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尤物皇后/惊世皇后 by:淡漠的紫色(二)

发布时间:2019-08-13 12:30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073 他不是“云赫”
借着灯笼发出的暗淡之光,她们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是……蓝子轩!
不待她们开口,他已迫不及待地开口,温润的嗓音透着担忧和关切,黑眸紧盯冷君柔,“天气这么冷,你怎么不呆在屋里?”
冷君柔被他的突然出现震到,呆愣着。
紫晴则暂且压住惊诧,发出求助,“蓝大人,您快帮忙劝劝婕妤,她想冲出冷宫。”
冷君柔这也才回神,情急地抓住蓝子轩的手,“子轩,你是怎么进来!麻烦你带我走,我要去看我娘,我要知道她现在怎祥了,她的尸体有没有被破坏……”
蓝子轩顺势裹住她的手,“别急别急,你娘没事,她放在栖弯宫的偏殿,皇上派人严加把守,不会有人动她。皇上还命人打造水晶棺,准备把她好好保存,所以,你不用担心,迟点你出去了,会看到你娘的!”
“婕妤,我就说了嘛,皇上会安排好一切的!”紫晴原本焦急的心,总算放下了不少。
冷君柔也安静下来,定定望着蓝子轩,看到他对她重重地点了点头,继而,又问:“那上官燕呢?皇上判了她的罪没有?”
蓝子轩稍顿,微叹,“没有真凭实据,根本无法定她的罪!”
俏脸陡然刷白,冷君柔更加气其败坏,“什么叫做没有真凭实据?除了上官燕那毒妇,还会有谁做出这么惨绝人寰之事?”
着到她又出现激动,紫晴连忙安抚,蓝子轩也不自觉地握住她的手,叫她别焦急,待她略微镇静下来时,他毅然问出,“君柔,你和冷家堡,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和冷睿渊……是不是……”
贝齿轻轻一咬唇,冷君柔不语。
“还记得你上次写信给我,说等时机成熟了,你会把你的故事告诉我吗?那么,现在可以了吗?你能把过往跟我说说吗?”蓝子轩语气略显恳求,更加热切地凝视着她。
整个下午,他都在揣摩她的事,隐约觉得,她和冷睿渊之间,一定关系匪浅。至于具体是怎样的关系,他不敢妄下定论,所以,只能等到现在,亲自来问她。
冷君柔稍作思忖,忽然支开紫晴,“紫晴,你先回屋吧。”
紫晴愣了愣,随即眼神一暗。
冷君柔握住她的手,深望着,“紫晴,没有让你知道,并非不相信你,而是……我觉得这事你少知道为妙。你的身份不同子轩,我不想让你被牵涉其中,你明白吗?”
紫晴也静静回望,稍后,释然了,“想,我明白,那我去搬张椅子给您!”
说罢,她已转身朝屋里走,很快便搬出一张大椅,安顿冷君柔坐好,“婕妤,你们别聊太晚,有什么事一定要叫我,我过去门口那边,顺便为你们把把风!”
其实,这么晚了,到处静悄悄的,黑乌乌的,那些守卫自然不会进内,只不过,紫晴认为与其在屋里发呆,倒不如到庭院大门口四处张望,比较容易打发时间。
然后,她还叮嘱蓝子轩看好冷君柔,得到蓝子轩的肯定答允才走开。
着紫晴的身影慢慢没入夜色当中,冷君柔也开始收回视线,重新对上蓝子轩,一会,沉吟地道出,“是的,他是我爹爹!”
尽管已经猜出多少,可到了真正证实,蓝子轩还是忍不住心头震动。
“我娘和我爹曾经海誓山盟,心心相许,为了和我爹在一起,我娘不惜与外公决裂,被外公逐出家门。我娘以为,只要有爹的爱,她会继续幸福。孰料结果却是……遭到我爹无情的抛弃。我娘痛不欲生,而我的存在,更是深深打击了她,她挣扎了很久,终决定生下我,不顾世人的眼光独自把我养大成人。她不辞辛苦,带着我四处流浪漂泊,只为过上一安宁平静的生活,可惜,她始终放不下我爹,她不明白我爹为何会违背诺言,为何会那样对她,直到最后,郁郁寡终。就连死后,还要惨遭这种非人的虐待!”冷君柔长话短说,避轻就重,脑海已经不由自主地想起曾经的种种,想起娘亲一生所受的苦和痛,顿时泣不成声。
尽管没有得到详细的了解,尽管没有亲身径历过,但蓝子轩还是感到了无比的心痛和悲伤。
在现代,未婚生子都要遭受世人的有色眼光,更何况是民风保守的古代!到底是怎样一种爱,让她娘亲愿意承受住这么大的社会压力,独自将她养育成人?
“曾经,我娘每当见到大批人马都会神色惊慌,带着我偷偷躲开,起初我以为娘亲怕生,如今我才知道,娘亲是怕被人追杀,追杀她的人,是冷睿渊和上官燕那对狗男女!我娘带着我居无定所,四处流浪,也是为了避开他们!所以,我一定要杀死这对狗男女,要他们跪在我娘亲面前磕头求饶,用他们的鲜血,祭拜我娘在天之灵!”说到最后,冷君柔清冷的眸子迸s_h_è 出了骇人的寒光,因为悲愤,全身都在颤抖。
蓝子轩心里哀伤递增,俊雅的面庞,在朦胧烛光的辉映下,显得异常黯淡。他蹲下,一手轻轻搁在椅子扶把上,一手缓缓举起,抹掉从她眼中不停滚落出来的泪珠。
约有片刻,他忽然迟疑地问,“那你……和皇上在一起,是为了报仇的吗?”
冷君柔一顿,便也点头。
“所以,你并不爱皇上?”蓝子轩又道,星眸一瞬不瞬,紧盯着她,不想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
冷君柔霎时又是一个怔愣,这次沉默了很久,才接话,语气无限的伤感,“和他在一起,的确是为了阻止他和冷家堡朕盟,阻止冷若甄进宫,因为,我不能让他们的势力变得更加强大。可惜,在我爱上他之后,他就违背了诺言,他和冷睿渊是一路货色,都是不守信用的大骗子!就连这次,明知是上官燕做的,他却不治上官燕的罪,因为在他眼中,我不过是他众多女人中的其中一个,冷家堡,则是能够帮他发扬光大的好伙伴!”
“我刚才也说了,没有真凭实据,他很难定罪的!”蓝子轩忍不住提醒。
“是吗?就算有证据,我想他也不会怎么对付他们!”冷君柔冷哼,绝美的容颜尽是悲哀之色,她忽然抬头,对着漆黑的上空,自顾呢喃,“是我傻,以为自己在他心中是独特的,也曾想过把身世和秘密都告诉他,让他帮我报仇。幸亏,我娘在天之灵保佑,让我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