被人宠坏了,房里一大堆通房丫头不说,还爱出去寻花问柳,自命风流。她若要选夫婿,无论如何也不会选顾东瑜。
 
顾东瑜见姚蜜轻轻蹙眉,月色下瞧着,比平素还要美貌,不由伸手要去拉她,嘴里道:“表妹该不会讨厌我吧?怎么我一来,你就要走?”嘿嘿,装吧装吧,都在家乡嫁不出了,还这么爱装。小心我不理你,让你白装!
 
姚蜜一侧身避过顾东瑜的手,忙忙转开脸道:“表哥,我真的要走了。”
 
夜风中,有暗香涌动,顾东瑜嗅了嗅,忽然感觉口干舌燥,一低头,见姚蜜红了耳朵根,慌慌想走,忽的下了决心,清嗓子道:“姚表妹,我是真心的。你们上京来,难道不是为婚事?”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