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一不做,二不修+番外 by:醉酒微酣

发布时间:2019-08-24 13:08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欢喜冤家 布衣生活 春风一度
 
文案
天赋异禀的大胸少女,捡到了英俊迷人的病弱书生。
少女苦恼:要怎么才可以得道成仙,上天找姑姑?
书生勾唇:古籍记载——千年道行,始于双修。
友情提示:本文正统古言,非修仙非玄幻。故事依旧狗血乱洒、遍地JQ~~~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天作之和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情岫,左虓 ┃ 配角:姑姑,叔叔婶婶,一群禽兽 ┃ 其它:醉酒微酣,欢乐文
 
1
1、第一章 桃花源,喜相逢 ...
在东晋、西越、南楚三国的交界处,有一狭长峡谷。
万丈沟壑平地起,峡谷两侧奇峰峦叠,峡底洪流奔泻,滔滔流水不舍昼夜的冲刷开辟了山道,改变了路向。
天然的地势隔开了三国疆界,加之悬崖深谷陡峭险峻,是故此处像是个被世间遗忘的角落,鲜有人烟往来。
无边无际的幽谧,仿佛笼罩在了这里千万年,甚至还会继续延续下去。
山顶云端,有一只白鹤正在翱翔,随风逐日。忽然,它好像受到什么召唤一般,振翅就往峡底冲去,俯直而下。白鹤穿透谷中迷雾,飞越千层叠翠,最后掠过惊涛水面,落在一块Cao地上。
滟滟桃林,花开得正好。流莺舞蝶穿梭花丛,几多红艳浅深。
“咻咻——咻咻——”
一位挽着袖子的中年农妇从不远处冒着炊烟的茅屋里出来,站在门口大声喊:“咻咻——快回来,开饭了!”
咕咕,咕咕。
回应农妇的只有房顶上鸽子的叫唤,她又喊了一阵还是没人应,气得她把锅铲一扔,双手叉腰,扯开嗓子大吼道:“情岫!快给老娘回来吃饭!不然我宰了你家小鹤!”
刚刚落地的白鹤被这吼声一震,差点歪脚倒下。
洪亮的声音如水纹般晕荡开来,穿过桃林,来到松林小瀑水潭边。
“哗啦”破水声响起,从清澈潭水里冒出一个黑乎乎毛茸茸的脑袋,她张嘴“噗噗”吐掉口中泉水,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婶婶好像叫我了?”
她竖起耳朵听了听,却又毫无动静,仿佛刚才在水底听到的声音只是一场错觉。
清露涟涟映照之下,衬出水中少女一张与年纪不符的妖媚脸蛋儿。乌鬓低垂,秀脸朱唇,水剪双眸,眼梢微微上挑,自带一抹风流色。她孤身在这荒山野岭间,倒像是谁画的一幅美人图,画中人儿疑似天来,不知缘何跌落此间。
情岫咧嘴一笑,长长舒了口气,慢悠悠游到潭边靠在大石上,叹道:“婶婶真凶,动不动就大呼小叫的,每次吼得我耳朵都要聋了……真奇怪叔叔怎么受得了?难道他真的可以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换我可不行,巴不得每天躲得远远的……松松,你说是不是?”
四周并无其他人,可情岫还是一个人说得起劲。
“松松,你去过外面吗?我是说除了这片树林以外的地方。反正我就没去过,叔叔说我还太小不能出去,要等到长大以后……可是我现在都长大了,他们还是不让我出去。我好想知道村子外的世界是什么样……”
“松松,你见过你爹娘么?他们是不是和你一样?灰灰的,有条大尾巴?反正我看你们模样都差不多。可是人就不同了,男人和女人,大人和小孩儿,模样差很多。唔……我爹娘会是什么样呢?我是女孩子,应该像娘多一些吧……可惜我没见过他们。”
“松松,我偷偷告诉你。其实除了叔叔婶婶和村里的人,我还见过其他人。”
“哎呀,她应该不算是人。她总是穿着又白又软的漂亮衣裳,一尘不染,就像天上的云朵,还有她说话声音很好听,我想她应该是下凡的仙女吧。”
“我叫她姑姑。以前她每年都会来看我,给我带很多外面的东西,她说等我十六岁的时候就会来接我出去。松松,我下个月就十六岁了。我马上就能出去了,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又或者是天上仙宫……到时候我带你一起去好不好?”
“只是,姑姑已经好多年没有来……她是不是忘了?是不是不记得我了?”
“我看书上说有人修炼以后得道成仙,最后升到了天上去,住在了天宫里。要不我也去修炼?这样可以找姑姑……”
“婶婶老笑我做梦。我才没有胡思乱想呢!你看,我跟别人都不一样,我能听懂你们说话……松松,说不准我上辈子和你一样,也是住在林子里的!”
情岫趴在池边絮絮叨叨地说着,无人回应。在她面前只有一只身灰毛尾的小松鼠,两只前爪抱着一个松果,啃得开心。
“臭松松,不专心!”情岫不高兴它只顾吃,伸出指头弹了小松鼠脑门一下,嗔道:“以后我再不给你栗子吃了!我自个儿全吃光!”
小松鼠一听,赶紧扔掉松果,“吱吱”叫了两声,还拿毛茸茸的大尾巴去扫了扫少女藕臂。
情岫咯咯直笑:“现在知道讨好我了?小坏蛋!你要是对我不好,我以后就不带你出去,我带鹤鹤、吼吼、斑斑它们去。斑斑跑得快,吼吼力气大,它们都可以保护我,叔叔说外面很多坏人的。你看你这么个小不点儿,能干嘛?”
唧唧,吱吱。
小松鼠又蹦又跳,胡乱叫唤几声,尾巴不停动来动去。那模样好似很焦急。
“安啦安啦,我吓唬你的,谁叫你贪吃不理我来着?好了我要起来了,这水可真凉。”
情岫作势起身,小松鼠赶紧两爪一伸捂住脸,连忙转过身去,三两步躲到石块后面。
芙蓉出水,娇姿乍现。少女窈窕的身影跃出水面,羞煞了芳Cao碧波。她原本长相就有几分与众不同的妖娆,现如今胸脯处的玉峰更是高耸非常,使得媚相又重了几分。
奇怪了,明明生就一副媚骨,可偏偏眼神纯净无邪,格外清透。
情岫刚刚穿好衣裳,正准备带着小松鼠回家,突然嗒嗒蹄声传来,冷不丁从林子里蹦出个活物。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