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金风玉露+番外 by:柳暗花溟(四)

发布时间:2019-08-13 12:31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第七十一章 看在美色的份上
“贱人,快从王身上起来!”
到底……还是妒忌心最先冲破尴尬,宗政弥也狂怒地尖叫。
一片死寂中的这声吼,令所有人都从入定的状态清醒过来。自然,大家的神情、反应、心里的感受不一。而石中玉身为肇事者,近乎弹跳了起来,后退了数步,跪在地上,“吓”得浑身发抖,颤声道,“奴婢该死,请王恕罪!”
表面上惶恐之至,心里却在骂:小爷我以前跪你就算了。现在儿子都给你生了,还千里寻夫来,居然还要跪?好你个慕容恪,今后要不让你跪跪我,小爷两世为人算白活了!
不过,她声音之所以颤抖,是因为……那滋味……好多年没亲他了,居然像初吻一样,激动得不行。而且,她居然很渴望。
她还以为这么多年能清心寡欲呢,哪想到只亲亲就让她连灵魂深处都热了起来。看来,她不是不想某些爱做的事,而是一直心甘情愿地守着一个人。
虽然说某人蒙蔽了自己的心灵,是个大傻瓜。但,她可以看在美色的份儿上,原谅他。
而她这边胡思乱想,暗自花痴,那边宗政弥也已经扑了过来,尖锐的指甲抓向她的脸,胡女也在一旁帮着。她们两个可都是带着金质镂空雕花指套的,这要是真划到石中玉的皮r_ou_,就算这张脸是假的,皮肤可是真的,非得毁容了不可。
左左和右右敏感,早就意识到不对,可是人小力弱,只剩下大声哭叫的份儿。其他人,有的没料到宗政弥也这般泼法,有的离得远,竟然一时无法援手。
眼看两个北魏悍女就要伤害到石中玉,举座皆惊。而恰在此时,慕容恪突然动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救这个泼了他一身汤,还“非礼”他的姑娘……不,是妇人,但他就是出手了,一把掀得宗政弥也坐到了地上。
“王!”宗政弥也不可置信地望着慕容恪,绝望,哀伤,愤怒,令她面容扭曲。
“这好歹是我老婆子的院子,宗政侧妃要教训人,多少问一声吧。再者,王还在这儿,凡事自有定夺。女人家,安分些好。”戚老夫人冷笑道。
宗政弥也几番明里暗里侮辱,戚老夫人都不跟她一般见识,不是怕她,而是不屑。现在眼看慕容恪有点下不来台,戚老夫人立即发威,解了这个为。把事情说成是慕容恪不容许别在他面前自作主张,即全了慕容恪的脸面,也给了他台阶下。
“王,这贱婢没规没矩,以卑贱之身,近王的龙体,实在污秽,应该立即拖出去,乱木奉打死!”宗政弥也被戚老夫人噎住了,倒也光棍,干脆咽下这口气,再度对慕容恪言道。
“哪有这么严重?”宁山王也c-h-a口道,“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戚老夫人做寿,又收了干孙子。王亲自来贺,说起来哪一桩不是佳话?别说不宜见血,连怒气也不宜动。再说了,王宽宏大量,难道就因为奴婢无意间的冒犯就杀人?传出去,于王之德的损,还怎么镇服天下?”
“就是。”戚老夫人和宁山王一向配合良好,于是赶紧对石中玉丢了个眼色。
石中玉会意,膝行几步,掏出帕子,往慕容恪身上擦去。
慕容恪此时还站着,那碗汤水泼在他的前襟,此时已经已经渗进衣料中一部分,另一部分滑落到了腰带左右。石中玉跪着,只得抬起头,伸高手,帮他擦拭。
慕容恪烦躁的想闪身,可一低头,正与抬头的石中玉四目相对。她神色不明的黑眸,深处似乎有些闪闪发光的东西,一下就钩住了慕容恪的心魂。他只感觉心口有什么动了动,像是种子破土。
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他院子里,正屋前面的那片土地。普普通通的土层,用汉白玉的石料围了一圈,珍而重之。似乎,那里面埋了什么。他不记得了,却感觉很重要,每天会呆呆地望上一会儿。奇怪的是,他不想让那土中长出东西来。可现在的感觉……现在的感觉……就像那块土地里发了芽。
他在发愣,而石中玉与他这么四目相投,却感觉眉心颤抖,似乎这张脸要掉下来似的。她惊、她悸、更沉醉于慕容恪那迷惑的神情。而当慕容恪情不自禁的伸手捂住胸口,觉得心跳格外异常时,她也同时着魔般的抚上了自己的脸。
他们两个,浑然望我,却忘记周围还有很多人呢。于是所有人看到的情况是:王迷恋地看着一个姿色平常的女人。而那女人,简直花痴了。
总结起来是很俗气的四个字:一见钟情。
“哇”的一声,有人哭了。这一次,倒不是宗政弥也搅局,而是左左和右右。
宗政弥也气得脸色铁青,心中又是恨,又是妒忌,又是得不到慕容恪的不甘和失去慕容恪的惶恐。她那变态心里的底限就是,她得不到,赵碧凡也得不到,别人更休想得到。
可是,以前一个叫石中玉的女人把王彻底抢走。现如今,一个走江湖的下九流女人也会抢了她的所有吗?
而左左和右右,完全是吓坏了。毕竟是孩子,看到自己最爱的娘亲闯了祸,又差点被两个坏女人欺侮,还跪下给王道歉,又替娘委屈,又心疼娘亲。可惜这个游戏有规则,他们不能上前去救,急痛之下,哭得异常伤心。
响亮的哭声,令处于“两两相望,物我全忘”的慕容恪和石中玉回了神。两人几乎同时转过头去,看向两个宝宝,一模一样的产生了心疼的情绪。可惜,他们一个要装矜持,一个不能上前抱着孩子相认,于是默契的干在那儿。
结果是戚老夫人先受不了了,年纪这般大了,却健步如飞的跑到两个宝宝面前,一手搂一个,儿啊r_ou_啊的一通乱叫,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坏人吓到我的干孙了。乖,不哭不哭,咱以后不许坏人进门,让王好好处置坏人!”她老人家旁若无人的念叨,表面上好像是骂石中玉,但谁心底不是明镜儿似的。
此时,戚老夫人的最佳双打搭档,宁山王再度开口,“瞧瞧,瞧瞧,把孩子吓成这样。多大个事,至于这般折腾吗?干脆,老夫给王陪个礼,快揭过这一篇,后面还有干亲酒没喝完呢。”
他是王叔,慕容恪虽然失忆了,但后来重新认知的人际关系倒不混乱。再看两个孩子,哭得抽抽噎噎,恨不得上前抱着安慰,却又偏偏不方便表示。又看向脚下跪的女人,就是没来由的生不起怒意。结果一腔纠结无处发泄,蓦然就厌恶起宗政弥也来。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